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淫乱妈妈王淑美的母亲节](一)作者:venus1985

时间:2019-07-22 13:19:51




作者:venus1985
字数:15243
  大家好,我是王淑美,正值如狼似虎的40岁,狮子座A型,职业是高中老
师,三围是…不好意思人家忘记了,总之就是前凸后翘、身材曼妙,邻居同事都
说我保养得很好,看不出来已经是个生过三个小孩的妈妈呢!每次被这样称讚时
我都会很害羞的笑着,维持我身为老师的形象,丝毫不透露出我保养身材的秘方,
就是一直让自己保持在每天做爱的状态!因为我实在爱死了男人湿淋淋的腥臭肉
棒了,性爱既能健身,又能享受,实在让我欲罢不能。
  我是个淫荡的女人,这种观念是从什幺时候开始的呢?嘻嘻,这是个很少人
知道的祕密,在这里偷偷告诉大家,从我小时候就开始了!我的性爱启蒙老师,
就是我的亲生爸爸……咦?没有感到很震惊吗?好吧,也许是现在世风日下,爸
爸干女儿的新闻太多了,所以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那我就跳过这段吧……哈哈,
好啦好啦,我讲我讲……我的第一次是在国中二年级,也就是我14岁的时候,
对象是我的亲生爸爸,当时的情况我还记得很清楚,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次是绝
对不会忘记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住在南方的工业大城市中,一年四季都很温暖闷热的天气,
常常让我睡不着觉。
  我的爸爸是个工厂工人,妈妈却是个小学老师,想也知道这样组合的夫妻相
处起来不会很正常。
  妈妈老是碎碎念、说她嫁错对象,但憨厚老实、没念过什幺书的爸爸不会回
嘴,总是傻笑以对,当时的老师薪水也没比工人高到哪去,真不知道妈妈是哪来
的脸皮这样说爸爸?当时我们家不是很有钱,住在一间小小的公寓楼房里,只有
两个房间,爸妈睡一间,我和妹妹则在另外睡一间,有时候总是听到从隔壁房来
传来妈妈碎念的声音。
  就在那天晚上,一如往常的,我和妹妹淑惠睡在床上,她已经睡死过去了,
但我还在半梦半醒之间。
  在恍惚间,我突然听道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我感到身上的被子被掀起,
一个人影钻入并趴着我的身体上,我非常害怕,怕得不敢睁开眼睛,鼻中传来一
阵阵浓烈的酒气,让我差点吐了出来,但我害怕吵醒妹妹,更怕得浑身僵硬,想
叫又不敢叫,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那个人影一听到,便说了句『阿美……你惦惦!』这熟悉但又陌生的声音让
我一愣,更不敢乱动了。
  接着我感到嘴里充满腥味,一个软软的、湿淋淋的东西进到我口中,用力的
搅动着。
  我浑身无力,只能任由那压着我的人影随意摆布着,当他用力的吸着我的嘴
巴时,手里也没闲着,我的衣服、内衣、裤子被粗鲁地脱下,那张嘴巴随即慢慢
地沿着我的身体往下,用口水滋润着我的肌肤,最后在我的双腿间停下。
  『阿美……你欸身躯真酱晤甜,哇丢没冻没条啊…。。。簌簌簌』我又听到
这奇怪的声音,这次我听得更懂了,这个人影好像说她忍不住了?『阿美……今
日爸爸吼你转大人,吼你欸机掰爽几咧,你每趟叫喔,每趟吵醒你欸阿母尬小妹
……』本来我还以为这是传说中的鬼压床,但我听到「爸爸」
  两个字,我才惊觉趴在我身上的是我的父亲,我的亲生爸爸。
  平常沉默寡言的他在家里很少说话,偶尔开口时,对妈妈、对我们都是说着
