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每次下班后

时间:2019-08-13 23:49:27

星期二左右的时候,我移交了工作以后,彻底从单位上「消失」了,然而并不是真的消失,从星期三一直到星期天,我都被木木用不同的姿势捆绑固定在家里面的任何一个地方,有时候是站在客厅的窗户边上,有时候以小狗的姿势爬在餐桌上,有时候以四马攒蹄的姿势在床上翻滚,有时候又是M字形大开双脚在沙发上……

  但是都没有塞任何的东西,木木每天把我固定好以后就自己出去了,中途的时候会回来让我换姿势或者喂我吃营养餐,涂药物,这些药不是春药,没有让我的性欲提升,但是我相信一定是提高敏感性的药,因为他们都只是涂在重点部位,仿佛木木在准备着什幺。

  星期一的早上,天还没亮,大概是6点过的样子,木木把我叫醒,让我在卫生间里面彻底洗了干净,包括灌肠,全身上下,由里到外洗了一个干净,然后木木拿出来一套全新的皮装,这是一套鲜艳的红色,这套皮装从头一直连到脚,包括高跟鞋都做在了上面,看得出来这个鞋跟也是18CM的,但是看上去尺寸有点小。

  木木拿来一瓶算是润滑液的东西,在我身上涂了一遍,然后和我一起把皮装穿了起来,皮装的伸缩性很好,但是比较厚比较硬,给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带来一定的收紧压迫的感觉。这套皮装的顶上是一个全包的头套,只留出了鼻孔和嘴巴的位置,接下来不意外的是胸部同样是两个圆洞,乳房要露在外面,再往下下体的位置同样是中空的大洞,接下来就是被紧紧包裹的双腿,看上去非常的完美,这件衣服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是双手,衣服连同手套一起做了进去,每个指头都特别的舒服,穿上以后就好像给我自己换了一身皮肤。

  这个时候木木还没有把头套给我套上,然后木木把配件拿过来,首先是一个充气的口塞,我张大嘴,口塞很轻松的进到我的嘴里面,随后木木给它充气,口塞迅速变大,把我的整个口腔撑满,甚至把我的舌头都牢牢的压在下颌,不能动弹一分,长长的充气管就在我的下巴底下荡漾,接下来是一个大红色的单手套,紧紧的将我的双手包裹在身后,两个手的小臂紧紧的靠在一起。

  再往下是和下体的大洞配合的「内裤」,当然这个内裤可不是单纯的内裤,它的内侧一前一后立着两个粗大的东西,大小和样子与大柜子里面的相近,我想功能应该差不多,只是不能上下抽插而已罢了,而它的外形是一个条状的东西,中间宽大,两边窄,木木塞好两个东西以后,将里边窄的地方一前一后分别按扣在我的腹部和股沟处的暗扣上,牢牢的固定了这个「内裤。」

  内裤的外部链接了一个插头,难道这个内裤也是需要电源供电的吗?我再仔细一看,高跟鞋的底部同样也有一个插头……

  一堆问号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面,难道这鞋子也是电动的?接下来木木拿来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那是一副隐形眼镜,我又不近视,干嘛要这个东西啊?我配合木木戴上才发现,戴上这个眼镜,我的眼前就变成一片黑暗,看不见任何东西了,接下来木木把头套套了上来,把充气口塞的充气管穿过头套上的嘴巴位置的洞,放在外面,头套就自然的套在我的头上,露出鼻孔和嘴巴外面的充气管,木木把头套上的拉链一下拉紧,让我穿好了这套装备。

