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小欣—学长夫妇与我

时间:2019-07-22 13:20:54

小欣学长夫妇与我

小欣学长夫妇与我

2009/02/1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喝太多了吧,头有点晕是吧?」

我点点头,有点无力地靠在前座的椅背上,双手不禁的在太阳穴附近揉揉。
今天和业务经理一起参加客户招待的晚宴,因为他们是很重要的客户,因此身为代理商我们,自然得陪着日本原厂技师一起出席。席间由于今晚是周五夜,大家都喝得很开心,而席中唯一女性的我更是客户敬酒的目标,由于这家客户的业绩佔我们公司相当大比例的营业额,虽然没有一口一杯的乾,但半杯半杯的喝一顿饭下来道也喝了不少啤酒。

「到我家坐坐休息一下吧,反正你回去也是一个人,你婉琳姐也好久没看到你了!」

经理一边开车一边对着我说。我一边点头,一边碎碎念着刚刚可恶灌我酒的那些猪哥客户。为了今晚的筵席我仔细了装扮一番,低胸小可爱带外搭短外套,纱质百折小短裙配上高跟凉鞋。亏我还擦了粉亮的指甲油好搭配我的粉彩口红,那群猪哥居然除了欣赏之外,连日本原厂技师都色迷迷看着我敬我酒。

「呵呵,好啦,别气啦,谁叫我们家的小欣长的又健美又漂亮,打扮起来又是一百分,男生会猪哥才是正常的好不好,有人色迷迷的看你你心里还不是有点开心!」经理趁着等红灯时别过头来露出那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笑着调侃我。
「屁啦……猪头,我又不是暴露狂!」我嘟起我涂着粉彩口红的小嘴撒娇的说。我心里倒是揪了一下,其实我是……其实……我被看……会兴奋。

「呵呵呵呵,好啦,小欣不是小欣不是,乖,休息一下,到了我再叫你。」
业务经理,其实是我大学大我三届的学长。在大学时他是游泳校队的队长,1米80的身长,结实的肌肉,爽朗的笑声,不知道迷了多少女同学,当然包括我。不过在我鼓起勇气对他表白之前他已经毕业当兵去了,而下一次遇到他时却是在去年我进公司时的面试,之后才听他说他娶了我的直属校花学姊婉琳。
「老婆,我回来了……看看谁来看你了!」

「小欣啊!好久不见,两个月了吧?」婉琳挺着大肚子穿着白纱睡衣有点蹒跚的从卧房走出来,看到我开心的说。

「呵呵,是啊!上次陪你去产检后都一直忙,都没能来找你。」我一边脱着高跟鞋换上拖鞋也一边的开心的说。

好羡慕她喔!虽然八个月大了,可是也只有肚子大起来,其它地方一点也没有臃肿,原本的瓜子脸增添了稍许的福气,双腿依然修长,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高挺的鼻子,根本没有因为怀孕而变丑,真希望以后我怀孕时也能这样还是美美的。

「老婆,小欣今天被客户灌多了,反正她在家也一个人,所以我叫她过来休息,顺便陪陪你聊聊天。」

「咦?小欣你男友呢?」

「出国去了……去东京分公司支援两个月。」

「来,快过来沙发坐,我去倒水。」

「婉琳姐你坐啦,你大肚子不方便,我自己来就好。」

我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到还有六、七罐啤酒,刚刚在车上睡醒的我还真有点口渴。

「姐,我可以喝罐啤酒吗?」

「哟~~不是喝多了吗?还要喝啊?呵呵,当然可以,也帮我拿一罐吧!」
「人家刚睡醒,好渴嘛!明天又不用上班,让人家喝一下嘛!」我边拿着两罐啤酒,边走边脱掉小外套坐到婉琳姐身旁的沙发上。

「来,乾一口。」婉琳姐打开啤酒跟我乾了一口,冰凉的啤酒,清凉的冷气加上舒服的沙发,真是享受啊!

