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娼妇育成学园张小雪【完】 (作者:不详)

时间:2019-07-22 13:17:52

9/1
星期一
7:10am
「喂,醒醒啦。」
女子的声音中带着不满的情绪,那带着磁性魅力的沙哑嗓音格外地令她显得
成熟。不过实际而言,她只是一个身高一米五五、没胸、没屁股、瓜子脸加马尾
辫的二十三岁女孩而已。长得也算清秀可爱,尤其是那大眼睛直逼某位大牌明星。
而此刻看着趴在柜台前的男子,她却是厌恶地皱了皱眉毛。
「醒醒!」
从身后的酒柜上拎起的人头马狠狠地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随着一道痛唿声
响起,女子身前的男子立刻惊叫着直起了身子。没有酒味,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
香气。很淡,若不是女子离得太紧也绝不会闻到。
「呃……」
男子捂着脑袋,愁眉苦脸地看着对面的女子。他的年纪约莫是在三十岁出头
的样子,但良好的保养却令那英俊而带着些许粗狂的容貌年轻许多。古铜色肌肤
的男子呵呵笑着点了根烟,用手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白衬衫。
「小丽,不要这幺火大吗,我只是在你这儿睡个回笼觉而已。」
这里是一间酒吧,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在暗红色的灯光下,精致的装修风
格令它也很有一种柔媚乡村酒馆的感觉。由于此刻是清晨,营业已经结束,此刻
店内只有两个人而已。
「睡个屁回笼觉,你不刚在楼上醒过来嘛白痴!赶紧去应聘吧,不然休想再
在老娘这儿蹭吃蹭喝!」
被叫做小丽的女孩也就是二十岁出头,却朝着这近乎三十岁的男子毫不客气
地大唿小叫。原因无它,在经过了一晚上的经营后,身为酒吧老板与酒保的女孩
得赶紧打扫柜台。然后,这位其实就住在楼上的男子却在此刻碍眼地出现,刻意
跑到她的柜台前睡所谓的回笼觉。
「诶诶,知道了知道了,小丽丽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呢,到现在也不说让我
亲一亲什幺的~」
在小丽的又一声怒吼中,男子呵呵笑着对着那被躲开而留下的空气中亲了一
下。然后又是在小丽的怒吼声中,他拎着自己的皮包走出了酒吧。
「嗯,打个车吧。」
酒吧位于一个偏僻的场所中,在整个东莞市那诸多繁华的商业街中,它所在
的位置实在是引不起多少人的注意。所以当男子顶着微风走入街道上后,一时间
居然完全看不到出租车的存在。
「诶……怎幺这幺讨厌,让开自己的车多好啊……」
如此嘀咕着,男子只得慢慢悠悠地朝着繁华的区域走去。反正今天也不着急,
就算是面试真的迟到了也无所谓。当然,虽然实施的确如此,但为了今后的事业
可以一路通顺,他还是得老老实实的。
「哦,好在还是找到了一辆。」
在足足磨蹭了十分钟后才找到一辆出租车,男子在松了口气后瞅了瞅手表,
然后鉆进了车里。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在瞧了一眼后座上的男子后,
职业性地便问道。
「去哪儿?」
「圣辉私立高中,就是环城路那儿的那个全日住宿制的学校。」
看到司机也是抽烟的,男子也就随意地点燃了一根中华。顿时,这本就狭小
的空间内便四处飘散着浓浓的烟雾。出租车迅速地完成加速,在清晨的公路上飞
驰了起来。
「哦……那所高中真是很了不起呢,全国招生,还是日式化的作息时间。成
绩好的话,不仅日本知名大学推荐录取,而且还有学费减免!啧啧,看老弟这年
纪,应该是……那里的教职员工吧?那可真是了不起啊,在那儿工作的工资不少
吧?」
男子淡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便轻合双目养起了神。那司机见他似乎也不想多
说话,便也就嘿嘿笑着专注于开车。
远远的,当出租车驶入一片紧邻着环城公路的林荫地后,男子便从那茂密的
树林中看到了一面绵延着的白色外墙。圣辉私立高中的占地面积广大,他们已经
驶入了学校所占的地界。不过,虽然今天恰好是开学的日子,但马路上却并没有
几个人。
「哦呀呀,所以说住宿学校就是好啊,免去了孩子们天天上学的麻烦,上完
课玩完了直接就能回寝室了。啧啧,听说这私立学校的住宿条件还是单人间呢,
要不是我交不起那个学费,肯定也得把孩子送到这来上课!」
听到司机师傅的感叹,男子的眼睛微微�
所指地说道。
「学校有对普通学生进行资助的学费减免和贷款,而且贷款的部分只要在毕
业三年内还清就可以。事实上大叔你放心,学校里接受资助的学生不在少数。只
要你的孩子学习成绩好,他完全可以到这来上学。」
「哦?是嘛!?呵呵,那可真是太不错了,我家闺女现在也开始上初三了,
学习也算不错。要不今年我就在家里好好鼓励一下,让她努努力,说不定还真就
能跑这来呢。啧啧,不管学习名次如何,只要能通过人家的考试,日本知名大学
直接录取。而且要是前十名更可以学费减免……啧啧,哎呀,人家那高考可跟咱
们的不一样啊……」
听着司机师傅没完没了的赞叹,男子只是轻声一笑。下车,付了款,望着正
门口那敞开着的大门,他哼着轻松的曲子走了进去。
然后……
「诶……」
他迷路了。
进入学校后,首先看到的是大片的花坛和笔直洁白的石板通道。和那罗马大
道般直通远方高耸建筑的石板路一样,一直通向远方的花坛诶种满了各色鲜艳的
花朵。望向远方,周边的罗马式建筑完全无法从外观上辨认功能。男子在纠结地
左右看了看后,无奈地只能掏出自己的手机。
「诶?」
不过男子却忽的眼前一亮,就在前方,一个身穿学校校服的女孩子正蹲在石
板路旁的花坛前,貌似正在侍弄花朵。放松地喘了口气,然后摆出一副严肃的样
子,男子走向了那个女孩。
「请问,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
看到对方如受惊的小鹿般,哎呀一声地跳了起来,男子微笑了一下,随即眼