生硬不熟练的国语,但爸爸出外工作、跟朋友交谈时都是用台语,爸爸的台语说
得很溜,但妈妈一直很讨厌他这点,要爸爸在家里不准说台语。
  而现在压在我身上的爸爸,左一句『机掰』、右一句『就爽欸』,兴奋的准
备强奸自己的女儿。
  后来的事很好想像,我的大腿被打开,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我的下面试着进
来……哈哈,爸爸试了好久才勉强将那根硬硬的东西插进来,让我好痛好痛。
  可能因为喝醉酒的关系,爸爸抽插了一阵子后便停下来趴在我身上喘着气,
一动也不敢动的我屏着呼吸,静静地感受着在双腿间流动的温热液体。
  不久后,传来熟悉的打呼声,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在黑暗中努力地看清楚趴
在我身上的人是谁,当我看到爸爸的脸庞时,我吓得不知道该怎幺办,当时的我

1/10 123456下一页尾页


虽然单纯,但已经模模糊糊的知道性爱是怎幺一回事。
  在那个夜晚,我不停的想着爸爸是不是在跟我做爱,原来做爱的感觉这幺痛,
完全不像学校里同学说的那样,是很舒服的事。
  不过,虽然我很害怕,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我并没有哭泣,只是静静的让
爸爸趴在身上,胡思乱想着直到清晨。
  我的第一次就是这样给爸爸强奸的……嘻嘻,其实回想起来,我还是很怀念
我的第一次呢!不管是爸爸用台语说的汙言秽语,或是插进我身体的那根硬硬的
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人生的全新体验呢!正因为这样,「强奸」这个词对我的意
义跟其他女人不太一样,对我来说「强奸」只是一种做爱方式,我可是很喜欢被
强奸的喔……早上天色渐亮,爸爸也逐渐清醒过来,当他睁开眼睛、看到我的模
样时,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响说不话来,非常有趣。
  接着他跪在床上,开始用不流利的国语向我赔罪:「小美对不起,对不起,
爸爸做错事了,请原谅爸爸!」
  爸爸跪在我面前,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并说他以后不会再犯了,要我绝对不
能说出去。
  我看着昨晚让我变成女人的爸爸,现在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哭着求我原谅,
实在是有点让我反应不过来,爸爸每说一句,我就跟着点点头,答应爸爸的要求。
  老实说,后来每当我看到那种爸爸强奸女儿的新闻时,我承认自己都缺乏一
种同理心,不太能够理解为什幺许多女儿会感到很噁心、很痛苦,当时我虽然没
有感到什幺快感,但也没什幺痛苦的感觉,反而是爸爸喝醉酒的味道让我很受不
了,让我以后非常讨厌男人酒醉。我真的相信爸爸是喝醉酒不小心才强奸我的。
  从那之后,爸爸真的绝口不提当天晚上的事,看到我的时候除了闪着奇怪的
眼神,但对我也更加的小心,避免身体上的接触,但除此之外,爸爸对我更好了,
时常会买东西给我,让妈妈老是在那抱怨。
  而对我来说,那天晚上的事彻底改变了我,如果小时候没有给爸爸强奸,那
我应该会是个很一般的女人吧!那天晚上的胡思乱想以及亲身体验,让我不知不
觉地一直想着性爱是怎幺一回事,同学之间的开玩笑完全不能解答我的疑惑,我
只好自己去搜寻。
  呵呵,别小看国中生,好奇心可以让她做出任何事来,我开始向班上的男生
借色情书刊,以及当时很稀少的色情录影带,一张张的色情图片和一篇篇的色情
小说着实开了我的眼界。一般女生看到这些东西会直觉觉得噁心,但我则是直觉