「姐,八个月了吧,可以喝啤酒吗?不会对宝宝不好吗?」

「医生说一点点啤酒没关系啦!而且最近好燥热喔,一天要洗好几次澡,再多的冷气也觉得好热。」

「是喔……」我喝口啤酒,仔细看看学姊。

八个月大隆起的肚子,可是其它的身材倒是没有发福。婉琳姐穿着白色薄纱内衣,隐约看到里面只有一件大件的两边系带内裤,上半身并没有穿胸罩,因为怀孕变得很大很黑的乳晕隐隐若现。

其实自从跟学长重遇之后,我跟他们夫妻俩的互动非常频繁,所以婉琳姐也把我当成自己的妹妹,对我豪不避讳地穿着这样的家居服。

我们闲话家常了好一会,她问问我最近工作的情形,老公有没有跟同事乱来啦,我也问问这两三个月来她肚子的生理变化。

「老婆,我先去沖凉一下,你就陪小欣聊聊吧!」学长从卧室里传出来的声音。

「嗯嗯,去吧去吧!」

「小欣来,坐到我前面,我帮你按摩一下头部。」

我照着学姊的话坐到她前面,一边轻啜着啤酒,一边享受着学姊太阳穴的手指按摩,一边持续着聊着。

「小欣啊,要不要把胸罩脱掉?反正家里没有其他人,你看,我里面也没穿啊!」

我想想也对,脱掉多舒服,反正外面还有一件宝蓝色的小可爱,便动手把它给脱了。

按着按着,我轻靠在婉琳姐因怀孕变得硕大的胸部上,忽然学姊「啊!」的轻叫了一声。

「婉琳姐,你怎幺了?」我紧张的回过头来看她。

「宝贝又在踢了,真顽皮。」学姊轻皱着眉头幸福的笑着说。

「真的吗?真的吗?在哪里?」我兴奋好奇的问。

「这里……你要不要听听?」婉琳姐笑着问。

「好啊!好啊!」

我跪到她前面,婉琳姐把睡衣撩起来露出粉红色内裤以及大大隆起的肚子,指指一处说:「这里。」

我伏下头贴着婉琳姐的肚子自细听,「哈哈……真的有耶!咕噜咕噜的,肚皮某处有点撑起来的感觉耶!」我一边摸着学姊光滑的肚子。

「呵呵,有吧?最近他动得越来越频繁了。」婉琳姐开始叙述最近的感受。
「婉琳姐,你的肚子大起来后皮肤变得更好摸耶!好紧緻喔,好光滑喔!」我轻轻的摸着。

「对啊!连胸部也是,有点涨……可是咪咪头变好丑喔!好大好黑。」
「真的吗?不会啦,才不丑呢,孕妇是最美的耶……」我一边说一边好奇地用另一只手伸到婉琳姐撩起来的睡衣里面摸摸她的胸部。

「你看,对吧?变大了,可是你摸摸乳晕……真的变好大耶!」

我轻轻摸着,感觉到乳头上的小凸起颗粒比自己的更明显,另一个手掌还摸着肚皮感觉宝宝在里面的律动。其实我当下并没有淫秽的想法,可是我发现婉琳姐的呼吸忽然变重了,在我身体两旁的大腿也轻轻的夹了几下,而且听到她很轻很轻非常小声的呻吟了一下。

我双手停住并抬头看看学姊,只见她闭着眼睛似笑非笑似乎非常享受。
「小欣,跟你说啊,我不是说最近变得很燥热吗?而且啊,超敏感的,超想要的……」婉琳姐有点害羞的说出心里话。

「呵呵……真的吗?」我调皮地两只手都伸到她睡衣下的乳房,用手指头调皮地抚弄着学姊的乳头。

「啊……啊……」婉琳姐的双腿又夹了几下,由于这时的我是跪在她两腿中间,她的双腿始终保持着张开的状态,睡衣又撩到双乳下,整个内裤都清楚的呈现在我眼前。

慢慢地,粉红色棉质内裤中央出现了些许的湿痕,「啊……捏它,轻轻的捏它,两边都要……啊……好舒服……」看到因为我而造成的内裤痕迹,微醺的我加上学姊的鼓励,体内的荷尔蒙便开始不安的四窜到我的全身,特别是胸部和下体……其实我常常背着男友和小萱,银猫玩女女的游戏,所以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啊……嗯嗯……啊……」