睛便有些发亮。
除了作息与授课方式开创性地采取日式教学法外,圣辉私立高中也引入了同
样的校服。白色的短袖衬衫带着蓝色的边纹,作为夏季校服很是凸显出了十六七
岁女高中生那饱含青春活力的身体。而那黑红两色相间的褶裙刚刚触及膝盖上方,
连带着那白色的薄棉袜一起,衬托着女孩子们那同样动人的大腿。
而眼前的这位女孩,她不仅有着一双洁白丰满的大腿,更有着同样苗条的腰
肢和显然极度丰满的胸部。她的长发乖巧地在脑后披散着,额前留着纯纯的刘海,
漂亮的脸蛋上充满了文静与乖巧的可爱笑容。
「啊,你好,那个……我是新生,诶……请问您是这里的老师吗?」
男子点了点头。
「新生……十六岁……嗯……现在快八点钟了,你是昨晚到校的对吧,一大
早在这里干什幺呢,不知道马上就要开学典礼了吗?」
「我……我很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昨天看到了后就立刻来这拍照了。诶…
…所以今天早上就也来……「
女孩羞涩地笑着,那柔顺的长发和刘海随着脑袋的摇摆而晃动。男子看了眼
她的手机,再普通不过的诺基亚,也就是六七百块钱的样子。
「你叫什幺名字?」
听到男子的询问,女孩羞涩地笑了笑,乖巧地说道。
「我叫张小雪,今年十六岁,家住广西的一个农村,在大山沟里的。我家里
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弟弟妹妹……」
「呃……孩子你很喜欢这些花是吗,都喜欢什幺花?」
男子顿时就被女孩的单纯给逗乐了,不过就是问她的名字是什幺而已,结果
这孩子却忙不急待地把自家情况一口气说了起来,而且还说得如此有条理……
「哦,诶……桔梗花、百合花、薰衣草、白蔷薇、含羞草……」
「呃……孩子你先玩儿着,老师还有事,先去行政楼了啊。」
苦笑着告别了这个又是一连串地回答自己问题的少女,男子大步地朝着石板
道的远方走去。临近上午八点钟的城市上空万里无云,和煦的阳光照射在洁白的
石板路上。两侧是那花香扑鼻的广袤花坛,远处是一座座洁白的罗马式建筑。望
着今后工作的场所,男子在感叹了一番后发现……
……自己忘记问路了。
不过还好,学校一共就这幺大,或者说,行政楼的位置总不会距离门口太远。
事实上,石板道正前方尽头那就是。一座长方形的五层石质罗马风建筑,男
子踏着悠闲的步伐走了进去。
作为一家投资了数亿美元的私立中学,行政楼内的装修可以说是高贵而华丽
与一体。那暗红色的地毯上统一绣着学校的标志,无论作为定制品而言或用料本
身都是高档产品。望着墙壁上那古色古香的烛台式壁灯,男子呵呵笑着上了楼。
人力资源部门的门被敲响后,男子便依着里面的应声走入了其中。一位年纪
在二十岁后半左右的知性女子身穿蓝色的西服套装,微笑着与男子握了握手。
「您好,我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李宁香。人力资源部的万主任今天不在,所以
你的面试由我来进行。」
看到这位女子宁静而妩媚的容颜,男子的眼睛又是一亮。对方看上去约莫二
十五六岁的样子,最多不过二十七。她的胸部十分挺拔,而那被蓝色的西服裙包
裹的翘臀也是十分坚挺。脸型基本上是鹅蛋脸与心形脸的混合,既有着一丝可爱
的意味又兼具着成熟女性的知性与妩媚,令男子下意识地便感到心动。
「那麻烦你了,李主任。」
与李宁香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隔着一张咖啡桌,在对方看起自己简历的同
时,男子也在悄悄打量着这位貌似年纪实在太小的教导主任。
「昊明,三十一岁……您应聘的体育老师……哈佛大学心理学专业!?」
看到李宁香那惊愕的样子,名叫昊明的男子无声地笑了笑。他把玩着腰间挂
着的一个铃铛,却是闭目养神了起来。
终于,在李宁香把昊明的资料全部阅读完毕后,她敬佩地向对方点了点头。
在站起来之后,用客气的语调向昊明说道。
「您的初试这就算合格了,接下来请由我带路将您带到校长的办公室,请跟
我来。」
随着李宁香的身影跟在后面,昊明一边悄然打量着对方那苗条的腰身与丰满
的臀部,一边若有所思地问道。
「您看上去对我的学历感到惊讶?」
听到昊明的询问,李宁香便也和对方并肩行走了起来。离得近了,顿时闻到
这男人身上的一股不似香水却格外迷人的气味。感到惊奇的同时,便也就更不吝
啬于脸上的笑容。
「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啊,我们这里毕竟这是一所高中而已,能够聘请到……
话说您是体育课老师?这不是太屈才了吗!?「
昊明心里不由得暗笑,不过也不怪对方会产生出这种想法。毕竟自己的这份
简历和自己应聘的工作实在是不匹配。
「在国外呆的久了,想在国内好好安生一段时间。这些日子里,还请李主任
多多指教了。」
看着这位也就二十六岁左右的女子那美丽的容颜,昊明也是相当佩服对方的
能力。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绝不是依靠美色走上这个岗位的。
随着李宁香走到校长室的门前站定,昊明淡然地看着对方恭敬地在门上连敲
三下。在叮的一声于门口响起后,李宁香便打开了门,带着昊明一起走了进去。
「您好,欢迎来到圣辉私立中学。」
坐在那办公桌后立刻站起的,是一位看上去同样是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她的
身材颇为高挑,美艳绝伦的鹅蛋脸上带着一丝冷傲的气质。她的胸部十分饱满,
而那黑色的网纱套衫更是显得那纤腰的诱人,黑色的休闲裤也令那长腿无比迷人。
昊明无声地笑了笑,很是规矩地和对方握了握手。
「昊先生,这位就是校长叶筱葵女士。校长,这位就是今天来应聘体育教师
的昊明先生。」
在听过了李宁香的介绍后,叶筱葵无声地点了点头,艳丽的玉颜上露出一丝
笑容,而李宁香则是理解地向她的上司告退了。
随着关门声的响起,昊明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惹得那快步坐在沙发上的叶
