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淫欲女医生

时间:2019-06-03 20:49:03

冷色调的水银灯光照在他的身上,已经十八岁的小处男,却一副稚气未脱的脸蛋、纤细得接近瘦弱的身型,即使下定决心却仍显得犹豫的脚步,男孩仿佛是要前往战场一般走进某个建筑物中。

“那个…我想挂号…”男孩推出健保卡与钞票,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他满脸通红,来这种地方对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尴尬,尤其对方还是个二十五岁的美女护士。

“嗯?小弟弟和谁来的啊?”护士甜甜的声音让男孩的脸变得更红,他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我是自己来的…我爸妈都不在家…”男孩既像是辩解又像是解释般地说着。

“嗯?”护士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没有人,请进吧。”男孩低着头走入诊疗室,护士立刻依照习惯将门给带上,为了保护病患的隐私权,这是必须的动作──因为这里是间泌尿科诊所。

“小弟弟有什幺问题吗?”

“这…请…请问医生在哪里…?”男孩坐在椅子上,怯怯地问着眼前披着白袍的美女。

“我就是医生啊。”女医生指着自己丰胸前方的白袍,让男孩亲眼确定她的名字确实和诊所的名称相同。

“那…那个…佐籐真树是女…我没事了,再见!”男孩脸蛋胀得通红,忽地站了起来望外就走,却忘了门已经被护士关上,“砰”地一声大响过后,整个人撞上了门板、倒了下来。

“小弟,没事吧?”男孩在女医生的呼唤下醒来,他下意识地举起手来打算搓揉自己仍然隐隐作痛的额头与鼻尖,手背却碰到一个柔软无比的球体。

“唉呀,小弟弟好色。”女医生反射性地抱着胸部,不小心却连着男孩的手臂也搂在其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才让他的手离开自己的双峰。

“走路要小心哪,慌慌张张地可是会撞墙的唷,你这可爱的的鼻子差点就撞扁了呢。”女医生纤细的指尖点了点男孩的鼻头,像这样的大男孩挑动了她心中的母性本能,平时冷漠的她现在也不禁想呵护他…以及欺负他。

“我…我…”

“好啦,森下小弟弟,你有什幺问题?”回归正题,女医生脸上的调笑神情立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认真的神情。

“我…我…我不好意思说…”

“为什幺?”

“因为…因为医生你是女的啊。”

“傻瓜,我是医生哪,你就放心说吧。”对于男孩的这种反应,真树也已经看多了,会到泌尿科诊所来的男人一看到她,大多都会先尴尬个一段时间,因此她开始和男孩闲聊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女医师逐渐了解男孩的生活处境,他从事外贸的父母忙着经商,一年里面难有几天在日本,只得将他交给佣人照顾,但佣人的工作时间只到晚餐做好之后,接下来的时间就只剩他一个人面对孤寂黑暗的大房子。

“小静,去把门放下来吧,反正应该也没有人来了。”护士依言走出门外,或许是少了个旁观者的缘故,男孩的紧张情绪明显平缓了许多,女医师见机不可失,立刻追问他来此的目的。

“我…我的…那里…小鸡鸡红肿…”男孩吞吞吐吐地说道。

“喔?红肿。你有发现伤口吗?或者哪里会痛?”“不…不会痛…伤口…我不知道,我没有看…”“好吧,把裤子脱下来,我看看是不是发炎。”女医师拉过器材车,说道。

“这…不好吧…”男孩压着裤裆,红着脸抗拒女医师的魔爪。

“我是医生耶,有什幺不好意思的。”女医师一把拉下,男孩微弱的力量终究比不过她,深蓝色运动裤带着白色内裤一起被她扯到大腿上。

(哇!)女医师瞪大双眼,费了不少心神才抑制自己不叫出声来。

男孩的股间光溜溜的还没长毛,裹在包皮中的小弟弟也是漂亮的粉红色,和成人充满攻击性的肉棒不同,它平和地在主人的双腿间软垂着。但令女医师惊讶的并不是这个理所当然的情况,而是那东西的尺寸对一个男孩而言实在是太大了,还没有勃起的时候那东西的尺寸也已经超越东方人平均长度许多,女医师根本不敢想像等到他发育完全之后,勃起的肉棒到底会有多大。

不管之后会变成什幺样的怪兽,至少“它”现在是安全的,女医师压下心中的讶异,让自己的专业凌驾身为女人的部分,自己已经看过无数男人的下体,这也不过只是个男孩的生殖器而已…没有什幺大不了的,她在心底告诉着自己。男孩双手掩着脸,像逃避强奸命运的女孩一般羞于见人,然后被想要观察更下方的女医师一把推倒在诊疗床上。

“不要动喔…奇怪…没有伤口也没有发炎的迹象啊…你到底哪里肿了?”“啊!医师阿姨…那里…肿…肿起来了!!”男孩突然惨叫着,女医师吓了一跳,却只见男孩的棒子逐渐扬起头来,粉红包皮底下逐渐露出一段鲜红色的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