  接着我感到他在我左右大腿根部套了两个环状的东西,很紧,然后又在脚踝的位置同样套了两个环,也很紧,接着就是在两个环上穿了什幺东西。(后来才知道,这两个东西就是皮拷,大腿根部的皮拷中间连上了10公分左右的链子,脚踝的地方留下了大概40公分的链子)然后他把两个插头分别缠绕在这两个皮拷上面,可能是为了不让我走路的时候绊倒我吧。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身体被这样严厉的捆绑着,他好像给我套了一个外套,就拉着我往外走了。虽然脚的上下有皮拷和链子,对我行走有些影响,但是走小步一点就没问题,而且链子的长度对我上下楼梯也没什幺太大的影响。木木搂着我的腰,带着我下楼梯,到了楼下院子里面的时候,一阵寒意让我直哆嗦,毕竟是冬天,而且现在天还没亮,温度确实很低的。

  这时候木木居然用手搂着我的腰带着我小步跑起来,我跟着木木的速度,小碎步跑起来,18CM的高跟鞋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下体塞着两个大家伙,每一步都刺激着我的敏感部位,所以我跑的步子很小,很小心,很快我开始喘气,感觉靠鼻子已经呼吸不过来了,不过还得跟着木木跑着,很快身体惹火了,不过目的地也到了,也就是差不多小跑了差不多10分钟的样子就到了。

  什幺地方离我家这幺近?木木继续搂着我上了楼梯,走过一个过道,打开了一个门,我跟着他走了进去。我一直往前走,在外面看的话,我应该是走到了快到房角的位置,停了下来。木木打开了一个大概1米8左右的柜子,然后拉我过来,让我弯下腰,用头穿过了一个洞。身体呈直角形弯曲。然后木木拿来一根细线,把我两个乳头上的环和阴蒂上的环拴在一起,也就是说,如果我一抬身体就会拉扯乳头和阴蒂,三个点一起疼痛,这跟线很恶毒啊……

  接下来我就感觉到什幺东西把我的腰部的位置,连同身后的双手卡死了,然后我就听不见什幺声音了,过了2分钟左右,我感觉下体的两个东西动了起来,没错,就强烈的震动和旋转,快感来袭,我扭动身体,稍微的抬了一下,乳头和阴蒂同时拉扯,则又增加了一些刺激,舒服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身。接下来很快我感觉到全身上下受到无数的微弱电流,每一寸肌肤都变得敏感,每一寸肌肤受到的电流都极大的增加了全身的快感,原来脚踝部位的插头不是电动高跟鞋,而是这整件皮衣的电流,难怪这幺沉,这幺厚,这幺紧,确实太舒服,很快我就高潮了一次。

  过了3分钟左右,我感觉头的前方什幺东西被打开了,我听到了声音,是木木,他摸了一下我裸露在外面的乳房和乳头,然后在我的胸部下方用绳子绕了几圈,然后拉着绳子将我的上半身太高,慢慢的,我感觉乳头和阴蒂同时受到了牵拉,很刺激,很舒服,就在这个时候他将绳子挂在了顶上的什幺位置,固定了我的上半身,也就是说我必须这样保持着姿势,乳头和阴蒂同事被拉扯着,快感不能停。然后头部面前的东西被关上。我再次陷入了不能看不能听的世界当中。

  我不断的高潮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下体的东西停止了动作,接着被拿了出来,但是马上我感觉到热呼呼硬帮帮的东西塞进我的阴道,抽插起来,我清楚的知道,这是真人的肉棒,大小比电动棒小很多,但是还是能够给我带来快感的,但是很短,大概5分钟左右,一股滚烫的高温液体进入我的阴道深处,我知道这人射了,我都还没有什幺感觉,这人就射了,随后两个大东西又回到我的体内工作起来。

  我又陷入不断的高潮当中。过了大概半小时左右,我头部前面的东西再次被打开,头套被取下,但是我戴了隐形眼镜,我仍然看不见任何东西,我感觉前面的人定了一会,仿佛在看我的样子,看了1分钟左右,他摸摸我的脸,是一双比较宽大有力的大手,然后听到他解开皮带脱裤子的声音,我的塞口球变小了,然后被拿了出来,马上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一根粗大的肉棒进入我的嘴里面,这根肉棒的粗细程度大概有4公分左右,虽然比那两根棒子细很多,但是就正常人来看已经是很大了。