我一边轻捏着婉琳姐乳头,一边从高挺的肚子一路亲舔到内裤的上缘。
「啊……好想要……喔喔……舔我,舔下去……」

受到婉琳姐的鼓励,我开始隔着裤子亲吻着耻丘的地方,明显感觉到学姊的需求,双脚微夹,下体也轻轻的往上挺,似乎渴求着我的亲吻。

我将双手移下来后,学姊自己的手马上开始轻捏着自己的乳头,看来婉琳姐的乳头是她敏感的重要地方。

「姐,屁股起来一下……」我轻轻地将婉琳姐的内裤脱掉,然后把她的双脚掌挪到沙发上让双脚呈m字型,我也将短裙撩到腰际,翘起只剩丁字裤的屁股。
哇!是天生的白虎吗?还是剃光的?学姊整个阴户光洁无毛,粉红色的阴唇看似紧实,但因为刚刚兴奋流出的爱液让整个阴部发出湿亮的光泽,再往下的菊花可能因姿势以及在这幺亮的光线下被呈现在学妹如此进距离的眼前,真如菊花般的一张一合。

「啊……」我毫不犹豫地将两片阴唇扳开露出小豆豆,狠狠的亲下去后,婉琳姐马上发出淫荡的叫声:「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我像吸奶般的含住豆豆,再用舌头快速的在嘴中挑拨阴核,「啊……天……天啊……啊……喔……啊……」感觉到学姊整个下半身的肌肉开始紧绷,m字型的开叉处微微的颤抖,我一边舔弄着学姊的豆豆,时而往下将舌头深入阴道并将流出的爱液吸入口中。

「啊……啊……喔喔……啊啊啊……天啊……」不到三分钟,婉琳姐已经濒临高潮的边缘了:「天啊……老公……我要来啦……」

学姊淫叫后忽然发不出声音,整个阴部对着我的嘴往上蹭,只见她双手用力捏着自己的乳头,美丽的脸皱着眉头像是舒服像是痛苦,整个人微微颤抖。
「啊……来了,来了……」婉琳姐把阴部稍稍离开我的嘴往上抖了两下,阴道口强烈地收缩了几下,几小股的潮水便喷了出来。

老公?咦?我转头一看,原来学长早就洗好澡,腰际只微着一条浴巾,翘着二郎腿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喝着威士忌,微笑着欣赏我们的表演。

「啊……学长……」我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他的妻子他当然熟悉,可是我双腿跪在地上翘着屁股服务他的老婆,我的屁屁和妹妹不就隐约被他看到了?那幺多年前暗恋的学长,是不是今天可以嚐到他全身健美肌肉的滋味?想到这里,我的妹妹不禁又湿润了许多。

「好舒服喔!小欣,谢谢你……」学姊摸摸我的头微喘着娇声说着:「别管你学长,再帮我舒服一下。」学姊一手摸直自己的胸部,一手用两跟手指头抠着自己的阴道。

这时我也放开了,自己的欲望也渐渐的强了起来,既然讲开了,就不用扭扭捏捏的。我站起来将短裙脱掉后,再次跪在婉琳姐的双腿间,这次我上半身是直的,一手把丁字裤挪到一边开始自慰,另一只手跟着学姊的手指头一起抠着她的妹妹。

「啊……嗯嗯……嗯嗯……好舒服……小欣你好棒,抠得好舒服……这样一起抠抠感觉好刺激……啊……」

「我也好舒服……这样真的好刺激……啊……啊……」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自慰,婉琳姐的妹妹里面还被她自己和我的手指头抠着,我挺着上半身,紧紧的小可爱早就让我感到自己的激凸……真想有人可以来舔舔她们。

「唔……好想要……啊……老公过来,快过来……」婉琳姐命令学长。
学长把加满冰块的威士忌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站起身子,一边走一边把围在腰际浴巾脱掉……天啊!这就是当年我朝思暮想暗恋的躯体——结实的肌肉、明显的线条,腹部六块腹肌,紧翘的臀部、结实修长的双腿,不算浓密的腿毛看起来更有乾净的感觉。

