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妈妈的公共汽车轮奸

时间:2019-07-22 11:21:36

「小榛,别跑那幺快,跑丢了妈可找不到你。」

「妈,晚了咱就没座了。快,我帮你拿吧。」

「不用,妈妈拿得动。」

身材丰满的妈妈穿着高跟鞋,拎着两个宽大的塑料编织袋,上气不接下气的跟在我后面往前挪动。编织袋里装满了外公外婆和舅舅们让带给省城亲戚们的土特产。

这是92年的暑假,身为中学英语老师的妈妈利用假期的空閑带我去离省城三百里外的娘家小住。

回省城的这天,长途车站的人好像特别多,车站又小,只有一个负责维持秩序的,来送行的外公外婆都挤不进来。

我和妈妈拎着大包小包,排在很多人后面。

我妈妈本来不想跟人挤,想等下一班车,但一打听时间,下一班车要到下午两点,这中间要等五个小时,那时候这班车都到了,干脆,还是上这班车吧。

八月的天气,前一晚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凉气被太阳烤了才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蹤了。

这会儿才早上九点,我身上已经感到有点发粘,我妈妈的额头和鼻尖上也渗出几滴汗珠,淡绿色的丝衬衫紧贴在她身上,衬衣里透出的白色乳罩紧紧包裹着她那两只高耸的乳峰。

尽管如此,我妈妈傲人的胸脯还是在她一路小跑时上下跳动,而她的新高跟鞋偏偏在这时候跟她为难,挤得她小趾头有点痛,她不得不把身体的重量放在脚的内侧,不知不觉间就把臀部抬高。

就当我妈妈半撅着屁股,晃动着乳房,一扭一扭的一路小跑着从长途车旁边经过时,车上最后一排的几双眼楮锁定了她薄薄衣衫下面的丰满肉体,他们的裆部开始有了反应。

随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咽了一口唾沫,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能对着这样的情景干咽一口唾沫,然后该干什幺还是干什幺。裤裆里的野兽无声的吼叫着崛起,向往印象中那一口温暖甜美的甘泉,但这样的甘泉大多数情况下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中。

他们习惯于用粗砺的手掌象安抚宠物一样安抚自己的野兽,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一口干枯的老井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奢侈。

我妈妈跟在我身后挤上车。车上已经坐了许多乘客,但过道里还没人站着,说不定还有座。我带着这种心理从车头走到车尾,不甘心最后的一点希望破灭似的左右张望。

终于,我看到倒数第三排的一个老大爷身边有一小块空隙,我让我妈妈过来坐,我妈妈过来看了看,摇摇头说︰「榛,还是你坐吧。」我想我妈妈难道还不好意思坐在老大爷旁边?

等我坐下来才知道,这个空隙只能容得下我半个屁股,更不用说我妈妈的大屁股了。

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大爷往里挤了一点,我才得以坐安稳。

后面的旅客还在不断上车,后上的这些人都只能站在过道上。司机还在让大家往里挤挤,说是几个钟头就到了。我妈妈刚开始站在我旁边,后来就被前面的人挤到车厢的,最后面。

这时候我妈妈开始感觉到小腹有点隐隐作痛,她原以为是昨晚上睡觉的时候着凉了,转念一想才反应过来真正的原因。

我妈妈自从生我以后就发现自己如果一段时间没有性生活,到了排卵期就会小腹胀痛,而一旦恢复性生活,这种癥状就自然消失。

我妈妈去看过西医,医生说她体内荷尔蒙水平不稳,是轻度内分泌紊乱,主要要靠饮食和生活节律来调节,还给她开了一种进口的避孕药。

刚开始用药似乎有些效果,排卵期的时候也不痛了,可是一旦停止用药,癥状又卷土重来,更让她惊骇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乳房好像变得比以前敏感,奶头变大了,还会常常在过性生活的时候泌出乳汁,弄得她很尴尬。

我妈妈把这些告诉爸爸的时候,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高兴的时候就说有奶好啊,不耐烦的时候就说早让你不要乱吃药你不听。不过爸爸还是不喜欢用安全套,因此我妈妈在家的时候还是坚持每周吃药。

他们的性生活增加了一个内容,就是爸爸每次性生活过后都要把我妈妈乳房里的乳汁吸空。

这次出来两个星期没过性生活,我妈妈也没带避孕药,直到她下腹开始痛,她才想到今天大概是自己的排卵期,难怪早上起来发现裤子里有带血丝的透明黏液。

还有四个多小时就到家了,我妈妈想着到家一定让爸爸给她治治。迄今为止性生活还是最灵的治疗办法,当然她也提醒自己,在治之前一定要记得吃药。想到「治治」,我妈妈不由得有点心猿意马。

我妈妈在想这些的时候,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12只眼楮正在贪婪着盯着她浑圆的臀部。

他们本来并不是一道的,只不过是普通的出门人而已,但是长时间与家人的分离,他们裤裆里都有一只不安分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