地想到那天晚上的感觉。
  我逐渐明白,原来男生强行将他的那根东西插到女生尿尿的地方,就叫做强
奸,而爸爸强奸亲生女儿叫做乱伦,是很严重的事情;还有那天晚上我双腿间温
热的感觉,是因为我被「内射」
  了……那段时间中,我不停地让情色资讯灌溉到我的脑中,随着我知道快感
和高潮是什幺意思后,看着A片中女人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模样,我越来越想要试
试看这种感觉到底有多刺激。
  于是我大胆的找了几个男同学想要试试看,但想也知道,国中男生哪里懂得
什幺是做爱、什幺是爱抚,有些人更是连勃起都还不会,让我倒尽胃口,反而更
频繁地回想爸爸边操着台语边干我的那个夜晚。
  过了一年多后,我升上国中三年级,外表还是那个清纯羞涩的国中少女,但
内在已经是个十足淫荡的女人了,虽然我还没有被真正的男人干过,我可聪明咧,
我怕随便找个男人会被带去卖掉,网路上类似这样的新闻可多着呢!也因此我养
成了天天手淫的习惯,但不管怎幺揉捏磨擦自己的下体,我总觉得跟被爸爸侵入
的感觉比起来要差很多。
  嘻嘻,我还记得那阵子我会在日记上面写着「我要鸡鸡!我要被干!」直到
写满一整页,然后拿着梳子之类的东西拼命的自慰着,虽然无奈,但当时的我也
只能这样。
  另外,从那晚之后烙印在我脑海中的,台语的口音和身体的感觉,让我也开

始对台语产生兴趣。
  因为妈妈是小学国语老师,在家里不准我们说台语,我便趁着在学校时,努
2/10 首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力的从周遭学习如何讲台语,当我真正明白『机掰』这个字的意义并试着说出来
时,我竟然感觉一种隐隐然的快感;当我说的越多,我越能回想起那个晚上。
  国三开学后不久,我跟班上的一个男生好上,成为男女朋友的关系。就当我
快要忍不住,想主动开口说:「我们来做爱要不要?」时,在某天下午,发生了
第二件彻底影响我的事。因为才刚开学,还没开始上课辅,下午放学后就能离开
学校回家,而爸爸妈妈都要上班,我往往是第一个到家的人,而这时就是我的自
慰时间。
  本来我还会回到房间把门反锁后才开始,但习惯造成放松,后来想说反正也
只有我一个人在,于是一回家后往往书包一丢,就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电视边
看着综艺节目上的帅哥,张开大腿一边自慰着,一边放情淫叫着。
  而就在那天下午,如同往常,我一回家后就打开电视,正当我要转台前,恰
好新闻台正播着一则父亲强奸女儿的新闻,我看到后不禁心神一荡,自然地掀起
裙子,手指头探入内裤细缝中,摩擦着湿润的嫩肉。
  我一边看着电视萤幕上的新闻内容,一边想着被爸爸强奸的那个晚上,回忆
与快感交织在脑海中,让我陶醉其中。
  而正当我自慰到最高潮时,突然从后方传来熟悉的声音,狠狠地吓了我一大
跳:「阿美?你回家啦?」
  我转头一看,爸爸站在我的后方,看着大腿张开的我,露出不可思议又无比
震惊的表情,在那一瞬间我想着「干,我竟然没有先检查家里有没有人!」
  爸爸看到我的一瞬间,应该马上就明白我在做什幺,他先是呆若木鸡的看着
我,接着摇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阿美歹势,爸爸吓到你了,我就回房间。」
  我正在做的事他问也不问,转头就往卧室走去,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瞬间,一种长期以来的渴望涌上我的身体,让我紧张的喘着气来,并为自己
萌起的想法深深感到兴奋:「现在只有我和爸爸在家,他又看到我在自慰,就像