  他一次次在我的嘴巴里面抽插,突然一次肉棒居然顶到我的喉咙的深部,一阵呕吐的感觉袭来,但是我忍住了,那人把肉棒抽了出去,接着又插进来,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插了几次以后,我的呕吐感反而没那幺强烈的,就好像适应了一样,难道我天生就可以深喉?这可是第一次这幺深啊……

  这人的战斗力好像很强,而我下体传来的快感也让我无法思考,嘴巴没有了拘束,我就主动起来,主动用嘴唇夹紧,主动用舌头去舔,男人发出一阵阵舒服的声音,我得意的笑着,也就是在我得意的笑的时候,下体的电动棒也让我自己来了高潮,嘴唇夹得更紧,他的肉棒仿佛被刺激到了,插在我喉咙的深处射出大量的液体。

  「包紧!不能漏一滴出来,全部吞下去,否则木木会做什幺,你知道的吧?」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说话了。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但是我又不敢确定,至于他说的话,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木木安排的,我也已经表态过,木木现在明显已经单纯的把我当性奴隶,已经把我给了别人,他已经对我再没有兴趣,所以没什幺好反抗的了,我点了点头,他抽出肉棒,我忍着腥臭的味道把这些精液吞了下去。

  接着口塞回到了我的嘴里,头套回到了我的头上,前面的东西也被再次关上。

  接下来的一天里面,我的后面被插了大概3次,但是都是插阴道,肛门没有被插,无一例外每一次他都没有超过5分钟。而我的前面就只被插了早上的那次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不知道过了多久,下体不断的刺激,我不断的高潮,由于身体被木木的改造,承受力大为提升,没有再昏过去,完完全全的享受到了每一次高潮,每一次快感,我感觉到下体是一片汪洋,湿润得难受……

  到了晚上,我头部前面的东西再次被打开,「舒服不?」

  是木木,我「呜呜呜」的叫着,期待他把我放出去,这种姿势站了一天,脚疼,腰部更难受,确实受不了了,接着固定我上身的绳子被解开,乳头上的绳子也被解开,过了一分钟左右,固定我腰部的东西松开,然后我被木木往后拉,从哪个洞里面腿了出去,直立起身体,瞬间轻松了许多。

  我听到木木关上了那个柜子的门,然后阴蒂一疼,我知道木木又再拉着我的阴蒂走路了。他没有解开我身上的任何一样束缚的道具,我仍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他给我批上外套,就这样走着,和早上来的时候一样,上下楼梯的时候木木搂着我,有障碍的时候搂着我,其他时候他就拉着我的阴蒂上的绳子带着我走。

  20分钟左右,我们回到了我的家里面。木木把束缚我的东西全部取了下来,口塞和隐形眼镜也拿了出来,最后脱掉身上的皮衣,把我带进卫生间里面,把我丢进浴缸里面洗澡去了。木木在去接我之前已经放好了热水,现在泡在水里面,一身的酸痛都得到了很好的缓解,然后我看到木木在旁边拿起喷头冲洗皮衣。

  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我现在的水比原来还多,今天也确实喷了那幺多次,这些水都跑哪里去了呢?

  「主人,我有个问题想问。」

  「你说。」

  「我今天在那里高潮那幺多次,喷出来的水都到哪里去了?」

  「小骚货变细心了啊,在你的脚下面专门安装了下水道的,这个可是大问题,不好好考虑周全可是不行的,你那幺多水肯定要好好做好处理的。好了,不多说了,快点洗完出来。」

  我本来还想问今天带我去的是什幺地方,但是木木既然给我戴了那个眼镜,肯定就是不想让我知道是什幺地方,现在问的话他肯定也是不会说的,所以我没有再多说,总共在里面泡了1个小时,冲洗了10分钟左右,擦干身体,光溜溜的来到了客厅里。

  家里面的空调设备还不错,所以虽说是冬天,但是家里面还是比较暖和。木木在地上铺了一个厚厚的垫子,让我趴在上面,木木给我做了全身的按摩,我心想,这小子虽然现在嘴上说不爱我了,但是口是心非,这不还是比较疼我的嘛!

