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出卖美妻给日本人淫

时间:2019-08-13 23:40:21

二十三岁的美华是丁健的太太,他们都从事旅行社职业导游。美华身材动人,不需要化妆,亦不需靠衣装,每

当他们上床做爱之时,丁健都喜欢开着床头灯,叫美华站在床上面转身,让他慢慢欣赏着她一身雪白娇嫩的肌肤,

和纹理分明的肉沟。

这天晚上丁健对住美华吞吞吐吐,终于开口了。

「华女、我想利用你的美貌肉体去赚钱。」

「你无赖,想逼老婆去做妓女﹗」

「不是呀﹗是利用你的美貌去迷惑一些台湾人、日本人,上床之后,在未正式性交之前,我就出现捉黄脚鸡。」

「你去死啦﹗这幺下流﹗」

「好,我就下流到底﹗丁健抱住美华的双腿,用口同鼻人搓她的双股。

美华的股肉平均,圆浑而富有弹性,一点儿多余的脂肪都没有,好像两个大啤梨。

丁健有咬屁股的习惯,他搓完一抡、闻完一轮,吻完一轮之后,就开始用牙齿轻咬了。

美华对这一招十分受落、她身体随着丁健咬的力度而有所反应。

美华的纤腰只有二十二寸,同她三十五寸的大乳房,构成动人的线条、她屁股被咬得又痕又痒,好自然的扭动

着上身。两团嫩肉在胸前抛上抛下,越抛越急、越抛越劲。

一轮」罗汉咬股「之后,美华出了一身汗、连乳房都渗出汗珠。丁健开始用舌头去舔她每一处有汗的地方,汁

水加口水,乃世上最美味的饮品。

」阿健,来啦、我要﹗「美华要求一次完美的交合。

」我好烦、正在想东西。「」不要想那幺多啦,快点啦﹗「」唉﹗我们这幺穷,你又不肯同我合作赚钱﹗「原

来丁健是故意吊老婆的胃口。

美华果然中计了,她说道︰」你先给我吧﹗不然会空虚死了,你救我之后,我听你的话啦﹗「丁健笑了,那一

晚他插得特别狠,动作特别爽快,精液也射得特别多,持续时间亦特别长。事后,美华好满足地问︰」今晚为什幺

这幺利害呀﹗「」因为我们将可以赚好多钱咯﹗「丁健的第一个目标,是一个台湾阿伯。他约五、六十岁,美华充

当女导游,故意向阿伯眉来眼去,最后一齐入房。阿伯好猴急,一入房就抱住美华狂吻。

当两人肉帛相对,一丝不挂之时,美华闭上眼睛、一路听阿伯指示去做,以便让阿伯一步一步地踩入泥泞之中。

阿伯要求多多,他说道︰」舌头多用点力,吃两颗乒乓球,用多一点涎沫,舌头顶龟头,用嘴唇包含、再牙咬

吧﹗啊哟﹗轻点力嘛﹗「美华一边工作,一边想︰」老公,快,快出现啦﹗快来救找啦﹗「她记得丁健讲过,一定

要令阿伯出精,再影相为证。于是,美华又加倍努力,舌头随着阿伯的指示而游动。

老马果然也有火,阿伯那条阳具被美华吮完又吮,终于死蛇复活,壮大起来。

美华闭着眼,将整条肉虫含住,一直从口里面啜、好似想吞落肚子似的。

阿伯终于要喷了,美华正要将阳物推出、但阿伯死力按住她个头,不让他动,一定要将精液喷入她口中。

喷射了,美华第一次吞食老公以外的男人精液、味道并无两样,都是少少腥味,好想鸡蛋白一样。美华感觉有

几滴是直喷入她喉咙之中,一直沿住咽道流入。

美华忍住眼泪,让眼泪和吞入口的精液融合、滴入破碎的心窝里面,每滴一叮,心就刺痛一下。就在此时、丁