学长一边走,粗大的下体便一上一下地抖着,因兴奋涨到极限的龟头在灯光下闪亮着,棒身布满了青筋,尿道口似乎那些许的分泌物告诉着我们它现在的渴望,它耀武扬威似的配合着学长一身精壮的肌肉走向我们。

当他走到婉琳姐的旁边,婉琳姐迫不及待地将他抚摸自己胸部的手抓住学长的男根套弄几下后张嘴将整个龟头含了下去,「啊……」我和婉琳姐一同发出长叹,婉琳姐是因满足而发出的声音,而我,而我是想要,渴望而发出的不满足的叫声。

多想要那支雄壮的男根塞爆我的嘴,在我嘴中颤抖,在我嘴中爆发,让我品嚐它的味道,让我喝下那浓浓的男汁,让它流下我的嘴角,让它留下我的胸部,在我用手将精液抹匀在我的双乳时,也让我在高潮中感受到那只威武的鸡巴在我口中跳动。

「唔……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啊……」我一边幻想,一边加快双手的抠动频率,在学姊的身体里面,在我的身体里面,三个人此起彼落地发出舒爽的呻吟。

可能是婉琳姐受到两人的抠弄,嘴中又有心爱的老公的粗壮男根,再加上刚刚才来高潮,敏感的身体率先来到另一次的高潮。

「啊……啊……我又要来了……」毫无预警的,我的手指头感受到婉琳姐阴道内强烈的快速收缩,学姊身体也弓了起来,比刚刚更多更大更猛的几股潮水从阴道口中喷洒了出来,我的手掌手臂全都喷湿了。

学姊吐出学长的鸡巴后无力地靠在沙发椅背上喘气,手指头也将我的手拉出说:「够了,啊……呼……太敏感了,喷太多了,好敏感,不行了,够了……」
但是我还没来,我依然跪在地上,一只手从丁字裤旁边抠弄着自己的妹妹。『啊……我也想要啊……啊……』我渴望地看着学长的身体,学长的肌肉、学长的腹肌,以及学长清洁无毛的男根,一边将另一只手的手指头伸到自己的嘴中像猫一样把刚刚被弄湿的手舔乾净。

我没有看学长的脸,没有看学长的眼睛,在我眼中现在只有那根雄壮的……雄壮的鸡巴……心中充满渴望的我,用下流的话更能激起我的情欲:「给我吧!鸡巴主人,填满我吧!」

只见它一抖一抖的慢慢向着我走过来,因为刚刚从婉琳姐的嘴中抽出来,湿亮的龟头在布满青筋的男根尖端硬挺挺的朝着天空。

就在它离我鼻尖两公分,我张开嘴等着迎接它时,我的头发被学长轻轻的抓住往后拉,在我不禁仰头时,那粗壮的肉棒直直插入我的嘴里。

「啊……唔……」全身一颤,从前朝思暮想的巨大男根终于让我嚐到了。我一手握住肉棒根部,另一手开始疯狂地揉着自己的豆豆,「唔……唔……唔……唔……」我的头配合我的手前后不停地做活塞运动。

学长一只手将我的小可爱往下拉到腰边后,开始揉捏着我的两颗樱桃,好舒服,好刺激喔!啊……我一边服务着学长一享受着自慰的快感。

忽然敏感的菊花像似被一只手指头插入,「啊……」我的嘴离开肉棒,回头一看,原来是婉琳姐从我背后开始玩我。

「啊……学姊……啊……啊……啊啊……这样不行啦,太刺激了啦……」
婉琳姐顽皮的笑了一笑,不管我的抗议继续抠着我的屁屁,舌头并沿着我的脊椎上下舔弄。「啊……啊……」我瞥见茶几上的那杯冰威士忌,拿起来喝了一口,再含了一口很冰的酒,马上在把学长的的肉棒含了进去。

「啊……天啊……好冰,超爽……」学长仰起头,下身配合我的头的活塞运动前后挺动着。

等到我舔到炽热时,我又喝一大口冰威士忌再冰一次学长的男根,「唔……啊啊……啊……」如此连续三次之后,学长前后挺动的频率明显的加快。而我的前后两个小洞因为一起被刺激,加上刚刚应酬喝了不少啤酒,来学长家又灌了一罐,现在又喝了三大口威士忌,高潮的快感和那该死的尿意渐渐侵袭我的身体。
在这种时候,第一次身上三个洞都被塞满的自慰方式,我又怎幺舍得跑去厕所,我一定可以忍到高潮过后。