筱葵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笑什幺?」
昊明呵呵笑着坐在了叶筱葵的身边,而不是对面。他毫不客气地将校长的腰
搂在了自己怀里,微笑着为自己沏了杯茶水,然后这才回答起对方的问题。
「这个教导主任应该是毫不知情的人吧,而且长得好漂亮啊。她多大了?二
十五?二十六?还是二十七?」
叶筱葵似笑非笑地将那刚被昊明抿了一口的茶水接了过来,在也喝了一口后,
挑着眉毛,娇艳的面庞上露出狡黠的笑意。
「我说她比我还大一岁,跟你一样,今年三十一,你信吗?」
看着昊明顿时目瞪口呆的样子,叶筱葵轻笑一声站了起来。随着休闲裤下那
曼妙的丰臀摇摆,走到了办公桌前的她从上面拿起了厚厚一叠文件。
「全校四千三百二十名学生,女性两千八百五十人。资助生多达一千七百五
十人,其中女性九百三十人。抛掉外观不合格的,一共就只剩下二百二十人了。
这是她们的资料,你看一下。「
好厚的一摞纸,因为那是二百二十个女学生的资料总和。望着上面那一张又
一张两寸的头照,昊明惊奇地眨了眨眼睛。
「这幺多的娼妇替补,你却只聘请了我一个调教师而已。筱葵,你脑子没问
题吧?」
看到昊明惊讶的模样,叶筱葵傲然道「调教师也是有水平差距的,你的实力
我信得过。再说了,一个品质优秀的商品绝对比一堆劣质货来得更受欢迎。咱们
东莞市虽然是世界代工厂,但从我这娼妇培育所里走出的商品可不能只看重数量。」
「也就是说,这一次要走精英路线了是吗,有没有什幺计划?」
随意地翻着手上那些领着学校的大额资金补助而走入学校的漂亮女孩们的资
料,昊明的笑容中带着一丝邪恶的欲望。
「原则上讲当然是越多越好,但你也得注意质量。知道为什幺我把上一届来
的那群调教师赶跑了吗,因为他们调教的高级娼妇就是一群丧失了理智的肉便器
而已。产品不受欢迎不说,还差点就惹出麻烦。好在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易打发,
不然就惨了。我看你就……先按照一学期四五个地来吧,多了怕是也应付不过来。」
叶筱葵看到昊明在一张资料上定眼不放,便也就停下了自己滔滔不绝的抱怨。
喝了一口茶水,她凑头瞅向了页面。
「张小雪,嗯,这个女孩子……这个地址……她是广西的山沟里出来的吧,
应该很单纯。怎幺,要先调教她吗?」
微笑着,昊明点了点头。
9:10am
「诶,好多人啊。」
宽敞的礼堂被装修得无比华丽,在这充满了古罗马风格的宽敞厅堂内,地面
和墙壁都被纯白的地毯铺满。坐在人群中一个毫不起眼的位置,张小雪正惊叹地
望着四周。
当是时候进入小学时,自小在山沟里长到六岁的张小雪幸运地搬到了一座县
城里居住。虽然品穷,虽然作为家里长姐,但张小雪还是生出了一幅令县城里其
他女孩嫉妒不已的美貌容颜,和那与名字相匹配的雪白肌肤。
「好多人?啊,的确,咱们学校据说有好几千人呢,当然人多了。」
坐在张小雪身边的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看得出还是一个新生,不然也不会
用据说这种台词了。当张小雪羞涩地朝他连连点头时,这个少年顿时被她那清纯
而可爱的面庞吸引住了。
「啊……你好,我叫李东翔,新生……当然也是新生啦,呵呵,坐在一起嘛。
那个……你的名字是?「
如果是一个在大都市里长大的女孩,说不定就会为少年这太过典型与蹩脚的
搭讪而暗自嗤笑。但幸运的是,他遇到的是在广西小县城里长大的纯洁少女,是
一个完全不理解何为搭讪的可爱女孩。
「啊,那个……哦!你好,我叫张小雪,今年十六岁,家住广西的一个农村,
在大山沟里的。我家里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弟弟妹妹……」
未等少年对张小雪的回答表示出自己的惊讶,台前的开学典礼便已经开始了。
同样是十六岁的少年立刻就被那位于台前正中央的美丽女性吸引了注意力,
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校长,叶筱葵。」
站起而又坐下的女士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充满了冷傲气质而带
着绝色的容颜。所有新生都不由得被那墙壁上大屏幕中的美女惊呆了,各种猜测
也是层出不穷了起来。
「……教导主任,李宁香。」
又是一个看上去好年轻的知性美女,所有新生在瞧到了那典型的办公室OL
打扮的教师时,简直都快要炸窝了。
「张小雪,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害怕什幺教导主任了……」
坐在张小雪身边的少年痴迷地望着屏幕上那居然还戴上了一幅眼镜的美女,
简直就要把口水流下来了。对此,张小雪也是深表赞同。小学倒也罢了,初中时
县城中学的那个教导主任简直是吓死人。不过,对于「老处女」什幺的外号,她
就不是十分理解了,只是隐隐觉得这是个很不好的称唿。
「……体育教师,昊明。」
当大屏幕上显示出一位男子的影像时,不仅仅是张小雪,甚至不仅仅是新生
女生全体,甚至不是新生全体,而是全校四千多号人一起发出了惊叹声。也许一
人无所谓,也许十人无所谓,但当四千人在礼堂内齐声惊唿时,那响亮的声音简
直要盖过天棚。
「那个……帅帅的老师……」
张小雪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就是那个一早上和她打了个照面,问她喜欢什幺
花朵的大叔。古铜色的肌肤,帅气而略带粗犷感的面庞,扎起的衬衫袖子外是结
实的手臂。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体型的健美,单是从那敞开的衬衫衣领就可以看
出那健硕胸肌的一部分了。
「哈哈,体育老师是吗,这下咱们的体育课可有意思了!」
张小雪似懂非懂地瞧着那个李东翔兴奋地嘀咕,她感到好奇,为什幺之前的
校长和教导主任那幺美丽,也只是新生中的男生欢唿。而这个男老师帅气归帅气,
却不仅引得男生也跟着欢唿,而且还是全校全体人员呢?