健买通酒店清洁的姐姐,开了房门冲将来。好像一只疯狗似的大叫大嚷︰」死台湾佬,勾我老婆﹗「丁健拿住个傻

瓜照相机,将两人裸体的丑态拍入镜头,然后对老婆说道︰」你这个贱人、还不快把那些精液吐出来。「美华将精

液吐出口、丁健就用傻瓜机影了几张相。台湾阿伯就用国语讲﹗」你拍照干甚幺﹖「丁健道︰」她是我的老婆、你

勾引她、我要告你、拉你去生牢。「阿伯面色一沉、同他们讲了一轮数,丁健坚持要五万元掩口费,阿伯在台湾有

头有面,又大把钱、明知是被人敲诈,都照付了事。

经过这次之后,丁健就经常用这一招赚钱,不过也不是次次都有斩获。两个月前,另一个台湾客来港,丁健看

准目标,就照辫煮碗,将老婆献出,任由一个中年人黄先生出火。

黄先生四十出头,性能力好强,三两分钟就由小蛇变大蛇、进入美华的体内兼发射一次,再过两分钟、又再来

第二次攻势。

美华心想︰」死啦、老公怎幺还不出现呢﹖「丁健撞进来,发一轮疯,正要开价,中年汉大笑道︰」小兄弟,

你这样捉黄脚鸡能赚多少呀﹗听我的,你两夫妇跟我合作,保证你们发达。「丁健果然听中年汉讲出他的计剖。原

来这个黄先生搞一种春药的传销、他说这药好利害,对身体也没有副作用,想丁健两夫妇做示范。

丁健的反应好大,他说︰」你当我傻子吗﹖你这还不是叫我两夫妇做真人表演﹗「黄生话说道︰」兄弟,你们

可以蒙住面,没有人认得你们的,每卖一支药、你们可以赚五百,每一次示范约卖八十支,赚四万,每日一次,一

个月就赚一百二十万。「美华说︰」可是这样做好容易做坏入哦﹗「黄生接着说︰」推销嘛﹗不一定自己做的、找

人加入,你照收佣、每支收佣三百,如此一来,人又找人,好像一棵树一样。我估计半年之内你可以赚一千万以上。

「丁健两公婆不堪利诱,终于答应。这这春药果然神效,用了之后,丁健变成超人似的,永不言倦。

半个月过去了,成绩出奇地好,丁健也收到第一次佣金,合共八十万。

某夜,黄先生带了一团日本人来玩,日本男人出名咸湿、见到裸体的美华身材妙到绝顶,就说要亲身试药。丁

健初时不肯,日本仔说试过你的好药会买好多,一口气可能买一千至五千份回日本卖。

三个日本人一齐脱光上阵,美华就准备将身体献出来给这班日本大客玩。日本人果然咸湿兼变态,先讲明一定

要跟他们的玩法,否则不会交易。

光头的日本人说︰」我要花姑娘个老公双手奉上他的老婆给我们玩,这样玩才会玩得过瘾的﹗「另一个比较年

轻的日本人说︰」不错,还要脱下他们的面具、欣赏脸部的表情。「丁健照做,他脱下面具,抱住全裸的老婆,抱

到日本仔跟前。

另一个年老一点的日本人说︰」不对啦﹗这样不够诚意﹗「光头的日本人说道︰」不错,这是大单生意,要来

多一点诚意,你们在门口开始,男的扮小狗,让老婆骑住,然后一步一步的爬过来、将老婆献出来。「丁健照做,

当他爬到三个日本人身边时,其他日本仔团员就拍手叫好。

老的日本人一边玩弄美华乳房,一边说︰」你老婆原来普普通通而已,乳房都不是特别巨大的那种,怎幺引得

起我们的性欲呀﹗「年轻的日本人捉住美华一对脚搓完又搓,他说道︰」这女人的奶子虽然不算波霸,不过一对脚

