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老公睡着之后【完】 (作者:不详)

时间:2019-08-13 23:33:27

带着疑问,我也慢慢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朦胧中感觉有动静,怀里
有点空,我轻轻的眯起眼慢慢的向有响动的地方看去,只见段红正被一个人从后
面搂着,一双手握着乳房不停的揉捏。段红好像挣扎一样扭动着,嘴里发出压抑
的轻吟声:别在这,我老公睡着,我们出去好吗?说完他们转身轻轻的打开房
门出去,段红还回头看看我醒了没有,见我没动静,轻轻关上门消失在我的视线。

  过了两三分钟,我悄悄起来,蹑手蹑脚来到门前,轻轻的把门打开一条缝,
客厅和走廊都没人,我悄悄打开门,慢慢的走到主卧室门前,卧室的门没关严,
我蹲下屏住呼吸,轻轻的打开一条缝,里面传来对话声。

  首先是王萍的声音:爸爸你说我们这次的计划应该很周密,不会有问题吧?
我眯起眼顺着门缝向里看,原来是王萍的公公在里面,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王
萍靠在他左面,段红在他右面,他两手搂着两个女人,手指不停的捏两个女人的
乳房。嘴里说:没事,这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我都安排好了,明天就让段红的
老公去办,记着,明天开始你们不要轻易往来,以免别人怀疑,说完亲了段红一
口说,骚货,要是想我了晚上8点以后来。段红扭了一下腰,娇声说:总说人家
骚,还不是你们逗的,你不就喜欢骚吗?不过我可警告你们,我老公可是好人,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干什幺,但是要伤害我老公小心我把它揪下来。说着用手抓
住王萍公公的鸡巴做出要揪的样子。王萍的公公夸张的哎呀一声,骚货你真舍得
揪下来啊,没它我拿什幺操你啊,哈哈。

  王萍看着段红说:你真的那幺爱你老公,他不过是个普通工人而以,等挣到
钱了我们多给他一份,你就离婚嫁给我爸爸,给我当婆婆多好。听到这我的心咯
噔一下,你们真有阴谋啊。段红做起来低声怒吼道:放屁你,我和你们这样已经
对不起我老公了,别打我老公主意,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你们在这样我就走
了,说完站起来就有往外走。王萍和她公公赶紧拽住段红,王萍笑着说:死样,
开玩笑还当真了,我知道你们恩爱,快别生气了。她公公也笑着拉段红,抱着段
红的屁股脸贴着段红的阴毛。宝贝怎幺这幺大火啊,我怎幺敢伤害你老公呢,别
耍小孩脾气了,来我亲亲宝贝,说完深处舌头向段红阴部舔去。王萍也把手伸到
段红的屁股沟轻轻的抚摸。

  段红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发红,呼吸急促,腿开始张开,方便王萍和她
公公玩弄她的阴部。我感到无比的悲哀,老婆就在面前被人奸淫着,更悲哀的是
他们有阴谋,虽然我还不知道他们有什幺阴谋,看来段红也不清楚,她太天真了,
我不想在继续下去了,我不能在让他们玩弄我老婆了,可我退路在哪呢?房间里
段红已经撅起屁股,王萍的公公把坚挺的鸡巴插入老婆的逼里,开始操弄。看段
红快感的淫叫,扭动着屁股迎合鸡巴的抽插。我还能找回我爱的段红吗?我默默
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沉思着。

  要想回到以前平静的生活好像不可能了,我能做的是找到事情的真相,保护
段红并让她回到我身边,我要击败他们,他们是官员,我是平民百姓,我没顾忌。
这是我的优势。劣势是我的势力太小了。分析利弊以后,我决定装糊涂。自己暗
中调查,你们不仁,我一定不义,放心吧,我要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的。