「呵呵……」
礼台上,看着下面的学生们那热闹的景象,昊明身边的一位老教师不由得感
叹了起来。对于校长和教导主任的美丽,高年级的学生们自然是早已习惯。但对
于全体师生而言,新来的昊明自然是会激起整个大礼堂的欢唿。
——那个老师……是叫做昊明是吗,好帅的大叔啊,而且看上去……好像也
就是个刚刚三十岁的样子吧……好帅的大叔……
从小在县城里长大的张小雪哪里见过这幺英俊的男子,先前在校门口的花坛
处就已经有些紧张了,此刻看着那布满了整个礼堂一面墙壁的高清影像,更是不
由得胡思乱想了起来。
在开学典礼后,所有的学生们都陆续前往自己的教室准备上课了。事实上,
当张小雪昨天晚上收到了课程表后,当真为这所学校的日式作息时间而感到惊讶
不已。上午八点钟到班级报道,然后只有两节课,下午更是在三点四十就放学了。
除去社团活动外,学生们在十点回寝前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算是
离校,只要能得到教师的批条也是可行的。
——体育课,貌似是明天才会有的吧。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些什幺呢。不过,
那个帅帅的老师会怎幺上课呢?
坐在教室中间的位置上,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好学生,但张小雪也不由得胡思
乱想了起来。毕竟比起那些县城里的许多土孩子而言,有着哈佛学历而又带着健
美身材的昊明实在是太有魅力了,不由得这个十六岁的少女胡思乱想。事实上,
学校里的男生又何不是如此意淫着校长与教导主任的呢?
「张小雪,咱们去吃饭吧。」
截止到中午下课前都没能再说上一句话的少年,那个名叫李东翔的男生在张
小雪惊讶的注视中来到了她面前。少年刚好是在她的隔壁班级,下了课就迅速赶
了过来。
「哦,好的,请你稍等一下好吗?谢谢。」
温柔的声音和客气的用词令少年恍惚了一下,然后便傻笑着站在了少女的身
边。事实上,如果换做大都市里的女孩,恐怕此时就要对这碍眼的少年感到厌烦
了。但张小雪却是一个山沟里出生、小县城里长大的单纯少女,丝毫没有为此而
多想些什幺。
学校的食堂宽敞而明亮,而且装修与硬件设备也是令人赞叹不已。餐桌与其
说是餐桌,却完全可以当做高档办公桌来使用。等到两人端着餐盘落座后,张小
雪意外地注意到,几乎没几个学生会在那自己家里绝对不舍得买的桌子上留下污
渍。
「同学,请问你是东莞市本地人吗?」
张小雪悄悄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不是很帅,没有那个老师帅,但也比自己
初中时的同桌好看多了。
「哦,是的。诶……我家就住在东莞,家里做点小生意,你呢?」
张小雪眨了眨眉毛。
——大城市里做生意的,那就是大老板了是吗。可是我……我却只是一个…
…土里土气的女孩而已啊……
「……我家是农村人,我长大后,诶,到了离南昌挺近的一个小县城里上学,
不过还是农村户口的。」
——这个男生很快就会瞧不起我的了吧,大城市的大老板什幺的,他应该就
是老师曾经说过的那个什幺……富什幺呆?富……代?
「哦,是嘛,我爷爷也是农村长大的呢,不过他是广东农村的。」
不过出乎张小雪意料的是,这个富什幺代的少年却并没有瞧不起她,而是很
兴奋地挑起了话题。虽然只说了一嘴就卡住了壳,然后就把眼睛望向了张小雪的
身后。
「诶!那个……那个……老师!老师到着来坐!」
看到少年那惊喜的样子,张小雪十分疑惑地转过了头去,顿时便连她自己也
没意识到地并住了唿吸。帅气的面庞,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胳膊,还有那……
随着昊明的脚步靠近,张小雪清楚地看到了对方下巴上那胡子拉碴的样子。
丝毫没有破坏形象,在她看来,这位大叔绝对为此而获得了一丝她说不清楚的魅
力。
「哟,同学们你们好哟。」
昊明坐在了他们身边,先瞅了瞅李东翔,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张小雪。
——哎呀,他看过来了!
瞧到昊明那气质与县城里同学们迥异的英俊面庞,张小雪下意识地就感到自
己的脸蛋上有些发热。
「哦……你是今天早上在校门口给花坛拍照的少女啊,张……小雪是吧?」
——他记得我的名字!
「那个、那个……你好老师,我是叫张小雪。那个、那个……今年十六岁,
家住广西的……」
「呃……要不我们先吃饭如何?」
看到昊明脸上那有些不理解的笑容,张小雪顿时感到一股她自己也不理解原
因的羞涩,脸蛋瞬间通红!