都不错,又修长、又幼滑。「光头的日本人说,」你老公将你卖给我们做慰安妇呀,他那幺坏,踢死他啦﹗「年轻

的日本人吻一吻美华脚趾公,就说︰」对啦、踢死他、踢啦﹗「美华终于忍不住地说︰」你们想怎样槽质我,我都

心甘命抵,求你们不要作贱我老公啦﹗「光头的日本人开心极了,他叫道︰」哗,心痛啦﹗我就是要见到美女心痛

才会兴奋的,快踢他,出力踢。「」我不踢﹗「美华道。

」你不踢我帮你踢。「老的日本人一脚又一脚地踢丁健的屁股,丁健忍住任他踢。

年轻的日本人说︰」贱男人,快点叫你老婆踢你,如果不,我们就轮流踢死你。「丁健道︰」美华,你踢啦、

他们只是想看我被你作贱而已,他们想看甚幺你就做什幺给她们看了啦﹗「美华终于用脚踢了,全团日本人大叫加

油,气氛热烈。黄生每人派了两粒药丸给那些日本人试食,日本人说︰」为了证明这药有神效,我们要每人出过一

次精之后才再吃药。「老的日本人说︰」让他们两公婆先帮我们出一次火啦﹗「老日本人又对丁健说︰」你照顾我

下边、你老婆就让我照顾上边。来,爬过来帮我含啦﹗「丁健爬吐过去、就用舌头舔啜老日本人的下体。老的日本

人就抱住仍然骑住丁健的美华,一边抓她的奶,一边吻她的嘴唇。

一会儿,老日本人说︰」美女,不如我也骑上来,我们抱着在你老公背上做爱﹗「老日本人又肥又高、身重二

百磅以上,一骑上丁健背上,丁健身体马上一沉,整个人趴在地上。

老日本人说︰」真没有用,快起身,我要你一边爬,我们就一边做爱。「丁健好辛苦地爬起身,就慢慢地向前

爬行。老日本人刚才已经让他的舌头弄得阳具发滚,正好一举入侵、直捣黄龙。他一下子就插入美华身体。

美华一早已被喂食了春药,下阴奇痒难当。正好有一件宝物填充,即时舒服无比。

老日本人原来是快枪手、不到一分钟已经玩完,跟着是年青的日本人上。他说道︰」我的花名叫做变态一郎、

专攻变态游戏。「黄先生说︰」行,你随便玩也都行。「日本人说道︰」今天晚上就玩你们两公婆的屁股啦﹗「他

命今丁健两夫妇互吻屁眼,先湿润一下,然后要他们一上一下地重叠趴在地上,令两人的双股朝同一个方向,高高

向天。

年青的日本人先走到他们前面、将自己那条肉棒轮流放入两人口中,上上下下,下下上上,直至那条阴茎胀大

时、才走到两人后面,先插入美华屁孔,抽插了一轮,就大赞道︰」哗﹗这幺窄,你老公一定从未同你玩过这玩意

儿﹗「接着,他就转而插入丁健体内。丁健大叫一声,叫得比美华还厉害,大概他从来就只有进入别人的身体,而

从未被别人进入过自己的身体。

日本人见他大叫,就更加兴奋,插得更用力。光头日本人说︰」大家猜他会在那一个洞里面发射,猜中有奖。

「大家乱猜一通,好像在马场落注一样,热闹到不得了。

突然,日本人长哨一声︰」买定离手呀﹗「只见他那条肉棒插入吐美华体内,就停在里面,屁股一动一动,精

液全数射入美华屁眼里面。

众人一片欢呼声之后、就轮到光头日本人上。

光头的日本人说︰」我的人最讲实际、不兴搞那幺多花巧,我的目的就是要射精﹗你们两公婆一齐替我口交,

含到我快要出精之前,我才进入美女的桃源洞。「丁健同美华就一齐含着光头日本人那条香肠。可是日本人那条东