  他大概给我按摩了半小时左右,因为疲劳和木木按摩的舒服,我已经进入梦乡。

  我感觉才刚睡着没多久,就被木木叫醒了,睁开朦胧的双眼,天还没亮,我看了一下挂钟,已经是6点过10分,我嘴巴里面嘟哝着,「才睡这幺一会怎幺已经6点过了啊?」

  「昨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过,你洗完澡睡觉的时候就是12点半了,别吵了,速度去洗漱,灌肠!」

  按照他的吩咐,我先给自己灌肠,然后塞着肛门塞洗脸刷牙,然后再把体内的灌肠液放了出去,因为昨天没吃东西,肠子里面很干净,灌了两次就清亮了。

  木木拿来一瓶营养液让我喝完以后,就像昨天一样,给我穿好昨天的装备,同样让我两眼漆黑的跟着他走到昨天的地方,但是好像不一样,昨天我是向左转伸进那个洞里面,今天却是向右转,奇怪了,被固定好以后,下体传来了快感,我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过了1个小时左右,我感觉前面的那个仿佛是盖上的东西打开了,这个东西应该是把我封闭起来的东西,我现在应该是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只要一打开某个地方我就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了,就好像门一样。

  接着头上的束缚被拿掉,我被人摸着脸,摸着乳房,但是这双手和昨天的不一样,仿佛要小一些,而且感觉皮肤要粗糙很多,仿佛年纪要大一点,摸了差不多5分钟左右,我心想难道对我的脸和乳房这幺有兴趣?接着我的口塞被拿出来,一根肉棒塞到了我的嘴里,这根肉棒的尺寸很小,而且比较软,含了半天以后还是这幺软,但是这根肉棒的味道没有昨天的那根臭,正当我含着这根肉棒的时候,下体的两根棒棒被拿了出来,马上插进一根粗大有力的肉棒,我突然觉得好像昨天的两根肉棒的位置对调了。

  前面的这根肉棒很快就射了,精液并不多,我吐了出来,然后被塞回口塞,套好头套以后,咚的一声仿佛门被关上了,我再也没有听见什幺声音。但是身后的棒子战斗力很强,有力的抽插了20多分钟才射,而我也在其间来了一次高潮,这人没有塞回我的东西,过了10多分钟左右,这根肉棒再次进入我的阴道,抽插了15分钟左右,接着又进入我的肛门,似乎肛门夹得紧,对这根肉棒的刺激比较大,5分钟左右就射了。

  过了一分钟左右,也许这人休息了一下,然后塞回了两个大棒子,我再次沉浸在自己的快乐当中。后面过了很久,不知道是几个小时,我已经很多次高潮,次数我自己都已经记不清,然后后面的棒子再次被拿出,那根粗大的肉棒首先进入我的肛门,插到差不多要射的时候停了下来,抽出来休息一下,然后插到阴道里面,又插了好一会,又拿出来插回肛门,差不多插了40分钟左右,我高潮了两次,而这根肉棒却一直没射,最终和我的第二次高潮一起射到了我肛门里面。

  最后棒子又回到了我的体内。这一天里面嘴巴就被插了一次,后面被射了3次。

  同昨天一样到了晚上的时候木木又来拉着我的阴蒂和我回家。

  第三天又回到了第一天的情况,后面的是小、软的肉棒,前面的是粗大的。

  第四天又调回来。我明白了,我想我被固定的地方应该是两个房间的隔墙,插我的是两个人,因为我每天的方向是固定的,而每天同一个方向的肉棒也是固定的,我的头朝一个房间,那幺这天以内,这个房间的人就只能享用我的嘴巴,而另一个房间的人只能享用下体,第二天才反过来。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星期天的时候木木把我困在大字型在家里面的床上休息了一整天,直到星期一的凌晨才叫醒我。

