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 http://www.supaha.com

女友睡了,偷摸女友的妹妹

时间:2019-07-22 13:25:12

女友的认识是从她向我求援开始的,以后的日子,我见她勤劳、善良,人也算漂亮,是比较热爱生活的一类女性。我们恋爱了。

有一次,我到她的住处,忽然发现一个比女友身材高挑,皮肤白晰的女孩静坐在她的床上,我的到来,她有些惶恐不安,我随口叫了一声女友的名字︰「阿玲」

「我姐她不在,去市场买菜了。」她站起来和我说话。

「哦,哎…你坐吧!」我一边打量她,一边随意的往床上一靠。

「你—你是她妹妹?」我不相信多地问了一句,她身上的一股清香已经让我语无论次。

「是,我是来玩几天的。」见我盯着她看,她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不知所措的问我︰「你是我姐的男友吧?」

「嗯!算是好朋友吧!没啥事,也是过来玩一下的。」我忍不住往她身边移近了一点。

她浓眉大眼,中长碎发披在肩上散发着迷人的香味,乳房高高挺起,隐隐约约在不停地跳动,似乎想摆脱黑色蕾丝胸罩的束缚彻底解放出来。

「你怎幺老是看着我?」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她的嘴唇丰满红润,洁白的牙齿里面一个活泼伶俐的香舌在不停地滚动,让人不禁想用嘴去制约它的滑动。

「…」

「你会不会玩戏?我教你玩。」

我想她没玩过也会喜欢,一边打开电脑,一边招手让她过来。

「好…好…好」

她跳着手舞足蹈地跑到我身边坐下,就像小燕子一样。

我站在她身后漫无头绪的给她讲解,眼楮却从她肩头往下看,低胸的、薄如蝉翼的粉色上衣已经不能完全控制她那对顽皮的乳房,现在从上看下去,几近是一览无,清晰的乳沟、朦朦的乳晕,唯有小绿豆般大小的乳头与高耸的乳房有些不太协调。我下意识的将头放得更低,悠悠的体香令我情不自禁地将手放在她嫩滑的手上︰「我来教你吧!」

「嘻…嘻…真好玩」

她欢快的地叫着,不时地抬头看我一眼,给我一个开心的笑,清澈透亮的眼楮笑得那样甜美和纯真。

「你多大了?」我轻轻地在她耳边问道。将另一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我感到她的身子一震,从脸到耳根子全部红透了。

「18岁了…」她不好意思地拨开了我放在她肩上的手,回头对我嫣然一笑…

「你妹妹来了,今晚怎幺休息啊,…」我手揽着玲的腰,眼楮盯着坐在床头的小妹妹。

小妹妹抬头望了我一眼,正好见我看着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妹妹她还小嘛,和我们一块睡就可以了。」女友用力推开我,去整理这、床上的杂物。

「1.5 米的床还担心挤着你呀,人家夫妻两人睡一米的床还要多半边床出来呢,」

「哈…哈…」我一鼓掌一边大笑,玲知道说话有问题了,赶紧用手阪绨我的嘴不让我笑,另一手不停的打我。

「好了…好了,你咱按排我就咱听你的,」我兴奋得差点晕过去,实在抑制不住喜悦,在玲的耳畔吻了一下。

「别这样,我妹妹在这儿呢,」

我看了妹妹一眼,她正在那一手捂着嘴偷笑呢,我对她挤了一眼︰「你笑什幺笑,晚上有你好的」我自言自语…

玲躺在我身边,小妹躺在玲身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桌上时锺行走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躺在我怀里的女友看得出已经睡得很香了。

我将手抽出来让女友躺在我的胳膊下面,自然手指踫到了小妹轻柔的丝,随意拨弄几下,只见她轻轻的动了一下,重新调整了睡觉的姿势,这样轻轻的一动,却让我的手能触摸到她的面颊了。

「难道她还没睡,」…我开始感到自已的心跳加快,清晰的、  …  的声音夹杂着兴奋和紧张的心情让我的手不禁有些颤抖。

我大胆地顺着她的脸颊抚模,以能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丰满嘴唇微微抖动,她轻轻地盆掩一下口水,滚烫的嘴唇已经开始变得干裂,我知道,她还没有睡着…

藉着台灯微弱的光,我见她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闪动,小小的鼻磷上已有微微发光的小汗珠子,性感的嘴唇在我手指的抚摸下一张一合,嫩滑的、火热的脸蛋上泛起一丝丝红晕。

透过薄薄的、白色吊带睡衣,我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的一对神秘小小的乳头,清晰的乳沟就像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幽深幽深的…

平坦的腹部毫无规律的一起一伏,我能想像到她的心率加快,血液沸腾。

她已经被一种无名烈火给灼伤,留有香的头已经散乱在床上,蜷缩的双腿紧紧地交夹在一起,似乎在与某种力量在抗衡,又像是陶醉在久旱逢甘霖的润泽之中。

由身材的高挑与睡衣的短小及不合身,又躺在床上不停地扭动身躯,整个臀部已几近露出,顺着大腿内侧往里面游看,已经可以看到黑色蕾丝花边底裤,小底裤的用料已经被奸商们计算又计算,可怜小裤衩已经快要无法尽到它应尽的责任,丰腴的大腿内侧性感迷人,远不可触却又近在眼前。

整眼望去,就像一座绵延的山脉,高峰、低谷起伏迭蕩,又像一樽极具生命力变化万千的维也纳塑像。

我不想她用假睡的方式去接受我的抚摸,便在她嫩嫩的小脸蛋上用力捏了一下,只听她一声娇哼︰「嗯」…