A片演的那样,现在不就是个正好的机会?」
  哈哈,当时的我很单纯吧?就像是被精虫冲脑的小屁孩一样,但当时的我完
全被身体的欲望所征服,让我不自觉的从沙发上起来,往爸爸卧房走去。
  卧房的门是关着的,我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压下紧张的心情,我完全没
去想要不要去做这件事,而是在想等等要说些什幺,等我准备好了,便打开房门,
将头探进去,坐在床上的爸爸看到我,连忙站起来,盯着我看。
  我们对望了一阵子后,我开口说「爸爸?我可以进去吗?」爸爸显然不知道
我要干嘛,但又不知道怎幺拒绝我,只能点点头,让我进来。
  我反手把门扣上,背靠着房门,尽力的用我在色情图片上学到的眼神看着他
说:「爸爸,我刚刚在干嘛?你都看到了吼?」
  爸爸看着我,露出古怪的表情,完全不知道我这样问的目的是什幺「喔…小
美你刚刚在干嘛?爸爸没有注意到欸!你不是在看电视吗?」爸爸勉强挤出这敷
衍的话来,让我有点生气。
  「骗人!你刚刚明明就有看到,不然干嘛转身就回房间?」
  我这样问让爸爸毫无招架之力,他急忙说「喔喔……你说刚刚那个呀?在你
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很正常呀!爸爸以前也会这样做,不会骂你的啦!」
  爸爸乾笑着,露出尴尬的表情,也就是这个表情,让我更确定地要他真正成
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我故意做出个不高兴的表情说「哪里正常了?我会这样不都是爸爸你害的!」
说出这句真心话后,我感到全身陷入一种愉悦的放松感,而双腿间也传来一种熟
悉的感觉。
  爸爸完全没料到我会这样说,支支吾吾半天后,勉强说了一句「对不起,是
爸爸害了你,爸爸真的不该做那件事的……」
  虽然我有很多话想对爸爸说,但当时的我已经忍不住了,直接地说「爸爸,

我要你补偿我!」
  「好……好,小美你要怎样我都答应你,你要钱吗?还是什幺东西?」
  爸爸露出该来得总是要来的表情,他是不是以为我要勒索他呀?呵呵,是的,
3/10 首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我就是要勒索爸爸,我要他再次用他那根硬硬的东西强奸我!我缓缓的向爸爸走
去,在他面前停下,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用台语说『爸爸,我要你肏我,
就像那一暝港款。」
  听到我的口音,爸爸惊讶地倒吸一口凉气,彷彿听到天底下最荒唐的事一样,
不加思索的用台语说『阿美你供啥!你是起肖啰!」
  我继续看着爸爸,双手将我的百褶裙逐渐往上拉,直到露出方才自慰过的下
体,让爸爸清楚的看着,并再次地重覆刚刚说的话。
  爸爸看着我,震惊的说『阿美你那欸安捏……唔当啦,仅放搂来!』『哇供
过啊,哇欸安捏拢是爸爸你害的,是你害哇变尬价尼ㄏㄧㄠ……变甲破麻同款…
  …你今仔日哪是唔肏哇,哇丢去尬妈妈供你强奸哇!』我终于说出来了『ㄧ
ㄠ和破麻』这个词了!还有「肏哇」!当时的我其实紧张到双腿发软,差点就要
瘫坐下来,好不容易才站着的。
  爸爸似乎有点理解我为什幺会这样做了,天使与恶魔在他心中交战着,呵呵,
男人都这样,既然一年前你上了我,现在又要怎幺拒绝我的要求呢?我不等爸爸
回应,便弯下腰,缓缓地将内裤褪下,让爸爸看得目瞪口呆,接着我将脱下来的
内裤往旁一丢,挺起身来将裙子掀起,向爸爸展事着我那已经湿润润,长着稀疏
阴毛的幼嫩下体。
  我将双腿逐渐分开,用手指头轻轻抚弄着自己,并用一个我想像中最魅惑的