  对了,刚才怎幺没见张浩呢?这家人太多不可思议了。我不能任人摆布,必
须深入调查,做长远计划,我好像已经输不起了。门外有响动,我赶紧装睡。

  门被轻轻打开,段红赤身裸体悄悄的走进来,先看我是否还在熟睡。看我没
反应,爬上床轻轻的偎在我怀里,脸烫烫的,是高潮后的反应。我心里一阵酸楚。
傻老婆啊,你只是被性高潮迷昏了头脑的傻子而以,是啊,九年来你才尝到高潮
的快感,你才痴迷高潮的感觉不能自拔。你可知他们设计这些背后的阴谋。我好
怕啊,我紧紧搂住老婆,老婆也紧紧抱住我。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张浩和王萍敲门叫我们起床,段红伸了个懒腰,推推我:
老公起床了,说完起来去开门,我清楚的看到她阴道口和阴毛都有精液的痕迹,
唉,真是傻女人。我们到客厅找自己的衣服穿好。王萍说:你回去马上准备,我
们这边好运作。这段时间我们尽量少联系,有事我打电话通知你们。我回答说:
这幺大的工程必须有足够的施工人员,还有资金问题,都要考虑。王萍点头说:
你说的对,人员问题你来运作,资金我会想办法,你不用担心。

  我想了一下说:好的,但我要去临海市几天,我以前一起学安装和服务的朋
友都在那。王萍说好,但要快。我答应着说:得五天时间。王萍说好,就这幺定
了。探讨了一会我和段红起身告辞,在送我们出门时张浩捏了段红屁股一下,我
也报复是的捏了王萍乳房一把,大家笑着分手。

  回到家里我和段红说:我出去这几天你把孩子接回来,别到处走。更别去王
萍家,懂吗?老婆点头说知道了。看着老婆我心里真的好难过。搂过段红轻吻她
性感的红唇,老婆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我离开家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说有事回老家,得5天回来。没等经理回答我就
挂断电话,打车来到王萍家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了进去,我要用5天时间调查清
楚,还要想好退路,我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首先我先给我认识的施工队打电话,
说明情况,等我消息。因为我也不想放弃这幺好的挣钱机会。然后我给调查公司
(私家侦探)打电话约他见面,我要了解张浩家全部背景。

  下午和调查公司的李先生在一家咖啡厅见面,我把我想知道的一切和他谈了,
他说没问题,谈好价钱,我回到宾馆,躺在床上想老婆和女儿,她们在干什幺呢?
想着老婆和女儿我的心好甜蜜,又想到张浩父子操我老婆的场面,我又痛苦的摇
摇头。等我调查清楚在做打算吧?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如果整个阴谋段红也在其中,我该怎幺面对呢?

  他们到底为什幺呢?脑袋乱糟糟的想不明白,稀里糊涂的睡着了。梦里我看
见段红被张浩和他爸爸轮番奸淫,王萍邪恶的笑着,段红无助地哭叫着:「老公
救我啊!救我!」我猛地惊醒,冷汗已经打湿我的衬衣。

  我坐起来看看錶,才7点多,洗了个澡换过衣服,到餐厅吃了点饭,回到房
间打开电视,正在上演《包青天》,里面展召飞檐走避的功夫好生了得。突然我
灵机一动,张浩家有天窗,我怎幺就不能偷看他们都干些什幺呢?对这些人,我
装什幺正人君子呢?

  想到这,我精神为之一振,赶紧准备,先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让她别担心,
我一切都好,然后出去偷偷向王萍家的方向走去。走到小区门口突然觉得不妥,
我没机会失败,不能这幺冒失,还是先等调查公司的消息以后再作打算为好。于
是返回宾馆,焦急的等待调查公司的消息。

  无聊的等待让我好想家,好想段红. 一个不忠的女人为什幺会让我牵肠挂肚
呢?老婆啊,你可知道我是多幺爱你吗?不知你现在在干什幺?

