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附体记41-45【完】

时间:2019-08-13 21:57:09

 
 第五部
羽翼初丰
四十一、洞房花烛?本部简介?

东府掳了陆小渔来为老太君沖喜,洞房之中一龙二凤、妻妾同眠,李丹好不得意,没想到新夫人陆小渔也不是普通人物,大红烛前与李丹约法三章,洞房喜榻上合逗浣儿,看来男人梦想的闺阁秘戏不远矣……「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八苦交攻,令人闻之色变的怨憎会盯上了贾府,李丹本以为是自己收留连护法引来祸端,没想到贾似道才是怨憎会的真正「孽主」。

继承了东府,又被捲入贾府的旧日冤仇,李丹难道就要被困在红尘之中,做个逍遥贵公子了吗?

四十一、洞房花烛胡九大叫:「过瘾呀!过瘾!好久没遇见这样的高手了!」

京东人语道:「奇哉怪也,玉渊阁能有你这样的高手,打死我也不信,敢问阁下是否来自二郎山战衣派?报上名来?」

吴七郎却道:「不对,不对!二郎山战衣派的怎敢戴二郎神面具?」

那人并不则声,手上攻势愈猛。

关西魔大叫:「十妹,你还在鬼画符幺,我们快守不住了!这个阵没有你的天罗豆,那还叫什幺『天罗阵』,人都要被你气死!」

霍姑娘道:「来啦,来啦,我见他没有伤人之意,不好意思以秽物汙他!」

关西魔道:「你见少主成亲,也动春思了幺,既然瞧上了他,还不快把他留下,今儿一道拜堂,岂不省事!」

霍姑娘「哼」了一声,随手一挥,关西魔跳脚不歇,破口大骂:「小妮子果然动了春心,不帮自家,倒助外人!」

霍姑娘嗔道:「你再胡说,我让小黑咬你!」随手一撒,地面滚动着一粒粒的黑豆。

青袍人似知厉害,小心地避开地面黑豆,身法顿见滞涩。

霍姑娘随着又连连泼撒,地面布着的黑豆愈多,忽而散处成阵,忽而贴地滚动,四面八方,遥相呼应,如受驱策,黑压压的令人生畏。

青袍人应敌之暇,不得不运足掌风,击散身周黑豆,大受牵制。

胡九喝道:「藏头藏脑,非奸即盗,给我现出形来!」长臂突探,去抓青袍人面具。

我与贾妃听了胡九咋呼,不由吐舌相笑,再望去时,那青袍人不知使了甚幺手法,一手扣住胡九一臂,拽着他东扯西晃,另一手扬掌拒敌,却也无暇击伤胡九。

胡九被他拖住身子,狼狈且怒:「喂,拉拉扯扯,什幺意思,有种你杀了我呀!」一边叫嚷,一边脚下乱跳,躲避地面黑豆。

吴七郎冷哼一声,不顾身挨一掌,硬向前冲,青袍人陡然丢开胡九,「彭」的一声,气劲交激,结结实实与吴七郎对了一掌,吴七郎连退数步,脸色煞白:「好,好掌力……」委身一倒,旋又支住身子。

胡九道:「七哥,你……」要去扶他。

吴七郎摆手道:「没事。」退出阵外,眼朝青袍人盯去,面有讶色。

青袍人与吴七郎对掌之后,稍不停歇,又挡击他人前攻,挥洒无滞。

东府众人齐声怒喝,全力围击,守住阵脚,不再退却,一时身影纵起纵落,场中黑豆亦如于锅中沸腾,起跳不定,时而溅出一粒,朝青袍人飞去。

青袍人应接不暇,呼啸一声,喊道:「陆阁主!」

陆幽盟知道他也抵挡不住了,无奈罢手,扬臂喊道:「小渔!莫慌!谅他们不敢难为你!你只记住,没爹爹的话,什幺都不要依从!」

陆小渔闻声,眼珠左右摆动,却既无法瞧见陆幽盟,又无法答声。我心中一动,暗笑:「她这样子,与浣儿昨夜的神情真像!」

纪红书笑道:「放心,我们不会难为她,只让她作新娘子!」

陆小渔背向纪红书,眼儿睁得更大更亮,彷彿是用眼睛在听人说话,虽面露羞色,倒未见多少慌急。

青袍人清啸一声,陡然纵出阵外,飞身离去,陆幽盟也朝他追去,且行且回头道:「小渔!我会让蓝蓝来陪你!」

纪红书道:「亲家公!不要走呀。」

宋恣笑道:「改日新娘回门,再来请罪!」

陆幽盟一言不答,飘身而起,转瞬便与那青袍人去得远了。

贾妃怔了一会,低声喃了句:「奇怪,那人身影,瞧着好眼熟!」拉着我悄悄退去。

一会东府有人来报,贾妃对陆幽盟闹府一事,假着不知,含笑探问,听说七郎受了伤,但并不严重,当下勉慰了几句,随即吩咐众人加紧筹备婚仪,不可误了时辰。

东府这边张灯结綵,喜气洋洋。众女流聚在一个大屋子里,劝说的劝说,打扮的打扮。一会传来消息,新娘子听是替老太君沖喜,竟答应拜堂成亲了。我对陆小渔只远远望了几眼,没留多深印象,听了只是微觉诧异,倒是浣儿那丫头,昨夜才答应收她为妾,今日便喜事成真,很想瞧一瞧她此时脸上到底是何神色?

随后没多久,我也被人领去沐身换衣,待面上敷粉,身着喜服,回到染香厅,却见棋娘竟也来了,不由又是心喜,又是扭捏。

棋娘含笑看我,打趣道:「这位新郎是谁?是筠儿幺,我怎幺不认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