西好似死蛇似的,含来含去都不硬,旁观的日本人就起哄了。

」喂﹗你们两公婆搞什幺鬼呀﹗这幺没用啊﹗「」打他们,要他们努力一点。「有人提议。

」要在那条香肠上搽一些调味料,让她们两公婆食得滋味一点。「」好呀﹗我有一支日本芥酱,搽芥酱啦﹗「

于是有人将整支芥酱搽到日本人的阴茎上。光头日本人那条肉肠本来就红红的,现在搽满日本芥酱,就变成咖哩香

肠的样子,全条黄色。

丁健和美华开始吮食之前,光头已经大吵大闹道︰」好痛呀﹗痛死大爷啦﹗你们快点将所有芥酱舐乾净,再用

口水帮我清洗乾净。「美华望一望丁健、说道︰」我好怕辣哦﹗「丁健道︰」不怕、我帮你吃了它。「丁健讲得出,

做得到,一口气就将日本芥酱吃光了。此时,光头日本人那条肉棒已经胀大了,他就抱住美华享用,用美华阴道内

的淫水继续清洗。不过,他抽送了二十零下就泄在美华阴内。

三个日本人已经先后泄个一次,感觉有点疲倦了。就在此时,黄先生每人分两粒春药给日本人吞食。

趁药性还没有发作,日本人就叫丁健同美华先表演一场」女皇与奴隶「。当然,女皇是美华,奴隶就是丁健。

女皇高高在上、由在场另外四个日本人双手架成一架马车,美华就坐在上面,另一方面,有人用一条绳绑住丁健下

体,绳的另一边就绑住美华的脚踝。」马车「在屋内飞奔,丁健就死命跟住,一跟不上,下体就会剧痛。

如是者胡闹了一阵,日本人就将美华放下来,叫他开始和丁健做爱。丁健一早已经食了春药,全身都被欲火所

焚烧、现在有机会抱住身材惹火的老婆、就不理得那幺多,疯狂的又揽又吻。

黄先生说道︰」丁健,今日大家这幺高兴,你表演几招中国花式让日本朋友开开眼界啦﹗「丁健突然间好讨厌

黄先生这个人,好想一拳打死他。美华看穿老公的心事,一心要为老公出气,于是好阴沉地说︰」各位、黄先生是

中国性爱花式的高手,不如就请黄先生都一齐下场表演,大家认为如何呢﹖「日本人大拍手掌叫好,有人已经急不

及待,主动上前帮黄生脱衫除裤。黄先生没有想到有此一着,还让日本人喂食了双份的春药。

日本人好神气地说道︰」你说这药绝对安全,吃双份都不怕啦﹗是不是呢﹖「男一个口本人说︰」既然安全,

喂他吃多四粒。「黄先生一共吃了八粒,药性比平常更快发作了。美华有心要玩他,就望一望老公,丁健点头示意

叫他去马,美华就扑上去,抱住他狂吻。

黄先生即使没有吃春药,都无法抵挡如此美女的疯狂攻势啦,他紧紧抱住美华的双股,吻完又吻,还狠狠地咬

了美华屁股几下,咬得她的屁股都红了。

有个日本人对丁健说︰」哗﹗你老婆被人咬屁股了,你顺我都不顺啦﹗给一条皮鞭你、打死这个奸夫﹗「丁健

接过皮鞭,他的心里一早就好恨死黄先生,现在有日本人撑腰、就连想都不必想,狂抽了好几下。

黄先生热血内好似有成千成万只淫虫、在他体内又爬又咬、令到他欲罢不能。

丁健的皮鞭、对黄生并无负面影响,反而今他更兴奋。

美华说道︰」你再咬我,我老公一定打死你﹗「黄先生说说道︰」我不怕,可以咬到这动人的屁股、打死我都

值得﹗「美华让人称赞,心里有点飘飘然,她说道︰」快点玩花式啦﹗以免夜长梦多。「黄先生将自己那条巨物捧

住,就送入美华的肉体内。美华享受着这件巨型大肉肠,丁健就越来越不顺气,一直用皮鞭抽打黄先生。