表情看着爸爸说『阿爸……哇欸机掰有水没?你年前已经肏过啊!今啊日你够等
啥?」
  大概就是这句话,让爸爸理智完全崩溃,他不发一语地抱住我,用他充满鬍
渣的嘴巴亲吻着我,过去熟悉的记忆一下子成为真实的感受,爸爸带点菸味及臭
味的舌头,在我的嘴巴里蠕动着,不停地吸吮女儿的口水,吸到我都有点痛了。
  接着爸爸乾脆俐落的把我抱到床上,脱下裤子掏出那根我梦寐已久的、硬硬
的东西,我张开大腿并兴奋的浑身发抖,口中叫着『阿爸,紧来、紧来肏哇欸机
掰!啊啊啊!』终于,爸爸再次地趴在我身上,而这次那根硬硬的东西,很顺利
的便插入我湿润的肉缝里,并且随着他用力一挺,直直地深入体内,下体充实胀
裂的感觉让我张大嘴巴,双眼不禁流出眼泪来。
  爸爸趴在我身上,看到我哭了,迟疑的说『阿美,爸爸弄疼你没?』我笑着
摇摇头,享受脸上的湿润,沙哑的说『没,哇唔疼!』爸爸点点头,接着他彻底
变成了充满性欲的男人,伴随着一句句『就爽欸』、『干死你欸机掰』,用力的
撞击我的下体,让那根硬硬的东西猛烈的磨擦着亲生女儿的嫩肉,「啪啪啪」的
声音响彻房内。
  天呀,当时我真的爽翻天了,任何方式的自慰都无法取代男人进入的快感,
不过当时我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是因为爸爸的身分,才刺激到我心中曾经创伤、
埋藏已久的伤痕。
  我双手环着爸爸的脖子,闭起眼睛享受着被爸爸强奸的快感,接着我感到上
半身的学校制服被打开,胸罩被拉下,我的胸口被湿润的舌头舔弄着。
  我勉力张开眼睛,看着爸爸像头野兽般,不停的舔拭着我幼小的乳房,吸吮
着上头因性爱刺激而胀红的乳头。
  爸爸注意到我的眼神,用他那充满血丝的眼睛回望着我,让我有点被吓到,
连忙闭上眼睛,专注于肉体磨擦的快感。
  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爸爸把我翻过来,拉高我的臀部,似乎在灯光下欣赏着
我的下体,久久不肯动作。
  我抗议似的摇摇屁股,催促爸爸再次进来我的身体,一如我所希望的,爸爸
从坐姿改为跪姿,从后方用力地分开我的双臀,硬硬的东西再次地插了进来,这
时他更用力的干着我,让我的身体一前一后的晃动着。
  我当时还不太会淫叫,只能胡乱地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声音,但我想光是我的

肉体就能够将爸爸到刺激到极点了,爸爸后来才跟我说,当天是他近几年来干得
最爽的一次性爱,听得我屁股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那天下午,我也不知道被干了多久,只记得一直沉溺性爱的快感中;我一边
被干着,一边看着床头挂着爸爸和妈妈的结婚照片,但连我自己都很惊讶的是,
4/10 首页上一页234567下一页尾页


我竟然完全没有对不起妈妈的感觉,反而有种……胜利的感觉,让我更加地陶醉
在爸爸三浅一深的抽插中。
  接着爸爸一阵抖动,我感到硬硬的东西顶到我的体内最深处,爸爸后来说他
本来想抽出来的,但一时克制不住,能够射精在女儿体内对男人的诱惑力太大,
于是他就抛开一切,尽情的享受在我体内射精的快感。
  而当时的我闭着眼睛,努力的感觉自己体内被注入的温热液体,老实说并没
有什幺感觉,反而是当爸爸将硬硬的东西抽出来时,乳白色的液体流过肉缝沿着
大腿滴下来,才让我真正有被内射的实感。
  不过当时我没想这幺多,脑海中一边飘着「爸爸终于再次地干了我」这句话、
一边晃神着,而爸爸射完精后,倒在我的身旁,不停的喘着气。
  过了不知道多久,爸爸终于吐出一句话『阿美收收咧,你阿母快返厝啊!』
其实我很期待爸爸再干完我后,能说出些安抚我的话,于是我回说『阿爸你觉得
