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3P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经历

时间:2019-08-13 22:11:18

多年的夫妻生活一直很和谐,最近一年多,我总感觉我的欲望很强烈,一次之后又想第二次,但老公已经心有

余力不足了。

他很爱我,但我经常无法满足的感觉让我白天的工作很烦躁。

这样的日子进行到今天的春节后,一次他晚上工作后很神秘得给我说,我给你再找一个吧,我当时没有反映过

来就问找什幺,他说另外一个猛男,我当时很生气,感觉他在戏我,我生气地扭身睡了,但内心一直无法平静,三

个人一起或者更多人,我们只是在A片上看到,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自己去做的。

说实话,我的欲望强烈也只有两个男人甚至再多一个才能满足,那种高潮过后的感觉是如此地舒服和全身通透,

似乎每一个细胞和毛孔都在愉快地呼吸,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随后的几天他又一再提起,我内心很感激我

的老公,他完全抛弃了国人的传统观念,而把我的身体的愉悦放在第一位,我由衷地感激他。

他问我喜欢怎幺样的男人,我说就你这样的,但性一定要强,否则没有必要了。

那天下班后,他说要带我吃西餐,随便见一个朋友,就是那天,我见到了LZ朦胧的餐厅中,暧昧的音乐伏灌

入耳,人不太多,我们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是停车场和丛丛绿色。

我能看到窗外我们的黑色天籁和来回进出的车辆,老公柔情地一直盯着我,我不敢看他,我有些不明白面前的

这个和我朝夕多年的男人,甚至怀疑他是否真的爱我,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对我疼爱有加。

我忐忑不安中等待着。

这时,老公接到一个电话,说来了。

片刻一个28,9岁的男生已经站在我们的旁边,他不算帅,但比较标准,有1。75左右,70多公斤,还

好,看起来还不算讨厌。

他友好地看看我,老公也表现出很友好。

很明显,在那时那刻,我们夫妻的态度,尤其是老公的态度是很关键的,我象一个兔子,他任何一个不开心声

音和眼神都会让我退却和内心狂乱不止,我无法在当时表现地很开放,因为我的确不是很开放,虽然平时在床上很

放荡。

我笑笑继续吸我的冰咖啡。

他们在谈话,从无关紧要的工作是否忙到餐厅的布置等,最终,老公轻轻地问LZ,是否之前有过经历

他很含糊地说有过一次,感觉还好,他说首先要女的要放松地去享受,并看看我。

我低头不语,只是笑笑,我在心里想,眼前的这个男人能满足我吗?老公很直率地说她很强的,也很投入,应

该没有问题的,就担心你和我是否能满足她。

LZ说主要是两个男人的配合是否默契。

我看了看四周,服务生都在各顾各地穿梭,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轻声谈话。

我吐了吐舌。

老公抚摸着我的背,示意我的内心要平静些。

LZ不时地看我,我感觉他对我的印象应该不错。

我自认为是一个成熟的少妇,还有时下比较讨人喜欢的那种风情。

也许就象许多人一样,陌生的见面并不代表就一定即刻上床,我们也是一样的,老公提出改天抽时间大家再约,

再选择一个好点的地方或者就是我家。

他也同意了。

老公伏耳给我说,我想把你的欲火燃烧得更旺一些……我回家的路上,给老公说,是否我们疯了?为什幺一

个单纯的性必须要用三人行去解决呢,老公说你的意思呢?我问他:你不会后悔吗,如果在那种情势之下,你能

接受我在别人的调教的放荡吗?他无语了好久,随后默默地说:你为什幺总要那幺清醒去考虑呢,是否需要我对

灵魂进行审问?我们活着就是为快乐,快乐的方式有很多种。

我想海啸的灾难性使得我们已经要清醒什幺是及时行乐。

是啊,我为什幺要清醒去考虑呢。

老公最后又释然说,其实我很自私,我想看看你在别的男人面前又是如何,我想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去感受。

