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奉献我的女儿

时间:2019-06-03 21:45:32

自从下岗后,无能的老公再也不能养活我们母女,让我们处在饑饿的边缘,好在,我认识了他,是他让我有了意外的收入,让我养起了一家。

这是我的家,一百三十平米,但这是他给我买的,这是我家奢华的家俱,当然,这还是他给我买的。

骑坐在他的身上,感受他的大鸡吧在我阴道里进进出出,让我身体里的淫液不断涌出,让我气喘连连,更为了他的爱好,让我的男人,在我的背上,将他的鸡巴插进我的肛门,我深深的感觉到两条肉棒在我的阴道与肛门之间清晰的摩擦,那种羞耻和快感,让我无法说出口。

「怎幺样?好受吗?」老公无耻的问着我的感受。

「好受,真是好受。」我真心的回答着。

「下面的鸡巴呢?」老公更加变态的问道。看着几近贴在一起的脸,那是我的情人,我的衣食父母的男人渴望回答的表情,我大声的喊道:「鸡巴,鸡巴,好鸡巴,操我啊,上下一起操我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这时候的感觉真的好透了,肛门不再是原先的剧痛,反倒是一种酸麻的快感,肛门里不但没有痛苦了,反倒是一种分泌,比我的逼里分泌的还多。

「操死你,我操死你。」老公努力的报复着我,大鸡吧在我肛门里进进出出,他也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那个男人的鸡巴,这让他更加兴奋。

其实,身下的那个男人的鸡巴也感觉到我男人的鸡巴,两个鸡巴几乎是在互相摩擦,不过是隔着一个几乎不存在的我而已。

鬆鬆垮垮的乳房在我的胸前摇晃,更增添了他们的性慾。

「来,换个位置。」底下的男人说道。

老公就乖乖的抽出眼看着就要射的鸡巴,乖乖的躺下,我看着那个男人站到了我的身后,那鸡巴已经因兴奋而变得更加粗大,有小孩子的手臂般,那龟头有一个鹅蛋大下,这要是进入我的逼里,还可以带来快感,但是,要进入我的肛门,那会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于是,我哀求着:「不要吧,我受不了了。」这个是我每次都哀求的,但每次都是失败的。

那男人大声的道:「你的逼已经鬆垮,我实在没了感觉,屁眼里,我还能有点感觉,快,快,让我操你的屁眼。」

这话让我悲哀,因为,的确是如此,今年我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真的是人老色衰,逼不再紧凑,儘管我吃了无数的中药西药,儘管我在他不来的时候,绝对不和我的老公做事,但是,一切都不能改变了。

我爬在床上,撅起屁股,将我的屁眼献给他。

他的鸡巴一下子就进没在我的屁眼里,然后疯狂的抽插,但我感觉到了他的不尽兴。

好半天,他终于射在了我的屁眼里,然后无力的躺在了我的身边。

「哥哥,怎幺,不尽兴?」老公无耻的问道,还递上一根烟。

「不是,我知道秦已经尽力了。」抽着烟,看着艰难爬起的我,他悠悠的说道。「其实,我也老了,也不行了。」语气里有无限的无奈。

「下个月我将调走了,再也照顾不了你们了。」他说。

老公明显的愣了下,我也站在床头,任由逼里还有屁眼里的白色液体琳琳拉拉的流下而忘记擦拭:「怎幺,真的吗?」

天要塌了,这个消息就是这样,他调走了,那幺,我们一家三口将指望这谁?女儿还在念本市,也是中国最有名的大学,那学费绝对不是我们两个下岗的人能维持的啊。他调走,老公那份在他的单位清闲而丰厚的工资也将不存在啊,这可让我们以后如何生活。

他坐起来,捏了下我鬆鬆垮垮的乳房,惋惜的道:「很感谢秦这些年为我的付出,其实,我也捨不得的。」

是的,我为他付出的太多了,从逼到屁眼,到老公,还有感情。真的,是感情。

但是,我现在,再没有可以挽留他的了,我们的好日子将不再存在了。

我们三个都无语沉默了。

「好了,我们出去吃一顿吧。」那个男人提议道,然后再次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最后将留给你们一笔钱,希望你们能省着点花,够您缴纳养老保险。」语气里是无限的落寞。

其实,他是个很厚道的人,他的妻子一直瘫痪在床,他每天都细心照顾,连个保姆都不放心雇请,除了我以外,就再没找过其他人,他的额外收入机会都给了我,和我的家庭。

我无奈的走向外面,出去吃饭,还是要打扮一下的,毕竟不能这样出去。

两条腿之间,是火辣辣的疼,当初的快感现在早就没有了,往外走的时候,我经过了女儿的房间,看到女儿捂着耳朵在拼命的学习,看到我赤身裸体的走过,只是凄苦的一笑,算是安慰我,她知道我的难处。

在女儿的房门前我突然站住,是的,看见女儿的样子,让我有了一种别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