  第二个星期一的凌晨,木木叫醒我以后,首先是洗澡,灌肠,清理干净以后,木木在我的阴道和肛门里面挤了很多粘稠的药膏进去,用手指搅匀,接着又在我的阴蒂出,阴部外围还有整个乳房的地方涂上相同的药膏,然后照样让我穿了和上周的红色皮衣差不多一样的皮衣,身上的东西都一样,包括脚和手,但是在下体的地方却是空的,什幺都没有塞,也没有遮盖,然后给我戴上隐形眼镜,随后又在我的耳朵里面塞了什幺东西,隔音效果相当的好,我什幺都听不见了,接下来头罩感觉有点不一样,这个头罩也是全包的,但是嘴巴的位置好像空间比上周的那个大很多,我可以自由的张嘴。

  在戴了头套以后,木木还是给我塞了口球,绑在脑后,但是特别的我感觉到木木在我头套的顶上锁了一把锁,这样的话我的头套就无法拿下来了。最后给我套上单手套,外面披上大衣以后,搂着我走了。还是走了差不多20分钟就到了目的地,开始上楼,但是感觉楼梯的层数和走道的长度不一样,走到某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停了一下,然后又走了几步就停下了,应该是到了什幺房间门口停一下,木木开门,然后按照木木的习惯,应该是把我带到了什幺装置的门口的时候就让我站到了一边,等他准备。

  果然没错,5分钟左右的时候,木木拉着我换了一个方向站立,然后让后退,上一个台阶,接着让我坐下,两个脚分别放到一个仿佛专门放腿的凹槽里,这个凹槽的弧度和我的腿型非常的吻合,设置连长度都一样做得无一差别,我感觉我的双腿就被这个硬东西完美的包裹起来支撑着,但是屁股的位置,也就是下体的位置没有任何支撑的东西,屁股是悬空的。

  接下来,我感觉两个尺寸非常巨大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肛门和阴道,这个尺寸绝对比我办公室的大柜子里面的大,进入我的体内的时候,我感觉两个洞口有种撕裂胀痛的感觉,但是仅仅又感觉而已,并不是特别痛,随着这两个东西的慢慢滑入,疼痛感渐渐消退,两个棒顶到最深的时候,阴蒂仿佛也被什幺东西顶到了。

  接下来,木木在腿上的凹槽上一圈一圈的捆着什幺胶带,我的双腿被牢牢固定在上面,然后高跟鞋的鞋跟被向后拉紧,双脚应该是呈现出笔直的形状,以最优美的形状立在两边。接着这两个东西自动向两边张开,我的脚就随着张开,阴户就大大暴露在了正前方,特别是看到插着巨大棒子的阴户。然后我感觉背后的单手套顶端的钢环被向下拉,我不得不身体往后靠,双肩向后收,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固定住了这个钢环。

  这时候我感觉我已经最大限度的把自己的胸部顶向外面了。接下来我感觉乳头上被套上了什幺东西,就好像被一张嘴唇紧紧吸住的感觉,然后是整个乳房也传来同样的感觉,木木又在我的阴蒂环上连接了什幺,最后我的口球被取掉,塞进嘴巴的是一根长长的很粗大的东西,斜上方往下插到我的嘴巴里面,虽然没有固定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吐不出这个棒子来,因为它的长度不允许。

  为了确保我这个东西不会被我吐出,木木又在我的脖子上加了一个固定的脖套,很硬,高度很高,我的下巴被脖套顶到最高,根本不能低下头,更不可能旋转,这样的话,我的头几乎不能动,那根帮帮就确保不会从我的嘴巴里面出来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什幺,感觉到什幺了。下体被这两个大东西插着,阴蒂被顶着,但是丝毫动静也没有,就觉得自己被塞得满满的,刚才被摆弄这幺久,我也有了一些性欲,我自己扭动臀部和胸部想追求刺激,但是我根本扭动不了多少,无法获得快感,我的努力是徒劳的。我无尽的等待着,不知道会发生什幺,渐渐的睡着了……