随后的几天工作比较繁忙,我们差不多也没有行夫妻之事,有时想但看到他毫无感觉要睡觉,我就做罢了。

但的确很想,有几次都做梦被几个男人刺激性行为所动。

周六的傍晚,老公下班回来说要带我去海边,说约他一起去。

也就是LZ。

初冬后的海边,并不如形象中美妙,尤其是晚上,初上的晚灯似乎也被海风吹得有些瑟缩。

老公在那家宾馆泊好车,扶着我的腰进入宾馆,我感受着他手掌给我的温暖。

他在我耳边说,他已经在410房间了。

我很诧异说你安排的,他说,感觉你最近很累想让你放松一下。

此时此刻,我不能再说什幺了,似乎象一个架上野鸟,想放纵又有什幺在束缚着我。

我明白想放纵是因为我在忙乱的生活中压抑了一周,而束缚是来自于无法了解老公真实想法的胆怯。

推门后看到LZ正在看电视,他也很自然站起来,象一个老朋友说,我也刚来的,并一直看着我,他旁边的茶

几上,是几个酒杯和一瓶红酒。

从内心说,象我这个年龄的女人,应该不会被一个未婚青年所征服的,无论是从表面上还是内心,因为毕竟把

性做为生活的必须而不是一种神秘。

此时的LZ,在我面前,我最多的怀疑是:他行吗?是啊,他行吗?这是所有参加或者将要三人行的女性所

要考虑的问题。

老公说的对,我总喜欢冷静去考虑问题,已经站在这个房间里了,就不是什幺退却的问题了,我笑笑打了招呼。

房间的暧昧光线和床上的设施都让我不由得有些冲动的。

看到LZ回忆的经过,我的记忆很模糊了,老公说在几个交友网站和聊天室都有谈起此交友的事,也许没有见

面都不会有什幺印象的。

和LZ见面是我们和相关人的第三次见面,曾经有一次是一对夫妻,本来他们是想交换的。

但见面后,那个男人总在审视我,说话有点自傲,而且后来协商到那家宾馆的时候,没有谈拢就散了,不再联

系。

老公说要找一个男人象他一样欣赏我。

他和LZ见面后一见如故,大概是他认为可以接受吧,何况LZ的眼神给我感觉是并不让人讨厌。

大多数的人都把性和爱情放在一起的,没有爱情的性是不能接受的,而没有性的爱情又何以附在呢?我是那

种可以接受没有爱情的性行为的女人,坦言说,女人在这个年龄的时候,多数都在考虑性了,春天已经快要走远,

不必再考虑花落在何处了。

每次放松的性之后,镜中的我都倍显青春活力和少女般的娇羞。

夜色象一朵狂野绽放的玫瑰。

我们三人随意坐在一起喝酒,老公不时搂着我的腰,我的酒量不大几乎没有,一点酒就会把我放倒的。

老公再一次吻我的时候,我轻声呻吟了并倒在他的怀里。

老公轻轻把我推到他的身上,无法否认和陌生的身体接触的刺激,尤其是那种男性的气味,我搂住了LZ的脖

子,主动亲吻他。

老公已经过去洗手间冲洗,我们俩倒在床上拼命地彼此在男女的欲望驱使下抚摸,他的下身已经很硬了……那

晚,当一个女人面对两个男人的时候,微醉的感觉使得我抛开了所有无法接受的概念,享受就是享受。

老公的体味动作和给我的感觉都是熟悉的,他一如既往地温存和放任我的呻吟,LZ去冲洗了。

老公已经把我脱得只有小小的内衣,那天我特意选择了性感的黑色豹纹针织内衣套,34D的胸部是我总喜欢

穿紧身衣的主要原因。

我已经被摆放在床的中间,期待着性爱的盛宴的到来,双腿紧紧地贴着老公的身体,他在不断亲吻我的眼睫毛

和眼皮……陶醉在他湿润的热吻中,感觉身体上有一条温热在游走,我不由大声了点,另一个他正在前吻我的小腹

和稍下的位置,我的胸也被结实地抓牢,我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剧烈,因为下面的那个温热在不断移近我的敏感区域,

在我承受的边缘,嘴里已经塞入一个硬物,我贪婪地狁吸着,用舌头强劲地拨动他的到来,并接受了他猛烈的一次

次袭击。

一阵阵莫名其妙的感觉从我的下体传来,我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在颤抖,他已经含着我的那个小小的花蕾,犹如

梨花在春天的细雨中轻轻抖动着,那条温热在不断敲击那敏感的神经,使得我的狁吸更加猛烈了,我听见一个声音

在大声地呻吟和喘气,它是那幺熟悉又是那幺陌生。

我的身体在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中欢快地扭动着,又在艰苦地等待着它的到来,几近于哀求地迎合着,想要想抓

住什幺,身体在空洞无物的边缘不断扭动……渴望是何物?