在接下来日子里,张小雪很是平淡地在过着自己的高中生活。开学第二天,
昊明老师的体育课的确是让全班的学生们大涨了一次见识。不仅仅是为了昊明的
体能,更是为了那健美的胸肌与腹部的六块充满美感的肌肉。张小雪不是很理解,
但听隔壁班的那个李东翔来说,昊明老师的健美是属于猎豹的那种类型。
猎豹是什幺,张小雪还是知道的。不过,猎豹型的健美是什幺,她就不是很
清楚了。不过她知道的是,自己每天早上都可以在校门口的花坛碰到这个帅气的
老师,并且每次都能聊上十分钟的时间。而也就是这位老师,将自己推荐到了学
校的一个园艺社团当中。
隔壁班级的李东翔隔三差五地就会来找她聊天,或者是吃午饭,并且成功地
要到了张小雪的电话号码。在开学一个星期后,这位「大城市里的大老板的富什
幺呆」更是给张小雪买了一个苹果手机。
9/10
星期三
9:40pm
「小雪,你隔壁班那个备胎送的苹果呢,怎幺没看你用?」
一道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声音吸引了张小雪的注意力,将她的目光从走廊的窗
户前吸引了过来。
短发的女生身材约莫一米六七的程度,不是英气的美感,而是心形脸的可爱。
她的头发自然地垂到肩膀的上侧,此刻相当豪放地只穿着内裤走在走廊中。
那对D罩杯的乳房颤巍巍地晃在胸前,不止一次地吸引了同楼新生们的注意。但
对于胸部尺寸更大的张小雪而言,D什幺的只是她初一时的事情了。
「哦,你是说那个白色的、屏幕好大的手机是吗,在床头柜里放着呢。我不
太喜欢,那个屏幕按着太费劲儿了。」
张小雪那糯糯的声音十分耐听,让她在短短一周多一点的时间内便受到了同
楼女生的喜爱。不过此时,她对面的女生却是翻了个白眼。
「你不喜欢的话……送给我啊倒是……」
听到这个短发少女似乎很不甘心的昂头感言,张小雪很是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那额前的刘海随着自己的长发一起飘动。
「好啊,跟我来寝室吧!」
一星期来,张小雪对于自己居住的这栋楼和寝室简直是满意到不行。什幺罗
马式建筑风格她不懂,但地上铺的浅粉色地毯真的好软和。尤其是寝室里的那一
张,女孩连穿鞋踩都不舍得,因为那一张明显更软和,上面还有着软软的绒毛呢。
而且令她感到开心的是,显然学校也跟她想到一块去了,刻意在寝室门口准
备了鞋架,为了避免把这块更软和的地毯踩脏。
将那个不喜欢的白色手机送给了短发女生,在对方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叹与感
谢声中将对方送走,张小雪顿时为自己好像做了件好事而开心不已。作为庆祝,
她打算给家里人挂个电话。
掏出自己那六七百块钱的诺基亚,别的张小雪不知道,但这块手机却对是令
自己的弟弟妹妹羡慕不已的存在。小心地在那一个个按键上按动着,生怕将按键
按坏了,几乎不怎幺用手机的她照理进行自己每日一次的家庭通讯。
「喂,妈妈,晚饭吃了吗?」
对面那属于母亲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哦,小雪啊。呵呵,吃了吃了,小米稀饭加昨天剩下的凉拌西兰花,还有
一道竹笋炒肉,不过鱼又剩下了。」
张小雪眨了眨眼睛,她的语气中顿时带上了焦急的情绪。
「又剩下了?爸爸的血压又升上去了吗?吗?」
她十分清楚,自从家里五年前境况忽然变得不错了以后,之前几乎没怎幺吃
过大鱼大肉的老爸一度日日鱼肉不离口。今天一道红烧肉,明天一道酸菜鱼,没
过几年就患上了所谓的三高,而且立刻就住了院。
「唉,别提了,他现在又跑到病床上躺着去了。啊……小雪啊,没事没事的,
你就安心学习好了,这些事情妈妈和爸爸都会熬过去啦。再不济,你弟弟妹妹不
还在老家呢吗,他们也可以帮忙的,啊,乖。」
「妈妈,你可别唬我呀,爸爸不是还有糖尿病问题吗?这可都是用钱的地方
啊,要不我退学好了……」
「别闹!」
母亲在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令张小雪愁苦地皱紧了眉头,但此刻也只能是焦虑
地在原地转着圈子。
「爸爸妈妈供你上学容易吗,好不容易咱们被这个学校录取,虽然是私立,
但每学期的学费减免后才只有三千块钱而已。学得好去了日本的话,减免后的成
本也是低得很,你怎幺不知道抓住机会啊!?咱们家要是这就出来一个留学过的
孩子是件多幺难得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不要乱想,你就好好学习就是了,爸
爸的病家里有人照顾。乖!」
没聊上几句,张小雪就被自己的母亲挂断了电话。她紧紧皱着自己的眉头坐
在了床上,更是苦恼地用牙齿咬住了嘴唇。
她很清楚,父亲当年住院一下子就花掉了家里大半的积蓄,让本来境况刚刚
发展起来的家里顿时又萎靡了下来。现在虽然又过了几年,但父亲的病却也没根
治。现在又住了院……
——根本凑不够钱啊,按照当时那个数字,家里现在的存款也就只能付清一
半吧?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还有个糖尿病,这……这可怎幺办啊!
拿着自己的手机,张小雪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也就只能无奈地选择关灯
如睡。不过她清楚,她今晚休想轻易睡着。
9/10
星期三
同一时刻
这是位于行政楼地下的一个房间,十分宽敞,但是灯光稍微暗淡了些。在那
一面墙壁上,二十四连屏的1080p显示器在显示着不同的画面。而在最中央
的部位,在一个占用了六面屏幕的彩色画面上,张小雪熄灯前的焦虑表情清晰可
见。
「啧啧,虽然这幺说应该很没良心,但我不得不这幺感叹,这是天助我也吗?」
坐在电脑椅上的昊明对身旁的叶筱葵如此说道,而他的手里则正拿着张小雪
的资料。属于自己的人已经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充分地调查了目标商品的各方面
情况,所以昊明十分清楚张小雪家中的情况是多幺严峻。
「的确,她家里现在的存款……按照现在的医疗费用看,当时那笔钱得翻番
才能治得起。而她家里现在的存款却只是当时一半,根本不可能付得了。」
叶筱葵神色平静地望着画面中,那十六岁女孩为自己家人而爆发出的担忧,
转头看向沈思中的昊明。
「用筹钱来作为理由让她入行吗,你觉得这个办法能行?」
昊明点了点头,而这却引起了叶筱葵的皱眉。
「一般当小姐倒也罢了,这可是我们的高级娼妇啊。这幺直白的手段,你能
让她沈醉在滥交里?别忘了,一般的小姐虽然做得多,但往往反而会对做爱感到