第四次用威士忌冰镇学长的肉棒后,学长显然快不行了:「啊……喔……我快不行了,快忍不住了,小欣快,用力吸……老婆,快用力抠小欣……啊……」
我加快速度,只见学长大大的前后挺动,「啊……啊……」的低吼几声后,一股股热精冲到我的口中。我没有停下来,我知道这时男人是最敏感最爽的,我加快揉着自己的豆豆,也感受到屁屁中学姐的手指头……

「吼……」学长把我推开后,我闭着眼睛微张着嘴,用舌头品嚐着学长的热精,让它自然地流到我的胸口,我一只手猛烈地自慰,一只手将流到胸口的精液晕开揉着自己的樱桃。

「啊……要来了,要来了……」整个妹妹好热好痒,我持续地刺激豆豆,学姊把我的头转过去,两个人舌吻了起来,一起品嚐学长的味道。

「啊……来了!来了……」我一边喊着一边感受到身体的紧绷,阴道一阵强烈的收缩将我的高潮推到高点,我不敢继续揉了,我用力按着豆豆,一手抱着学姊彼此用舌头交错着。

「啊……喔……喔……快忍不住了……」高潮伴随着尿意强烈地侵袭下体,在我想起身时学长也跪了下来压住我的肩膀,他的头弯下来和我跟学姊三个人一起舌吻着。

「唔……唔……」这太刺激了,我已经叫不出来,手指头忍不住又开始猛烈地揉着豆豆,第二波强烈的高潮马上又来了。「啊……不行了……对不起学姊、学长,我忍不住啦……」我全身颤抖地推开他们,并用力抓住学长的手臂,双眼无神的跪在地上,一股强烈的高潮伴随着。

「啊……来了……又来了……」我强烈收缩着妹妹,「嘶……嘶……」的几声,尿意再也憋不住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忍不住了……」不知道为什幺,我眼泪也流了出来。

这种高潮是我第一次的体验,实在是太爽了!我跪在自己喷出来的水上轻轻的啜泣,是太舒服才会这样吗?

「呵呵……小欣,你好棒,真的很棒耶!」

「对啊!你把我跟我老公都弄到高潮耶!你好棒,好爱你喔!」

学长和婉琳姐一人一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可是……好丢脸喔!我把地板弄得全都湿了。」

「没关系啦!舒服最重要不是吗?你婉琳姐还不是把沙发也弄湿了!」
「去你的,臭老公……」

我门三个打打闹闹笑了起来。

我用刚刚学长脱下来的浴巾将地板擦乾净后便先到浴室沖洗一下。宝蓝色小可爱上全都是学长的精液和婉琳姐和我的口水,小丁字裤上全是……唉哟!真是丢脸到家,刚刚来学长家怎幺不先来上个厕所,害我第一次跟他们爱爱就失禁,真的好丢脸喔!

洗着洗着看到架子上有刮鬍刀和刮鬍膏,心想,学姊、学长不是都把毛剃光吗?其实也挺好看的,平常自己也有修比基尼线,但是剃光倒是没有过。

混酒喝了头有点晕晕的我,不禁大胆了起来,一口气把毛都剃光光,连阴唇两旁以及肛门旁的毛都仔细地剃掉了。剃完后拿了婴儿油在耻丘原本有毛的地方抹了抹……想想,乾脆全身抹一抹算了。

我倒了大量的婴儿油在手上,然后擦得全身bulinbulin的走出浴室。

「啊……啊……老公好棒,啊……好棒,插得好深喔!」一出浴室马上听到学长、学姊的第二回战。

我循着声音走到卧室门口一看,天啊!好激情的画面喔!只见学长靠坐在床边,琬琳姐已经把睡衣脱光,背对着学长挺着大肚子手撑在床上,下体吞吐着学长壮硕的肉棒……是插在屁屁用菊花吞吐着肉棒,而且从小穴中有一条电线悬出来,似乎是跳蛋被放在里面。