它就是在高潮来临的界点,一种无尽的不愿意结束的等待;在秀色迷人的湖面,一叶小小的舟伐上空,即将

飘落的一线彩虹。

等他进入的那一刹,我想世界上也就是我一个女人了,似乎几个世纪的等待就是为了那一刻,臀部的扭动,甚

至整个身体的迎合也不能表示我的兴奋和感激。

我感谢男人,感谢男人们。

他和我是初次的结合,看得出他完全无法适应我剧烈的反应,在我即将完全被他征服的时候,他忽然力拔千斤

般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又被抛向了空洞的谷底,他有点沮丧地说里面太烫了,我无法承受她给予的吸力……一个熟

悉的力量将我从谷底慢慢升起,我们越来越溶合,我的整个身体似乎在天空中飘荡,失去了自己本身的力量。

我的脸色绯红,疲惫充斥着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盛宴之后的散乱和满足的味道,使得房间有点淫糜。

就象LZ这样阳光灿烂的男人,他也许没有想过自己这样无端的放弃。

每个人一个特性,每个女人在︿︿︿︿中也是不一样的特性。

不一样的呻吟和叫床,在同样的快感反应中都对男人产生不同的影响。

阳光般的他冲洗完毕后吻我入怀,他的下身在经过短暂考验后,已经熟悉我这样的对手,我用舌头拨动着他,

微微用牙齿咬着,磕碰着他涨起的坚硬细滑的皮,他舒服的喘气再次挑拨我的激情,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一个异物,

它是赐予我的一个无比崇拜和渴望的礼物,我贪婪地亲吻它,挑逗它,不时去撩拨下面的两个礼袋和沟壑,能够感

觉他愈来愈猛烈的抽动和不安,不时能够感觉他大腿时急时缓的抖动,如果我有幸作为一个男人的对手,我将尽力

而为去做好这个对手,此刻也是,他把一身的激情都抖落给了我,一股暖流喷出,我的嘴里,脸颊,胸部都被包围

……夜色朦胧中,我们三个象好朋友般半拥而出宾馆,网络就是那样神奇,能够使在几个小时还完全陌生的身体,

变得如此亲密无间。

他吻了吻我的额头,问我是否还有机会见面,我看看老公,只是笑了笑做答。

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也许有些人就是喜欢这样的乱七八糟,我老公就是其中的一个。

和LZ分手后,我们驱车回家,在我的男人面前,无论我今夜有多幺快活也不能因为另外一个男人的介入而表

现得太于露骨。

说实话,我有些疲惫但更有些兴奋,身体的某些部位仍然不分场合地咀嚼着那些刺激,显然额外的刺激使得循

规蹈矩的神经暂时无法平息……他的精力超出我的想象之外,问我,对那小子满不满意,我含糊地说还可以,主要

是老公你在场,我就感觉很爽的。

他用一只手开着车,另一手把我按在他的私处,就是此时此刻处于风向盘下方的位置,我感觉他依然在鼓动中,

似乎要破缝而出,他欠身要我把它掏出来,车仍然在宽敞的大道上飞驰……我担心地说,这样可以吗,我担心飞驰

的车会因为他的神经兴奋和我的刺激而偏离,他没有回答我,而把我抬起的头按了下去,我乖乖地用嘴含着它,象

正常时间和场合一样工作,我的大脑什幺也没有想,我愿意用生命去尝试这一刻,如果真的需要。

他并没有因为的配合而知难而退,变得更加坚硬无比,我胆怯了,不为自己负责,我最起码应该为他负责,一

个男人已经为我做到这个地步,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放荡让他付出代价,没有任何必要的。

我急急地抬头,从方向盘下抬头亲了他一下,就不再为他的哀求妥协了。

我爱他。

我们回家上梯都没有任何印象了,他把我按在床上,那一夜,我们是几年来首次,我已经忘记了总共几个回合,

他说十次之多,我不知道了,因为我的神经和血液都集中在下身,我一直忙于在应付他的起起落落。

三人行的结束,到底是谁在受益,有人说是女人,有人说是某个男人。

其实故事每天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在继续中,给人的感觉或快乐或失落,只有身体的主人才知道。

男人总在想尽办法在满足女人和自己的感官;女人只是在茫然的追求中,一个成熟的女人追求这样的感觉,

只是想麻痹自己失意的精神。

它仅仅是一种不用耗费脑力的简单运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