黄先生并不理,他先来一招」老树盘根「,再来一招」观音坐莲「,之后把美华光脱脱的肉身放在沙发上」老

汉推车「,再来一个」鲤鱼翻身「,」铁汉锄田「。最后一招」初二烟花「是他独创的招式,把精液遍洒在美华的

身上。

日本人看完,都大赞中国功夫一流。黄先生表演完,吃了春药的三个日本人亦开始药性发作,光头日本人说︰」

哗﹗这药果然好劲呀﹗你们通通闪开,我上。「老日本人也说︰」我先、我先。「年青日本人叫道︰」这里不是敬

老会、那个最劲就那个先上。「光头日本人说︰」好﹗我们那个最长就那个先上。「年轻日本人说︰」好呀﹗就让

美女替我们量度。「老日本人说︰」怎样量度法最过瘾呢﹗「光头日本人说︰」我们轮流将阳物尽量插入美女口中,

有多深插多深,然后用看还有多少留在口外边,好不好﹗「」妙呀﹗妙呀﹗「光头日本人先插进去,年轻日本人就

按住美华个头,用力一推。

量一量还有一寸在她的嘴唇之外。到年轻日本人时,光头日本人死力一推再推,整条阴茎塞了进去,一点都没

得剩下。美华就痛到口水鼻涕一齐流,连忙吐出大叫︰」顶爆我的喉咙啦﹗「到老日本人了,老日本人那条东西好

明显又短又残,轻轻力一探、就整支炮被美华吞入嘴里。结果,光头日本人胜出,光头日本人欢天喜地,他抱起美

华,将她放在桌子上面,分开两条白嫩的大腿,就马上把自己的长家伙插入她的阴道里。

美华感觉身体受到强而有力的冲击,阴道的肌肉一收一放的,好有规律。以前,她并不会控制自巳下阴的肌肉

的,现在好似有小小把握、想收缩就收缩,想放开就放开。

光头日本人一直抽插二百多下还未射精。黄先生就在旁边乘机椎销,他」大家看一看,这春药是不是好劲呀﹗

日本仔交头接耳、纷纷赞春药一流。于是开始了一次抢购,黄先生事先准备的大量春药全部买出。

这时,光头日本人射精了,他将自己那条阴茎向天,一招「仙女散花」,精液射到四围都是。每射一下,日本

人就叫一声「日本万岁﹗」或者「天皇万岁﹗」

到年轻日本人上场了,他命令丁健先清理乾净现场那些精液、然后就趴到美华的身体上。由于吃了春药、不需

要任何接吻、拥抱之类的前奏,他条阴茎已经胀到无伦。插得十零下之后,他就表示好不满,问美华道︰「你职业

是不是做妓女的,怎幺被人插到这幺残这幺松呢﹖」

美华道︰「我是正当人家,你老婆才是做妓女的。你自己也不看看你多大,就会嫌人家松﹗」

年轻日本人说道︰「我不插前面,我要插后面﹗」原来这个日本人一向都只喜欢钻屁眼,他那个日本老婆,就

因为被他钻得多,大便失禁,结果和他离婚。

美华趴下身,昂起双股让日本人捧住抽插,她就望住丁健,眼泪盈眶。丁健抚摸她一头秀发,安慰她道︰「老

婆,忍耐一下啦﹗做大生意紧要。」

美华哭诉道︰「好痛哟﹗我为什幺要搞到这幺贱啊﹗」

「傻女人,我们就要发达了、忍一时之痛、享天下太平嘛﹗」

日本人越插越过瘾,还一边插,一边大赞道︰「中国女孩仔真可爱,连个屁眼都特别有弹力,老子锄得好舒服

呀﹗」

美华感觉肛门由刚刚开始时极痛至现在已经减轻了好多痛楚,她知道日本人最终都要射精才会罢休,于是乾脆

摇动屁股、配合迎送,希望他快点完毕。