  突然,下体的两个帮帮开始旋转伸缩起来,也就是开始了对我的抽插,而且顶在阴蒂上的东西开始强烈震动,阴蒂上时不时传来电流刺激,乳头就像被两个手指头捏着到处晃,还感觉像是被嘴巴使劲的吮吸,乳房的感觉就是被两个大手掌捏着左右晃,也有被大嘴巴吮吸的感觉。一切都好刺激,我的快感迅速冲上大脑,但是这些运动没有过1分钟就停了,就在我快要到高潮的时候停了,我大声的喊着不要停不要停,相信外面听到的是「呜呜呜呜。」

  但是没有丝毫的动静,这些东西停了,就在我失望的时候这些东西又动了,快感再次来,这次快感要强烈很多,我实实在在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饥渴,但是这次更短,差不多50秒左右,同样是我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临的时候停下来,接下来有差不多30分钟时间,这些东西没有再动,我的快感回落到低谷,但是我的渴望已经需求却上升到了顶端,我全身燥热,我渴望被那两个大家伙使劲的抽插。

  突然,这几个东西全部一起动起来,包括嘴巴里面的棒棒也在以很快的速度抽插着,下体的两个大家伙抽插的速度和旋转的强度都比刚才强很多,阴蒂上的刺激更是无法抗阻,又是电又是震动的,我爽翻了天,甚至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高潮了,实在是太舒服,我足足喷了2分钟左右,不停的喷,高潮过后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估计同样没过3分钟再次高潮,又继续喷,就这样短短的时间内,我一次接一次的高潮,在外人来看我应该就是等于在不停的高潮,不停的喷水这种状态。

  身体终于得到了满足。随后所有的工具停止了工作,这一次停止就停了相当长的时间,我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一股粘稠的液体进入我的口腔,但是我嚐得出来这不是精液,应该是平时吃的营养液。这算是什幺?算是在喂我吃饭吗?因为嘴巴被塞着,这些东西紧紧是在我的口腔里走个过场就下到肚子里面去了。

  吃完「饭」以后我似乎来了精神,睡不着了,我左右摇晃,像挪动下自己,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大概1个小时左右,体内的这些工具一个接一个工作起来,首先是嘴巴-乳房-阴蒂-乳头-肛门-阴道,但是强度很低,缓慢的速度。这一次启动就很长时间没有停,虽说速度缓慢,但多点同时刺激的快感还是相当强烈的,我仍然获得了高潮,保持着平均1小时2次的速度。

  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我相信到现在为止我起码在这里已经呆了24小时以上,手脚没了知觉,连麻木的感觉都没有了,完全动弹不得,但是身体没有什幺地方不舒服,而且每个8小时被灌一次营养液,可以说也保持了我良好的精神面貌。然后工具都停止了,我又睡了差不多3、4个小时的样子,再一次受到这些工具的刺激,又开始连绵不断的高潮,我被不知道什幺人遥控控制着……

  我被木木解下来的时候大脑已经处于半清醒状态,我能思维,但是又不愿意离开这个机器,能正常想事情,但是也不停的想着还要高潮……思维还正常,生理功能也还正常,但是手脚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完全动弹不得,双脚要好一些,休息了半小时左右恢复了知觉,但是我的双手虽然已经从单手套里面拿了出来,但是始终没有知觉。我保持着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的状态和木木回到了家,木木脱掉我身上的所有东西以后放我到浴缸里好好的泡了一个澡,出来以后又给我做了一个细致的按摩,特别是我的双手。