人家安怎?』『啥米安怎?「爸爸皱起眉头说。『哇欸身躯呀?阿爸你唔是就爽
欸?』我有点不高兴的说。
  爸爸盯着我良久,才说『唉……阮不该安呢欸,拢怪爸爸,这趟完事,欸拜
唔趟安尼啊!」
  听到爸爸这样说,我连忙坐起来,很自然的转回国语,生气的说「爸爸你怎
幺还说这种话,我已经是你的查某啊,你要好好照顾我才对!」
  爸爸惊异的看着我,那表情就像是她看着妈妈一样,也转回生硬的国语说
「小美你几款想法是从哪来的?我们是爸仔儿,唔是情人,阿爸当然会照顾你,
但唔趟是现在几个方式呀!」爸爸一紧张,国语台语混在一起讲。
  我蛮横的说「我才不管咧,谁叫你要强奸我,你要负起责任来!」
  爸爸沉默不语,接着他拿起床柜上的卫生纸,默默的帮我擦拭着双腿间激战
后的液体痕迹,爸爸看着我的下体,似乎下定决心后说:「唉,这样吧,爸爸陪
你一阵子,你赶快去交个男朋友,然后阮就分开,好唔好?」
  我勾起爸爸的手臂,笑着对她说「我还怕到时候爸爸你舍不得呢!」
  爸爸摇摇头,不再回话,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要我赶快去洗澡,他要赶紧把
床单换掉,以免妈妈察觉到。
  我点点头,捡起地上的内裤,边哼着歌边走出爸妈的卧室,我的心情从来没
有这幺愉快过,做爱的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呀!但当时的我还没能够想到,是
因为跟爸爸、跟家人性爱,才能有这种特殊的美妙感觉。
  我和父亲长达近三十年的乱伦关系,就从这一天正式展开,虽然爸爸有言在
先,但很快的,我感觉得出来,爸爸也完全陶醉在『肏』她亲生女儿的机掰,欲
罢不能,嘻嘻,每当我听到爸爸那口土味的台语,以及总是带着菸酒味道的体味,
都令我兴奋不已,稚嫩的身躯总是胀满着欲望的红潮,爸爸看到了都会说我是个
很『ㄏㄧㄠ』的查某,不知道是怎幺生出来的,说完后再便用舌头饥渴地舔着我,
总是让我咯咯发笑。
  爸爸真的是个忠厚老实的男人,我后来才发现,爸爸对于男女性爱的理解,
一直停留在很初步的阶段,以年龄来说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学生吧!他只知道做
爱就是将那根东西插进机掰里,除此之外什幺都不懂,不会舌吻、爱抚、口交…
  …等,也不会什幺前戏,只凭着男人本能上床,而我这15岁的国中生都比
他懂的多。
  我问爸爸,她和妈妈多久上床一次,爸爸老脸一红,吱吱唔唔的半天答不出
来,我逼问好一阵子才勉强说一个月大概才1次……我的天呀,我跟爸爸的关系
开始后,有时一天就是可以干个2、3次,他跟妈妈一个月才1次?爸爸说妈妈

不是很喜欢这件事,常常他想要时妈妈都不给,甚至还要他出去找女人……讲到
这,爸爸哽咽起来,说他喝醉酒的那天晚上,就是因为妈妈又不给,还骂他又喝
醉了,他气不过才藉着酒意强奸我的。当时我看着爸爸的沮丧的表情,心里非但
不气,反而有点同情他。
  当时我已经隐约理解妈妈为什幺不愿意跟爸爸上床了,两人的差距实在是不
小,整天吵吵闹闹的。我为了想让爸爸高兴,便主动说想为他口交,而且不等爸
5/10 首页上一页345678下一页尾页


爸答应,便要他把裤子脱下来。
  爸爸既惊讶又好奇,从来没有女人为他口交过,于是他脱下裤子,我蹲下来
捧起眼前的大鸡鸡,认真地看着。
  因为职业的关系,长时间的苦力活让爸爸的身体结实精壮,且有着幼黑的肌
肤,他的肉棒也一样黑黑的,且非常的大……当时我为什幺会知道?就凭着女人
的直觉嘛!当然还有来自看A片的经验啦!我用手指头轻轻的按着肉棒的柔软表
面,温柔地抚摸着,并慢慢将包皮往后拉,露出前端紫黑色的龟头。
  此时大概才过了一、二个礼拜吧,我还是第一次这幺近距离的观察男人的生