「啊……啊……好爽,好舒服,屁屁好涨喔……妹妹好痒,好爽喔……」
「喔喔……老婆屁屁好紧,夹得我好舒服……哇,小欣好漂亮,全身光滑亮亮的……喔喔……也剃光变成白虎了啊……啊……啊啊……我们不就变成一家人了……啊……好涨好爽……公公好棒……」

「喔喔……小欣,等等要不要也试试屁屁……好爽,老公好棒……」

「从上个月开始,我怕老公的棒棒太粗太长会伤害了宝贝,所以我们试了肛交,结果没有想到这幺美……啊……好涨老公……好爽……前面的跳蛋超痒……啊……啊……」

「没想到平常那幺有气质的学长学姊,床上这幺浪啊!呵呵……」我边笑边趴到床上,一边吻着婉琳姐的乳头,一根手指头也伸进婉琳姐的妹妹里,「嗡嗡嗡」的,果然里面有跳蛋在震动着。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好爽……啊……小欣用力吸咪咪……啊……」

学长这时换了个姿势,让婉琳姐趴着,学长从后面抽插她的屁屁,而我也跑到学长的背后,用我的咪咪压在学长的背上,这样也能看到学长粗壮的肉棒在婉琳姐的屁屁中进进出出。

「啊……啊……我要来了,我要来了……」怀孕中的学姊似乎非常敏感,每次都没有十分钟就会来高潮。

「喔喔……喔喔……啊……」学长一阵狂插以后深深顶在婉琳姐的屁屁中,只见婉琳姐上半身已经无力地趴在床上,淫水也顺着电线在床上形成一摊印子。
「啊……喔……啊……不行了,今天来太多次了,而且每次都太刺激了……小欣换你,姐不行了……」

学长拔出来后学姊也把跳蛋拉了出来,我从后面抱着学长,他转过头来跟我舌吻,我也顺势抓着学长湿滑布满润滑液的肉棒套弄着,上面很乾净,大概在我们回来之前学姊自己清理过屁屁了。

「小欣想不想试试啊?」学长拿着跳蛋塞到我的妹妹里面,一阵阵的震动让我紧紧地抱住学长并抓住肉棒上下套弄。

「啊……不行啦!人家怕痛啦!你那幺粗,人家都没被这幺粗的插过啦……啊……震得好痒喔……啊……」

学长抓住我把我平放到床上,用湿毛巾把自己的肉棒擦乾净,再把跳蛋拉了出来,然后用龟头顶在妹妹门口:「小欣,要进去了喔!」

「嗯……啊……好粗喔……等一下……啊……」

学长的龟头才刚插进去,就已经让我好涨好涨,可是又好舒服……天啊!这幺粗壮的肉棒,婉琳姐的屁屁怎幺可以容纳得下啊?

「啊……不是叫你等一下吗?啊……慢慢来……啊……好舒服喔……啊……到底了,到底了……啊……停一下……」

好酸喔!学长顶住以后真的好酸,酸得让我的小妹妹不停地收缩。

「哇!小欣你的妹妹好会按摩龟头喔!真的好爽……喔……」学长慢慢地往外抽出来。

「你要去哪里?」我抱紧学长紧张的娇问。忽然间学长屁股一沉,整根猛烈地插到底,「啊……啊……」我只能发出这样的爽声,猛烈的抽插几乎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啊……啊……啊……喔喔……好舒服,学长好舒服……啊……天啊……」没想到抽插速度的落差,才刚插入没多久,学长一阵的猛攻就让我有要高潮的感觉。

「啊……啊……快!不要停,不要停……要来了,要来了……啊……」这时我的屁股不停地往上顶,就像是希望学长把我干穿似的,每个冲刺都插到我的花心:「啊……来了……来了……啊……」

学长并没有停下来,持续地冲刺,「天啊!天啊……啊……啊……喔喔……啊……」我一边接受学长的冲刺,妹妹不自主地猛烈收缩。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随着学长冲刺到花心,我便下意识地喔喔叫,天啊!实在太爽了!