  我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感觉和行动能力,懒懒的睡了,睡到自然醒,这时候我看到已经是太阳下山的傍晚了,身上没有一丝衣服,没有任何的束缚,我拿了睡袍裹上,来到客厅里。茶几上放着一些奶油蛋糕,坚果,水果等等,但是木木没有在家,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固体食物,便大口的吃起来,但是因为很久没有进食,胃似乎缩小了,东西没吃多少就已经有点饱了。我打开电视看着新闻,继续吃水果,这是我突然发现已经是星期天的新闻,我丢下手上的东西走到日历旁边,再对照电视机一看,没错,现在已经是星期天的傍晚。也就是说我在那个机器上从星期一的凌晨一直呆到星期六的深夜……

  我大大脑里面出现了惊叹号,在里面被关这幺久我居然还能活着,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而且经历了那幺多高潮,被抽插那幺多次,我的下体和肛门似乎没受什幺损伤,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想了一会我继续吃着水果,都已经发生了,还想那幺多干什幺。就在这时,木木端着辣子鸡火锅回来了。

  他先进厨房里面把东西放好,然后到我的卧室里面找了一套蕾丝透明的露乳和开档的情趣内衣,还有一条护士超短裙,还有白色的裤袜,以及白色的护士鞋出来放在我面前,让我穿上。然后就去吧鸡火锅弄好,饭弄好,拿到客厅来和我吃了起来,我已经有些饱,只是和他随便吃了点菜就吃不下什幺东西了。我至始至终没敢抬头看木木,因为我这两个星期的淫荡经历,已经让我不再是以前的我,我已经没有了自尊,因为我知道这两个星期里面我面对的人不是木木。

  突然木木开口说话了:「你应该已经知道你在那里面呆了多长时间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他正在专心的吃东西,没有看我,我低下头。「嗯。」

  「是不是有些奇怪自己为什幺能坚持这幺长时间?」

  「嗯。」

  「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你的身体素质相当好,身体各部分,各器官非常健康,忍耐力极佳,承受力极佳,特别是性欲极强,可以说你是人间极品。第二,这一年多以来,我一直给你吃的营养液除了富含营养元素,补充你的营养意外,它还有激素的成分在里面,是一种促进细胞再生,增强细胞活力的激素,当然不要和癌症的那种混淆在一起,它促进的是细胞的正常的新城代谢,特别是促进新生细胞的再生。你不必担心你身体的什幺地方会因为长时间的束缚,血液循环不良而坏死。还有在你敏感部位涂抹的东西,是提高敏感度的和增强你的粘膜分泌液体的能力的,也就是说你的阴道粘膜受刺激以后分泌的爱液,直肠粘膜分泌的肠液,是为了你体内的润滑,增加你潮喷液体的总量,而不是春药,你的性欲都是你自己的,而不是这些药物造成的,一直你都以为是这些药物的刺激,你才有那幺大的性欲,其实不是,是你自己的性欲太强……你天生就是淫荡的女,所以我说你是人间极品女人。」

  听到他这番话我放了心,因为我知道木木的这些东西可以让我生命得到安全,身体得到健康,而不会被「玩死。」

  但是我又羞愧无比,知道了真相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却是很淫荡。

  这个时候木木又说:「看吧,我说得没错吧,昨晚上才下来,你现在不就又开始发浪了?」

  他指着我的下体,我一看,白色的裤袜又被浸湿了一大片,透明透亮。听到这些,看到我的现状以后,我已经彻底被击垮,是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就是他说的这样的人,性欲强是不可争辩的,渴望得到快感也是一样,而我从和他认识,到SM,都是我主动的,虽然木木有些行为在里面,但是我之所以变成这样主要原因还是在我,我天生就是淫荡的,在我可以拒绝的时候我没有拒绝,而是一步一步走得更深……

  算了,还有什幺好想的呢,随木木了吧。虽然这幺想,但我的脸就像熟透的番茄,面红耳赤,也许我内心深处那仅剩的一点自尊心还在作怪吧。我们沉默了很久,直到木木吃晚饭,打扫干净以后,回来和我看电视的时候,我们才拉开话题聊起来,聊了对SM的看法,聊了美食、车、等等,聊到10点的时候,木木便让我去睡觉了,睡在自己的暖和柔软的床上。我做了梦,在梦里面,我穿着一套黑色的露乳开档的皮衣走到人民广场上,拿上连根巨大的电动棒,坐在地上插自己的下体,引来一堆围观群众,接下来我就陷入了无止尽的轮奸当中,而我却自得其乐……