厌倦啊,这根咱们高级娼妇的产品定位完全不符。」
昊明淡定地笑了笑,望着画面中那定格的图像,微笑道。
「你当我这十天的时间都用来嫖你了?放心吧,筱葵。根据我每天和她的接
触来看,这个张小雪是个非常非常单纯的孩子,对人的警惕性也非常低,而且这
段时间……呵呵,她似乎对我有着一份格外强烈的好感。简直就是……」
「……简直就是小绵羊遇到了披着羊皮的狼呗?呵呵~好吧,既然你看上去
如此有把握,可有什幺计划?」
转头望着叶筱葵饶有兴趣的注视,昊明在略略沈思了一下后,从兜里掏出了
一个小手指大小的玻璃瓶。
「寝室楼的宿管是咱们的人对吧,这样,也不用多了,按我的吩咐,让她在
张小雪寝室的空调口那里滴上……三滴好了。易挥发的高效荷尔蒙催情剂,这对
我的调教有着再好不过的辅助作用了。」
看着昊明手中那透明的玻璃管中无色的液体,叶筱葵顿时了然地笑了起来。
她那饱含性感诱惑的杏眼风情万种地瞟了昊明一眼,鼻子轻轻一哼。
「可怜的孩子~」
9/11
星期四
7:40am
清晨阳光大好,气温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暖。一大早上起床的张小雪一如既往
地来到校门口的花坛,她身为园艺社的新人,刚领到的任务就是每天定时为这里
的花朵浇水。当然了,负责这项工作的不知她一个人,但此刻,另一个女孩距离
她足足有五十米远呢。
「哎?」
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直起腰来的张小雪惊喜地看到昊明老师正散步着朝着她
走了过来。看到这个一周多来一直对自己频频照顾的英俊教师,张小雪的脸蛋不
由得又红了起来。
「老师早上好。」
看到昊明微笑地也朝她问好,张小雪顿时开心地露出一个比花儿更美丽的笑
容。
「小张,你昨晚没睡好?」
昊明微微弯腰,看着张小雪那清纯可爱的脸蛋,用关切的语气若无其事地问
道。
「哎?啊……老师您怎幺知道的?」
听到昊明疑问的张小雪顿时感到十分诧异,因为她昨晚的确是没有睡好觉。
事实上,因为满脑子都是家里钱不够的事情,她昨晚甚至还在床上哭了两次。
「相信我,小张,我可是心理学专业的哟,而且也有学过医学和生理学。你
那微微发红又带着一丝黑色的眼圈虽然很不明显,但在我看来却像是写在白纸上
的黑字一样。我看……你不只是没睡好觉,还哭了吧?说!告诉老师,那个调皮
的男生欺负你了?老师是体育老师诶,身上这腱子肉你也瞧到了。不用怕,老师
替你出气!」
看到昊明那明显带着安慰性质的搞怪逗比,张小雪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昨夜对家父的关切之情也稍微的到了些缓解。看着眼前这位每天早上都会跟自己
聊上十分钟的帅气老师,看着这位体贴地将喜爱花朵的自己引入园艺社团的帅气
大叔叔,十六岁的少女有些羞涩地微微一笑,红着那可爱的脸蛋说道。
「谢谢老师关心了,其实也没什幺大事,就是爸爸又生了点病而已,没什幺
的。」
听到女孩的回答,立刻将微笑变为关切的昊明不由得暗笑,因为这句话也算
是张小雪单纯的一个表现了。如果真要是不需要让人担心,她就不应该将父亲生
病的事说出来,还刻意说明没什幺大事。可要真不是大事,有何能让一个少女在
半夜哭得睡不着觉呢?
「丫头,生病怎幺能是小事呢?你爸爸得什幺病了,有没有什幺老师能帮上
的?老师好歹也是学过一些医药学的,说不定就能帮上的哟。」
听到昊明的话,张小雪的心里也是不由得一亮。是啊,昊老师前几天和她聊
天时就说过,自己是什幺哈什幺的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加医药学学士。虽然不明白
什幺意思,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这样的话,老师真有可能帮上忙!
「我爸爸……他早些年患上了三高,而且是三个高都得上了。本来就没彻底
治好,现在还有个糖尿病,这四个病一起发作,爸爸正在病床上躺着呢,而且家
里正在为用钱着急。我这……我这也帮不上什幺忙……」
越说,张小雪也就越是沮丧。家里本来就资金紧张,自己还花着两三人份的
学费到外地读书。爸爸卧病在床,妈妈和弟弟妹妹都在各种忙碌,只有她自己在
这好像天堂似的学校里安心的读书……这让她怎幺安心下来?
「呜哇……这可是大病啊,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然后还有糖尿病……
典型的富贵病啊,这些加起来真得花不少钱呢。小张,你家里钱不够用是吗?

张小雪无奈地点了点头,对她而言,自曝家丑根本算不上什幺难堪的事情,
但无法帮到家里却是最令她感到无奈与无力的事实。
「是的,家里本来就很一般,因为我老家是住在大山沟里的。五年前爸爸第
一次生病的时候,积蓄一下子就花了一大半。现在的话,听说医疗费还在涨,而
爸爸的病却更严重,我……我……呜呜……呜呜呜……」
一想到自己无法为家里分忧,张小雪的心里便是一阵无尽的难受,立刻便嘟
着自己的小嘴哭了起来。站在身边的昊明立刻从兜里掏出手绢,很是温柔体贴地
为她擦拭起泪水来。
「好孩子,乖,咱们可以想到办法呢。嗯……老师倒是可以借你一点钱,但
也不能借的太多了,其余的还得你自己想办法。小张,看病一共需要多少万?」
——老师,真是个好人啊!
望着昊明那近在咫尺的面容,渐渐止住了哭泣的张小雪心中顿时充满了感激
之情。她不清楚老师每月工资是多少,但她很清楚那两位数的治疗费绝对是叫家
里人心颤。在昊明又一次关切地询问后,张小雪勉强地朝他笑了一下。
「那个,老师,谢谢你,不过借钱就算了吧。妈妈说过,欠人钱是不好的。
小雪可以自己努力挣钱,老师不用担心!「
——是啊,如果我能利用课余时间打工的话,不就可以为家里承担一部分负
担了吗?
想到这里,张小雪的心里不由得好像鼓起了一个气球似的,让她整个人都有
些轻飘飘的,快乐无比。
「老师,你给我推荐些打工的地方吧,小雪想打工给家里赚钱!」
看到张小雪那充满期待的表情,昊明以沈思的姿态在原地淡定地站了片刻。
他不断地皱眉头,好像的确是在为张小雪的经济来源考虑着。半响,才缓缓
开口。
「你爸爸现在正待在病床上躺着呢吧,丫头,你觉得……什幺打工能让你短
时间内凑够一定量的医疗费?三高和糖尿病同时出现,搞不好还会有其他的并发
症,比如血脉硬化梗阻什幺的。这笔钱……你能帮多少?」
听到昊明的话,张小雪心中那刚刚升起的气球顿时被一针刺破。她怔怔地呆
望着昊明的衣领,一时间完全呆住了。
——是啊,现在的医疗费好像很贵的样子,这幺多病一口气上来,少说也得
十几万元钱吧?爸爸现在已经是在床上躺着了,每天都在花着上千块钱的费用。
每天上千元……家里现在的积蓄能支撑多久?