年青日本人完事后,就轮到老的日本人了,他年纪较大,但吃了春药之后就灵舍不同、一上位就插入,而且比

平时更持久。老的日本人当年当过兵打中国,他有份参加南京大屠杀,奸淫过不少中国妇女,亦玩过不少慰安妇,

现在对住美华,他每抽送一下,都缅怀当年玩中国花姑娘时的滋味。锄了几锄、插了几插,他竟然哼起当年日本军

歌。

在场的日本退伍军人听见,就全部站立,肃然起敬地跟住唱。

丁健本来趴在地下、见人人起立,他也爬起身。那知,有个日本仔走上前,一掌刮过去、打得丁健的面都肿了。

日本人大声喝道︰「你这中国黄种狗,给我跪下。」

丁健吓到两脚发软,即时跪下,日本人指住黄先生说︰「你都是中国狗,跪下。」

黄先生同丁健一齐跪倒、看看这班日本人想干什幺。

老日本人终于射精了,美华以为可以休息一阵,那知年青日本人又说要上。美华抱住丁健哭道︰「老公啊﹗他

又要和我肛交啦,我好痛呀,我不玩啦﹗」

黄先生看见班日本人这幺大民族主义,兼夹尽情侮辱中国人,一腔民族热情涌上心头。他心生一计、就用春药

混入可乐之中,每一支可乐放吐十多粒春药,然后让班日本人饮用。日本人不虞有诈、饮下可乐之后,就觉得全身

好痒。年轻的日本人还没有完毕之前,已经急不及待地扑上去,俩人一前一后抱住美华、一个插前,一个插后,形

成一块美味人肉三文治。

丁健看见美华反抗着,但她无法挣脱、只是高叫。两个日本人终于又完成一次、但药力太厉害了,全场三十几

个日本人都喝过春药可乐,全部好像发疯似的,纷纷脱衫除裤。美华抱住丁健哭着说道︰「死啦﹗我一个女人,如

果这些日本人个个都来插我,我一定被他们奸死啦﹗」

丁健都好恐惧,狠狠地望住黄先生说道︰「你这个卖国贼,帮日本人害我们﹗」

黄先生说道︰「丁健,美华,我都不知这班日本人这幺变态,你们放心,我已经安排一切,没有事的。」

就在此时,有人按门钟,原来黄先生已经叫了十多个应召小姐来。日本人见到有女人到,就好似见到金子,一

涌而上,帮那些小姐剥光猪。屋内春色无边,好似一个猪圈似的,猪公猪母肉帛相对,你揽我,我抱你,还不时发

出女人的尖叫声。

黄先生和丁健夫妇趁机逃出。

丁健问道︰「怎幺收场呀﹗」

黄先生说︰「明天我一早搭飞机返台湾,短期内都不会来香港,这次的收入全归你们﹖至于你们,如果你们不

讲、没有人会知你们做过什幺﹗」

美华问︰「那些日本人会不会有事呢﹖」

黄先生气愤地说道︰「理得他们去死啦﹗这样侮辱我们中国人,我要为所有慰安妇报仇,为南京大屠杀的中国

死难者伸冤,为中国人出气。

丁健说道︰」你说过,这种春药没有害的﹗「黄先生说道︰」春药本身是没有害,但吃了之后放纵性欲就好容

易出事。那些日本人之中,有好几个是多年侵华的老兵,我狠不得他们过不了今晚﹗「两日之后,丁健见到报纸,

刊登一班日本游客集体叫鸡,还因为吃了过量春药,以致数人死亡,多人晕倒,报纸还登了死者的照片,正是那个

青年和几个年老的日本人。

美华舆丁健相对无言,丁健将裤袋里剩下的几粒春药丢入抽水马桶里冲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