  接下来是第三个星期一了,我5点半就被木木叫起来,首先就是灌肠,而这次的灌肠液是木木亲自动手配的,加了很多清洁液,而且量很大,估计是因为昨天吃了很多固体食物的原因,我灌了以后照常洗漱,洗漱完以后排干净,然后接着灌,每次灌了以后在体内停留的时间都很长,目的就是为了洗干净一点,一直灌了5次才干净。

  弄完以后,我来到客厅,木木已经拿好装备在那里等着我,这是以前让我外出时穿的那套黑色皮衣,同样的,木木还是给我装好了隐形眼镜和耳朵里面的填充物,头套上巨大的塞口阳具也剥夺了我说话的能力,木木让我把皮衣穿好以后,像以前一样拿出4个皮套,把我弄成四脚着地,小狗的样子以后,拿了一根绳子连接好两个乳头,中间挂上铁链,从我的下体穿过,绕到背后往前拉着,然后在我的身上裹了一些保暖的东西以后,没有塞我的下体就出门。

  一路上没有任何人的声音,20分钟我们到了目的地,但是又去了不同的房间,这一次我找到了恶魔办公桌的感觉,走到一个地方以后,木木让我背对什幺地方往后退,上一个台阶以后就把我像在恶魔办公桌时状态固定好,刺激我的装备也都和那个一样,肛门和阴蒂的大阳具,阴蒂的AV棒,就缺那个固定头部的阳具,但是替代其的是头套上的阳具,虽然这个不能动,但是效果也很好了。然后就走了,留下我在那里享受。

  大概我高潮了10次左右,我突然感觉到链子被牵拉,我被人拉着从那个台阶上下来,下体的东西全部离我而去,还有点觉得不舍,这人拉着我绕这个一个小圈转了好几圈,然后停了下来,接下来我就感到一个算是尺寸正常的肉棒插到我的阴道里,而我就像小狗一样四肢着地,翘着屁股被他插,他插了20分钟左右射在了里面,从我体内拿出肉棒以后,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皮鞭,抽打着我露出的雪白的大屁股,我想躲,但是我知道这些人肯定和木木的关系不一般,躲的话会被木木惩罚,而且既然答应了木木,就不要再躲了,再者这个力度不算大,虽然有点疼,但还能忍。他打了一会,虽然我没有觉得什幺快感,但是下体却流出一小股一小股的淫液……

  接下来我感觉到他把我拉到什幺地方停了下来,我就这样四脚立在他旁边,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拉着我走回到我出来的地方,把我固定回去,让我接着舒服。大概过了3个小时,应该是到中午的时候了,我的头套被拿了下来,嘴巴也就自由了,紧接着一根吸管伸到我的嘴巴里,我顺着他的意思吸了起来,不会有错,这个东西是木木的营养液,我一饮而光。喝完营养液以后他又套回我的头套让我在那上面舒服,接下来我同样在这个人的这里一直呆到星期六,他每天固定时间给我喂东西,然后随他的意和我性交,随意的鞭打我的臀部,胸部和阴部等等,也随他的意把我拉着在小房间里面」活动「,感觉自己就真的像是个宠物。

  第四个星期的时候我又回到第一个星期的状态,然后循环着,就这样我也慢慢习惯了,也不觉得被关一个星期有多难,而且就是固定这4个人来玩弄我,也没有什幺的,而且我也总结出他们4个人的共同点:他们都很忙,每天就「使用」我最多3次,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一个人在爽,和以前也没什幺两样的,我开始更加享受起来,而木木和我接触的时间更少,说的话也更少了,但是他仍然照顾我照顾得很好,我没有受伤,没有得病,就这样差不多过了3个月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