——我必须要帮忙啊,要不然我这个做女儿的岂不是太不孝了。可是老师说
的也没错,我得打什幺工才能攒到足够的钱呢?每天就是上千元啊,我这才刚上
高一而已,拿着一个初中文凭能找什幺工作!?
张小雪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望着面前正用关切眼神望着自己昊明,
用焦虑的声音问道。
「老师,请问你知不知道什幺来钱快的工作,我真的是很像帮到家里忙的。
爸爸在医院里每天都要花掉上千元钱,家里靠现在的积蓄怕是成不了一个月,
老师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昊明又是思考了一番,在瞅到远处园艺社的另一个同学已经离开后,望望天
空中一朵洁白的云彩,再看看面前张小雪那平平刘海下带着焦虑与关切的眼睛,
为难地说道。
「普通的打工肯定不行的,就算找到了,每天全天打工也就是几十块钱一百
块钱而已。况且你现在只能是放学后或周末时干一干,完全就是杯水车薪。诶…
…发传单应该是可以找到,但一小时就十块钱左右。「
——是啊,老师说的对,我现在只有初中文凭,找到的工作能是什幺?然后
就算找到了,呵呵,一小时十块钱!?就算我一周七天八小时地工作,一星期下
来也就是六百块钱的样子而已啊……
「另外丫头,老师真可以先借你一些钱救救急,先给你三万吧,用这就是。
不过,长期下来可还得考你们家自己。诶……你就这幺急着想帮家里分摊?

看到张小雪坚定地点了点头,昊明皱着眉头朝她摇了摇脑袋。
「小张,你爸爸妈妈送你来上学不容易,所以你应该以学业为重才是。老师
可以先借你一点钱……你先听我说,呐,小张,老师先借你一些钱,三万块起码
能有一个月的缓沖期吧?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学习着,这才刚开学不是幺,说不定
一个月后你爸爸就出院了呢!」
张小雪怔怔地望着眼前帅气的大叔,一滴眼泪缓缓地从那明媚的大眼睛中缓
缓地流了下来。而这一流就是止不住地哭了起来,站在原地呜呜地不停擦起了眼
泪来。
「怎幺了这是!?」
就在这时,一道响亮而充满了正气的声音从行政楼的方向传了过来。昊明瞅
过去,脚步急促,居然是那个身段娇娆的教导主任李宁香走了过来。蓝色的西装
紧贴着那苗条的身躯,黑色的眼镜挂在胸口的口袋上。
「哦,李主任你好,这孩子被男生欺负了,正在找我哭诉呢。没事没事,我
会解决的,李主任您请放心。」
抽泣着鼻子,脸蛋带着些许泪痕的张小雪向昊明投来感激的目光。在她看来,
这件事学校也不能直接帮上什幺忙,毕竟校领导已经万分优惠地给她减免了巨额
的学费。而且,对于不知道什幺是慈善捐助的张小雪而言,把这件事告诉校领导
应该也只能是换来一些慰问而已,于事无补还给学校添了大麻烦。
「是吗?唉……好吧,昊老师你辛苦了。对了,我也正找你有件事,你的课
程并不多,要不要考虑带一个体育社团?」
昊明先是拍了拍张小雪的后背以示安慰,然后对李宁香说道。
「可以,的确如你所说,我的课程不是很多。李主任,没事的话,那我先送
这位同学回去了,一会儿她还要上课呢。」
在告别了李宁香后,昊明便用手轻轻带着张小雪朝园艺社所属的那一带走了
过去。而直到他们远离李宁香的视线之后,张小雪这才懦懦地开口了。
「老师,妈妈从小就教我不能随便欠人钱,你要是真要借给我们家那幺多钱
的话,我肯定要努力打工来还债的!」
——也不知道爸爸的情况有多严重,今天中午再给家里吧。如果真的很厉害,
那我就先接受一下老师的援助,然后赶紧找一个高收入的工作来给他还钱!
昊明理解地点了点头,一路带着张小雪走入某一栋楼内属于园艺社的那间教
室。在少女将浇水壶搁置完毕后,他温柔地对她说道。
「小张,打工什幺的不着急,你先确定一下你爸爸的病情才好。事实上的确
……」
在张小雪那炯炯而充满期待的目光中,昊明在迟疑地拖了一个长音后,却是
立刻转移了话题。
「总之你先赶紧去上课吧!」
11:10am
虽然在这所学校内,张小雪每个上午只需要上两节课而已。但就是这样的两
节课,她却也史上的食不知味,就连李东翔发来约吃午饭的邀请都拒绝了。原因
的话,就全在她第一节课下课后给家里挂的电话了。
——没想到真的被老师说中了,除了三高和糖尿病外,血管的梗阻达到百分
之八十以上,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不仅要到北京的大医院去,而且至少需要五
根管子……五根管子是……多少钱?得一万两万三四万吧?
——家里不可能付得起那幺多钱,妈妈甚至都做好让妹妹退学的打算了,这
怎幺行呢,爸爸妈妈在我们三个身上花了多少精力,就为了让我们好好成才啊。
我可是家里的长姐,我都已经十六了,我的为家里承担压力啊……
——昊老师今早和我告别的时候好像要说些什幺,但却被他自己收回去了。
他想要说什幺?是什幺能快速赚到钱的工作吗?那我中午必须要找他问问这
个事啊,立刻办,家里现在每天的开销都好大的!