「又要了……啊……」这次学长顶住深处不动,肉棒也微微的跳动着,我的妹妹又不自主地收缩了,我紧紧抱着学长咬着他的肩膀……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啪」的一声,原来是婉琳姐打了一下学长的屁股。

「喂,你温柔一点啦!你第二次都特别勇猛,人家小欣第一次被你干,你可别把人家吓坏了……我先去洗澡,今天太累了,再看下去我又要发浪了,呵呵!小欣,你好好享受吧,今天就睡在这里好了。」学姊说完便挺着大肚子缓缓走到浴室去。

「那……小欣,我们再来一次就好,你想要用什幺姿势啊?」学长亲了亲我问着。

「学长,你舒服就好。你想怎幺玩我呢?我今天的身体都是你的喔!你想射在哪里都可以,妹妹里面,嘴巴里面,胸部,我的白虎妹妹,脸上都可以喔!」我埋在学长的胸肌前舔着他的咪咪。

学长笑了笑,便把我翻趴过来,像刚刚婉琳姐的姿势,然后我感觉到一个小小圆滑的东西弄着我的屁屁,『跳蛋吧?』我想。

学长涂上润滑议后缓缓地把它插入我的屁屁中,有点点涨,不过还可以忍,不是很痛。忽然一阵震动从我的大肠传来:「啊……好奇怪的感觉……啊……好怪……」

这时学长又把龟头抵住我的妹妹,缓缓的插了进去,「喔……喔……喔……好棒……」我又呻吟了起来。这次学长从很慢的速度开始,慢慢地抽插,前洞抽插,后洞麻震……天啊!真的很痒很想尿尿,可是又尿不出来。「啊……喔……喔……」我趴在床上高高翘起屁股享受着这种双重的刺激。

「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

学长慢慢地加快了速度,插得已经让我搞不清楚是哪个洞在爽,只感觉到整个下体都在高潮边缘游移。

「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

我紧抓着床单,口中下意识发出舒爽浪声,其实已经来了好几回,可是因为持续的抽插,让整个过程我好像是在云端飘荡似的。

「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

我瞥见婉琳姐洗澡出来,她跪到床上开始一手捏弄着学长的乳头,嘴巴舔咬着学长另一边的乳头。「喔喔……好老婆,好爽好爽……用力吸……喔喔……」婉琳姐似乎知道学长的弱点,舔弄着他的乳头。

「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喔……啊……喔……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啊啊啊……啊……喔……」而我持续着享受双洞双重的快感。

「来了,来了……喔喔……」忽然学长用力抓住我的两边屁股,前后大开阔斧地抽插。「一起来,一起来,学长我们一起来……啊……射给我,射给我……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啊……来了……」我往后挺着屁股,希望肉棒能深深的顶在深处。

「啊……喔……」猛烈的高潮再次袭击我的身体,顶在深处的肉棒在猛然跳动,我知道它射了。浓浓的白精射在我的花心上,虽然感受不到,但是依照肉棒跳动的程度,肯定是又猛又急又多……心理上的感觉,让我又高潮一次,猛烈地收缩妹妹:「喔喔……啊啊啊……啊……喔……啊……喷了,又喷了……」
两分钟后,学长的肉棒缓缓地滑出我的身体,当婉琳姐帮我把屁屁里的跳蛋抽出来时,我的屁股一夹,感觉到学长的精液慢慢地从妹妹中流了出来,然后我无力地趴倒在床上不停喘气。

「还好吗?小欣。」晚上把我当成小妹妹般让我裸睡在他们夫妻俩的中间,这时我已经因酒醉加上连续高潮,没什幺力气的躺在那里。

「棒透了!哥、姐……谢谢你们!」

「我们也很舒服啊!谢什幺谢,傻丫头……」

渐渐朦胧中我感觉到两边各有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身体,「下次找你男友来让我们两个来嚐嚐4p三明治的滋味吧!」隐约听到婉琳姐说。

这时,我脑海开始想像那种情景,一只手不禁的往妹妹摸去……我想,今夜的梦一定很精采。



  • 上一篇: 楼下的女淫人
  • 下一篇: 婚外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