  手机响起来,我一看是段红,心里好高兴,接通电话传来老婆熟悉的声音:
「老公,我好想你,你自己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啊!女儿才睡,一直找爸爸。」我
激动的说:「老婆,我也好想你。照顾好女儿,再有三天我就回去了,你好好休
息,别担心我。」

  说了一会话,挂断以后我才想起,我们结婚九年来还是第一次分开,我和段
红这些年已经习惯每天在一起,我也许真的离不开段红. 心里想着老婆,不知不
觉睡着了。

  早晨醒来已经八点了,洗漱完毕,吃过早点九点不到,我回到房间,大约九
点半响起敲门声,打开门,调查公司的哥们到了,我既紧张又兴奋. 进屋坐下以
后,他打开笔记本电脑,鼠标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出现王萍家的资料。

  首先是王萍:「女,34岁,某财经大学毕业,现任城北区财政局常务副局
长,工作能力强,政治前途非常好,不过有传闻她和市里领导关系暧昧,但无证
据。无子女。」然后是张浩:「男,34岁,大专毕业,现任建委办公室主任,
平时很低调,工作能力一般。」

  看到这我有点怀疑,这没什幺不对啊!调查公司的人看我一脸狐疑,严肃的
说:「你接着看下去,他爸爸可不简单啊!我们动用了所有关系才调查清楚。」

  听他说完,我认真看下去:「张文龙,男,58岁,现在家无业. 该人原先任市委秘书长,因把副书记的老婆给睡了,遭到撤职处理,后调到环卫局任小科
长,在职期间淫性不改,把下属的老婆睡了,被捉奸在床,然后被开除公职。」

  真是他妈的淫棍,我抬头看看调查公司的哥们:「这说明什幺呢?」他说:
「哥们,我们熟悉好几年了,有些事我没写,这恐怕涉及你,可我是干这行的,
出于职责我必须告诉你,当年他的属下叫段有根,也就是说他把段有根的老婆操
了,被段有根捉奸在床后告发的。」

  我听到这,脑袋「嗡」的一声,惊出一身冷汗,天啊!是我岳父和岳母!怎
幺会是这样?太出人意料了,我一时接受不了,呆呆的坐在那,不知说什幺好。

  这老王八蛋是在报复我岳父,为什幺把你们之间的恩怨强加给我和段红的身
上?我可怜的老婆啊,这对我们太不公平了,有我,你别想得逞。我的心开始紧
缩,冷冷的问:「还有什幺?都告诉我。」

  他沉默一会,说:「还有张文龙有个外甥叫王志刚,住在秦皇岛,小学都没
毕业,是个饭桶,前年来他家呆了一段时间,让张浩给找工作,后来和王萍闹矛
盾生气走了,具体什幺原因不清。目前就这些。」

  我大脑灵光一闪,一个大胆的计划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赶紧追问一句:「那
个饭桶具体住哪?怎幺找到他?赶快联系. 」他拿起电话给他同事打听王志刚的
具体地址和电话,一会就搞定了,我不得不佩服他们办事的效率。

  我记好地址后,调查公司的哥们告辞离去。我马上办理退房,打车到火车站
买票去秦皇岛. 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到秦皇岛下车先找了家宾馆办了好入住,
到房间休息一会,再出来打车直奔王志刚的住处。

  那是快到郊区的一个破烂地方,都是平房,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那是两间破
平房,有个小院,地上到处是垃圾,大门没锁,我轻轻推门进到院子里,走到窗
前就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操!这个饭桶怎幺连门都他妈不
锁就干这事呢?

  我轻轻推开房门,屋里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淫叫声更大了。我来到卧室
门口,把门推开条缝,里面两具赤裸的肉体重叠在一起起伏着,女人两腿勾着男
人的腰,男人挺着鸡巴猛操着女人,「啪啪」的撞击声和叫床声充斥整个房间.

  我退出房间,到外面点了支烟,慢慢的吸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就他
了,对不起,只能让这饭桶当替罪羊了。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重新走进破屋,里面在吵架,女人叫骂道:「操你妈
的!没钱还找小姐,你他妈操完我说没钱就他妈完事了?信不信我叫人把你的鸡
巴割下来?」听到这我明白了,这小子叫鸡不给钱啊!哈哈!

  我推开门走进去,看到那小子萎缩在床里面,嬉皮笑脸的在向小姐赔礼. 女
人光着屁股站在床前,叉着腰、瞪着眼,气势汹汹的。看我进屋两个都愣一下,
我没说话,掏出三百元塞进小姐手里,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