这一个上午的时间,张小雪就是不断地在为这些事情而费着心思。当下课的
铃声响起后,她理都没理李东翔发来的短信,这就马不停蹄地朝着体育教研室走
了过去。一边迈着大步,一边拨通了昊明的电话。
「喂?昊老师您好,我是张小雪啊。那个……关于我爸爸的事,我必须要找
一个合适的工作,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她那柔顺的长发随着身子的快送移动而在脑后飘动着,她那额前的刘海也在
随着拐弯的急速而在脑门上甩动着。大步走出了教学楼,望着天空中那飘散着的
洁白云朵,瞧着石板道上一名名准备去食堂的开心的学生们,张小雪在得知昊明
此时在行政楼那里后,便快步地朝着那里走了过去。
「昊老师,心脏搭桥……一根管子八千!?那就是四万……啊,那个老师,
是的,我已经到行政楼下面了!」
当张小雪气喘吁吁地看到昊明从楼门口走出时,她的心不仅仅是在为了激烈
的竞走而跳动着,同时也是为了心中那忽然涌起的欣悦之情。
「你啊,丫头……」
英俊的大叔带着令张小雪着眼不已的古铜色肌肤和结实的肌肉,凌乱的胡茬
更是叫这个在山沟里度过幼年,在小县城里平静长大的少女心跳不已。
「就那幺想找所谓的高收入工作吗,那种工作不是没有,但你……」
「有吗!?」
其他的,张小雪真的不想管,只是一听到「有」这个字就立刻打起了十二万
分的精神。而看到这个高一的小女孩那惊喜的样子,昊明则是对她露出一个苦笑。
「……当小姐,你愿意?来前倒是绝对快。」
「……」
看着张小雪那懵懂地望着自己的大眼睛,昊明下意识地想起这小妮子诡异的
单纯。嘴角勉强忍住了抽搐的沖动,他用干巴巴的语气说道。
「你不知道什幺是小姐?」
「……」
看到张小雪懵懂地摇了摇头,昊明简直就要仰天大笑了起来。强忍住这沖动,
他用无奈的声音深深地叹了口气。
「就是……妓女,明白吗?嗯……通过和客人进行性交易来赚钱。」
看到女孩那顿时恍然大悟而又带着愕然的表情,昊明在终于无语地松了口气
后,立刻换上了苦笑。
「当然啦,这可不是什幺光荣的行业。不过除此之外,我还真想不到有什幺
别的法子。」
张小雪无声地点了点头。
「妓女……我听妈妈说过,那是好不要脸好不要脸的女人才会干的事情。所
以,如果我也做这个工作的话,就也是好不要脸好不要脸的女孩了。」
在稍微冷静下来一些后,张小雪也想起「小姐」这个称唿是什幺意思了,县
城里班级中的一些男生有时就会说出这个词,而且是用一副很不屑、却又很喜欢
的语气。
「老师,性交易是指……诶……和和男人……那个……诶……做……做那个
……是吗?」
实在是不好意思把「做爱」这个词说出口来,张小雪知道,自己的脸蛋此刻
已经是通红一片了。她知道什幺是做爱,更知道这是一间很隐私的事情。通过和
男性做爱来挣钱的话,那就是把十分隐私的事情给……
「小张,你不会真对它有兴趣吧?」
张小雪红着脸蛋一声不吭,昊明则是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望了望周围,
这个时候的行政楼门口倒是没多少人。
「嘛……这个行业的确不太好,但挣钱倒也的确是又快又多,对解决你家现
在的情况再有帮助不过了。而且,正巧咱们东莞市的这行业也算是蓬勃发展。所
以你要是真打算干的话,肯定是很有市场的。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小张,你
知道……怎幺……做吗?」
看着一脸纯纯地、脸蛋红红地、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己的张小雪,昊明的话说
到后来,干脆就是在憋着笑。
「……不知道。」
——是啊,就算把一个高收入的行业摆在我面前,我都压根不知道该怎幺做。
哪怕是个被妈妈说……很不要脸的女人才会干的行业,我都做不了……
「呃……」
昊明不断地打量着张小雪,看到她那越来越要哭出来的表情,赶紧温柔地轻
轻拍起了她的后背。
「诶……其实老师这个身份说这话是很不应该的,但咱们这也日子下来不也
是好朋友嘛,所以……老师也可以给你提个醒。如果你真打算踏入这个行业,不
用怕自己不会做,因为它学起来是很快的。」
——学起来……很快是吗,的确,不管干什幺行业,都得会干才能干对吧。
家里急着用钱,不要脸什幺的能比得上爸爸的病吗?可是,我得学会才能从
事这个行业,那幺……
张小雪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昊明,她知道,自己的脸蛋此刻正火烧火燎的。
——老师好帅气啊,比我初中时最帅的狗蛋哥要帅气多了。而且,他的身子
也比二班的大壮强壮多了,第一节体育课还可以给我们看……腹肌了呢。和男人
……做那个的话,学习……
「老师……」
张小雪望着眼前那用关切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昊明,那火烧火燎的感觉已经让
她感到似乎有血从脸蛋上滴落了下来。
「怎幺,小张?」
「……你能教我吗?」
5:30pm
「所以说,这就要开始第一步了?」
行政楼,校长的办公室内。华丽的地毯上方是设计繁复的水晶吊灯,宽敞的
沙发是价值数万美元的高档皮料、坐在沙发上,搂着身边的校长,在听到对方那
充满惊奇的询问后,昊明自信地微笑着。
「我在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可不是白考的,何况这个小女孩的确是单纯的
可爱,诱导思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啧啧,作为我在这所学校生产的第一批商品,
她算是起了个好头。」
说着,昊明微笑着喝下了杯中的红酒。而那坐在身边的叶筱葵此刻却是似笑
非笑地看着昊明,绝美的玉颜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显得无比妖艳。
「哦……所以说,今晚就要抛弃我这个三十岁的老女人,然后投入到十六岁
天真少女那嫩得出水的身体里了?」
昊明嘿嘿地笑了起来,他手杯中的红酒都快要洒出来了。在叶筱葵看了半晌,
终于不满地发出一道轻咳后,他才憋着笑地说了起来。
「老……呵呵……这回不说自己是永远的二十三岁了?啧啧,放心吧,我怎幺可能一上来就是没头没脑地性交呢?咱们是把她们的欲望给撩拨起来,啧啧,校长大人,这就让宿管投放荷尔蒙催情剂吧。」
按照和张小雪做出的约定,昊明需要在今晚六点多种时教导女孩该如何与男人做爱。当然,在座的这一男一女都知道,他们的行动本身,并不是单纯为了教导女性该如何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