殖器官,鼻中充满着下体的腥臊味。
  我看着硕大的龟头,想到我要怎幺把它含到嘴巴里时,就感到下体又充满了
湿润的液体。
  我抬起头看着爸爸,爸爸回以我紧张又兴奋的眼神,于是就在我们双眼对视
下,我张开嘴巴,缓缓的往前含住,直到包住整个龟头为止。
  『喔喔……喔喔……阿美……爸爸就爽欸……你从哪里学来的……』在爸爸
满足的声音中,我用力的吸吮着口中的龟头、用舌头不停的舔弄着口中的东西,
感受着爸爸温热且带着苦酸味的鸡鸡味道。
  当时我不会什幺口交技巧,其实吸得很用力又粗暴,爸爸应该不时地觉得很
痛,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用手轻抚着我的头发,讚许我的嘴巴。
  当爸爸感觉到自己快要射,便推我要我离开,出乎他的意料是,我反而更紧
紧的吸着口中的肉棒,硬是不离开。
  『阿美…你紧放开啦……阿爸要ㄘㄨㄚ去啊!黑紧胎戈咧……』听到爸爸这
样讲,我更加快吞吐的速度,并用手紧紧抓着阳具并不停地挤压,当时的我想要
让爸爸高兴,要从未让女人口交过的爸爸能够射精在女人嘴巴里,我从各种A书
和A片上知道,男人都很喜欢这样,会有十足的满足感!不一会儿,在爸爸失神
的注视下,我感到口中充满了鱼腥味,苦苦又鹹鹹的味道在舌尖上打转着,原来
这就是精液的味道!不过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我便被大量流出的精液给呛的直
咳嗽,不禁吐出肉棒来,龟头前端的裂缝还不断的吐着浓白色的液体,滴的我满
身都是呢!爸爸连忙弯腰拍拍我的背部,问我要不要紧……哈哈,现在一回想起
当时的情景,女儿竟然被亲生爸爸的精液呛到,我就不禁兴奋得开始自慰呢!接
着,我摇摇头表示还好,并将口中的腥臭液体慢慢吞下去,再向爸爸微微一笑说:
『阿爸你欸洨紧好吃喔!哇敢尬身躯丢昧熊熊发烧呀!』我的话登时让爸爸开怀
一笑,并抱着我亲亲摸摸,接下来当然是大干一场,干到我们最后满身大汗的躺
在床上。
  痾……我发现我这样下去会讲不完,我和爸爸之间有太多回忆可以说了,而
我还没讲到正题呢!不行不行,接下来我就只挑些重要的讲吧!我们之间的关系,
大概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我国中时,第二个阶段是升上高中后到考
上北部的大学以后为止。
  第三个阶段是我的大学时期,直到毕业后结婚。
  第四个阶段就是我结婚之后,直到二年前爸爸过世。
  第一个阶段是我和爸爸之间最快乐,关系最紧密的时候。
  爸爸自从跟我好上后,变化很大,不再愁眉苦脸、闷闷不乐,也很少喝酒了,
只是还是戒不掉菸瘾,让我很不喜欢。
  妈妈注意到爸爸的变化后,老是疑心爸爸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但她怎幺想得
到爸爸的女人就是我呢?只是我们家小,平常我和爸爸做爱时都要防着妈妈和妹

力尽,昏睡过去为止,也因此隔天的新生训练我压根忘了去。
  回家后,过了两个礼拜,爸爸和妈妈送我到车站,由于我开学后住学校宿舍,
行李之类的都已经先寄过去了,我手上只提着一些轻便的包包。妈妈要我上大学
后好好念书,但我根本都没在听她啥,而是一直看着爸爸,不过他没说什幺话,
反正该说的都说了,于是我怀着一颗少女惆怅的心,搭上火车,告别我18岁以
前的生活……实在对不起,之前说过不要讲太多回忆的,但一讲起往事就停不下
来,我知道你们想听的是熟女的淫荡,而不是少女的感伤,因此还请各位多多包
涵啦!
10/10 首页上一页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